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令彬:苏格兰独立不成带来风险 丧失发展选择权

  大公财经9月26日讯(评论员 赵令彬 )上文谈到苏格兰若独立经济可自主发展,但先要克服一些严重的立国风险(本栏9月25日)。另一方面,不独立从长远看同样有风险,虽然短期可延续现状和暂保安稳。在近期最大的风险来自放权的谈判及落实,由于涉及众多矛盾且问题复杂,实行殊不容易。

  如果出现较多阻滞并令苏格兰人感到受骗,自必加强求独之心。其他地区的放权要求又增添混乱和各地区间矛盾,很易造成国家及社会的撕裂。

  这样自必影响经济,令发展前景更不明朗,相关的风险不容低估。

  从长远看,有几项英国政经体系的深层风险尤须加以注意:苏格兰不独立便要分担风险,若有事又将更直接地受到影响。

  首先是发展的严重不平衡:一是集中在以伦敦为中心的东南部地区,引起了其他地区包括英格兰北部的不满。

  二是集中于金融及房地产等少数行业,既挤压了其他行业的发展,又造成贫富悬殊扩大及阶级矛盾激化。这些都是深层的经济结构性问题。

  其次是资产泡沫问题严重。当年戴卓尔夫人任首相时,与美国总统里根不约而同地推行经济及金融自由化,造成了金融业虚胀的大泡沫,也是引发金融海啸的基本原因,令英国成为全球泡沫的发祥地之一。

  海啸后虽稍见调整挤掉一点泡沫,但为促经济復甦出台量宽及刺激房地产政策,又催生了新一轮泡沫,连IMF也曾发警告英国要注意房泡。泡沫带来了虚浮的兴旺,但到爆泡时必有震盪。

  再次是地缘政治战略决策带来了新的风险及成本。英国政府仍忘不了过往的帝国光辉,继续以世界大国自居,并紧跟美国在全球各处插手别国事务。然而这带来了干预成本,包括更高的军费及保安费,和面对更高的受恐袭风险等。

  最后也最重要的,是苏格兰不独将丧失经济自主发展的自由选择权,并带来三个“无法”的不利后果:

  一是无法及早脱离英国经济模式,从而减少上述几项风险的影响。

  二是无法及早採取应对措施,如控制及消除泡沫等。

  三是无法及早转向更适合苏格兰国情的发展道路。

  总之,关键是苏格兰无法掌握自己的经济命运。

  爱尔兰便作出了走自己发展道路的示范:以低税率、低成本及优质劳工来吸引较高水平的工业投资,结果经济发展迅速而有Celtic Tiger之称。一些苏格兰智库亦认为应“再工业化”,并为抵销人口老化放宽对优质移民的限制。

  但这些转变很难在英国管治下实现,因此继续留英将带来了不独风险及相应的机会成本,且愈迟独立损失愈大。

责任编辑:青石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