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商:上海自贸区落差太大 吸引力有待加强

  图:企业代表在上海自贸区综合服务大厅内办理企业注册登记业务

  大公财经9月25日讯(记者 李永青 夏微 陈小囡) 上海自贸区虽满周岁,但实际运行不过半年,在不少人眼中只是一个 “BB仔”,各方面远未完善。区内政策落地的缓慢、宣传工作的不到位,以及改革活力尚未显现,成为部分港商一时不敢贸然入驻的原因,同时亦凸显出自贸区加速发展所面临的挑战。业内人士表示,自贸区下一步应更好地开展区内外的联动,激发市场积极性,而观望中的港企亦要伺机而动,勿要错过发展机会。

  “自贸区到今天,我觉得对港商来讲,与期望的落差还是蛮大的。”瀚柏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总裁李振业说:“自贸区开的前三个月问的人是最多的,咨询量多了三倍吧,但最终开的却低于10%。”这家咨询公司专门协助外资企业进入中国市场。

  开放步伐逊于预期

  在李振业看来,这其中的问题在于自贸区政策出来以后,配套措施却未能跟上,他用“最后一公里”来形容政策落地的执行力。“港企或外资通常有种‘政府说做就能做,政策出来了就立刻执行’的认知,但是在内地,往往是政策先行,具体配套慢慢落地。”

  他以最近接手的一个项目为例,一家有意在自贸区注册的较大规模的广告公司,由于申报材料写得过于详细而遭拒批。“这家公司不仅做传统广告,还写了会做线上媒体开发,以及发布个人制作的视频短片,但这个短片是否属于广告范畴没有规定,这种没有规定的情况下,执行人员就从严处理了,所以没批。”在李振业看来,这样的遭遇难免令企业不得不去避开监管,“与其让企业规避监管,不如执行层进一步放权,让问题暴露在阳光下。”

  对此,本港银行界及商会人士也有同样的感触。渣打银行环球人民币应用策略主管凌嘉敏说,不少港企对于自贸区目前仍持观望态度,一来是企业本身在自贸区并无营业点,觉得没有必要专程在当地设立公司;二来企业亦觉得自贸区现时开放程度仍未符合其需要,故不同企业会有不同考虑。

  买注册地址却无法办公

  香港表厂商会前会长刘健华亦同意,港商并不急于投资,主因是不了解自贸区的功能和角色,而且不少港商在内地已有分公司或工厂,这些分公司已能辐射全国,故不想再支付额外费用在自贸区设分支。

  李振业说,这一问题在自贸区已有显现,甚至在某种程度上造成新的垄断。他表示,有些设在自贸区内的企业,将公司地址分割后租赁给其他公司,用于在区内注册,但购买地址的公司却无法在此办公,另需一套成本于区外寻求办公地点,“这就相当于花了一个可能高于市场的价格租了一个根本无法使用的地址。”对于以中小企业为主的港企而言,这也成为他们入驻自贸区的切实障碍。

  阻碍港商脚步的另一大原因,更源自于自贸区“成果”尚不十分丰硕。虽然区内跨境人民币业务等增长明显,但与成立之初各界的期待相比,自贸区仍显得有些“不接地气”。

  多数港商希望睇定些

  有外资科技制造业公司表示,自贸区已出台的政策和公司没有关系,目前并未看到任何益处。而从企业方面了解的情况来看,这并非个别现象,不少企业负责人都表示,对于新政期望很高,一直在等待政策落地。有港商透露,投资内地是长远之事,大家普遍不急于一时,大多数希望“睇定些”。根据自贸区官方公布的数据,截至6月底,区内注册企业超过了1万家,其中外企占12%,剔除香港和台湾企业后,外资只有643家,占比6%,增长空间还很大。

  事实上,自贸区开放的方向确定无疑,风险在于步伐的快慢,如何精准把握其开放特点,是与本港中小企业切身相关的问题。李振业呼吁,虽然目前自贸区整体经济活力还没有透过数字反映出来,企业不会投资两三年去等一个结果。“但如果香港的中小企业现在还不考虑如何参与到国家全球化发展过程中的话,那么真的等到能反映出问题的数据出来,可能就已经没有机会了。”

  对自贸区本身而言,刘健华建议,官方应该与香港商界多多沟通,并且不应只局限于与四大商会联系,更要多与行业商会沟通,了解不同行业的需要和情况,才能增加自贸区对外的吸引力。

  国泰君安首席经济学家林采宜认为,自贸区对境外机构吸引力弱于预期,主要源于没有税收及其他方面的政策优惠,这也是其近一年来最大的发展瓶颈。“后期自贸区发展的关键是如何更好地开展区内与区外的联动。”她说,目前已出台的政策,更多解决的是如何对海外开放,但区内与区外的二线如何放开并无实质性进展,这就造成金融业等发展空间有限。“一线、二线如何管理,需要有更具体的操作细则,自贸区有多大的灵活性及互动空间,将决定其未来的发展前景。”

责任编辑:青石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