赵令彬:苏格兰独立不成 英国放权下维统困难多

  大公财经9月29日讯  前文谈到苏格兰独与不独都有风险(本栏9月25日及26日),许多苏格兰人便因恐惧立国风险而不支持独立,据报有47%的反独者以此为头号的反对因素。另有七成的支持独立者认为苏格兰的事应由苏人自决,多少认识到不独的风险。

  对英国来说同样有苏独与否的风险,一般认为不独则可保安稳,风险低很多。实际上很可能是苏独比不独的风险低些。苏独表示大局已定,馀下的只是通过谈判来处理分家的技术性问题。在这过程中英苏间或有激烈博弈,但其结果及影响范围已可大约预计而减低了不明朗性。何况苏格兰佔英国GDP及人口均只约8%,故对英国的经济及金融等各方的冲击不会太大,所谓英镑受压及引发经济、金融危机等,大多是市场炒作及想影响公投结果的“吓人”之言。

  另方面苏独不成英国却要大变,且将是深层的体制及管治架构变革,可令英国进入新的歷史时期,影响必然深远。变革更可能引发政治大混战,除英苏博弈外还带来工党及保守党间的党争,两党内的党内斗争,和其他地区的放权要求。这个过程会拖多久,最终的分权方案为何等,目前全无头绪,对英国社会、经济以至国际地位的影响更无从预测,不明朗性显然甚高。

  无论如何,英苏放权博弈仍将是今后英国政坛首要大事:苏方要求更多放权而英方则要限制。对于苏方多放权将有助为最终走向独立作准备,而英方则怕多放权会引致各种问题。对苏格兰来说香港在“一国两制”下的高度自治是个典范:虽然按“基本法”香港不可能独立,但所享有的在国防、外交以外的极高度自治却值得羡慕:包括在司法、行政、立法、财政及货币等各方面均另搞一套,与中国内地的完全分立。目前苏格兰只有法制、行政及立法上的部分独立,却没有自身的财政及货币体系,虽也享受一些税务自决优惠,但离财政独立甚远,苏格兰银行(Bank of scotland,不是RBS)虽负责印製苏格兰英镑但不是央行。

  即使没有独立货币,令英国内部成为使用英镑的货币联盟,财政自主仍可带来各种问题。一个例子是欧元区,在欠缺财政联盟下货币联盟亦受冲击。其他的例子是美国及德国等联邦制国家,各地区自有财政但也有中央财政,形成二元体系,但两重财政各自都可出事,如美国的联邦赤字及负债便很高。在财政纪律外还可能有财政竞争的问题,如一个地区以减税优惠来吸引投资或消费。寻求一个可行有效的联邦式财政体制已够英国头痛,但还有政治问题,若财权下放不足苏格兰会觉受骗,求独的呼声必更高。

责任编辑:青石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