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令彬:苏格兰独立须控制立国风险

  大公财经9月25日讯  上文谈到苏独成事与否,并非影响英国国力的关键因素(本栏9月24日)。另一方面,也有对苏格兰未来防务及安全问题的议论,而这问题也每被夸大。独派早已声明要无核化及不入北约,后来改为有条件加入,但预计北约不会接受有关条件。事实上北约有无苏格兰分别不大,而苏格兰亦只须建立基本的海空巡逻,及陆上防暴、反恐及救援能力便已足够,根本不必拥有很强军力,从而节省军费开支。

  苏格兰独立后能否维持和进一步提升现有生活水平,才是根本及关键的问题。这基本上是个经济议题,并可分两大部分:从长远看苏格兰能否建立有自主发展能力的经济,和能否承受建国初期的动盪?

  客观地看苏格兰完全可以做到经济自主,其基础比不少欧盟成员好,发展水平也较高,人均GDP超过英国平均而与英格兰的不相上下。

  最好的比较对象是自1920年代独立的爱尔兰:经济发展在金融海啸前的一段时间内尤佳,有Celtic Tiger之称,后来受银行体系拖累而要欧盟及IMF营救,但现已逐步康復,今年次季增长达到7.7%,还比中国稍高。

  从人口及面积看苏格兰稍大:爱尔兰有逾400万人口70多万平方公里土地,苏格兰有逾500万人口78多万平方公里。苏格兰还有石油,而人均GDP亦较高。

  公投期间英国舆论故意“唱衰”苏格兰,但仍有客观论者指出,排除“靠吓”(scaremongering)及把问题政治化的扭曲观点,苏格兰无论独或不独都可能做到经济繁荣,决定独立的因素是身份认同及价值观而非经济(英国“金融时报”9月17日John Kay文)。

  另一方面,苏独成事亦将带来一定的财经风险,主要是外贸、财政、货币及信用等方面的。

  外贸方面,若未能进入欧盟怕会失去在欧洲市场的优惠,主要出口商如威士忌啤酒便有此担心。

  财政方面,怕独立后未必能达致平衡,主要是受福利开支高、人口老化及石油收益不稳等因素影响。

  货币方面,英国已拒绝让苏格兰续用英镑,而发行苏格兰货币则要有维持稳定能力,包括拥有足够的外汇储备。

  信用方面,银行及其他企业或面临信用评级下降及融资成本上升的压力,对央行能否维持金融稳定的信心亦未必足够。

  以上种种都是构成立国风险的具体项目,所涉及的复杂问题要解决也有一定难度。独派今后务必努力寻求有效对策,这是苏格兰能否最终取得独立的关键所在。

  故苏格兰在争取伦敦放权时,尤应寻求更多财金管理权力,并藉此尽早建立健全和自主的财金体系。

责任编辑:青石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