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快评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徐曼:中美经贸合作空间将更加广阔

今年11月中美两国元首将在北京APEC峰会上会晤,对两国经贸合作和全球经济将产生重要影响。

  随着中国经济在全球地位的日益上升,中美两大经济体的经贸合作也更加紧密和多样性。两国在诸多经贸议题上的互动,已经不在限于双边范畴。上月刚刚结束的第六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中,双方承诺中美双边投资协定(BIT)谈判将在年底前就核心问题和主要条款达成一致,明年早期启动负面清单谈判。

  今年11月4日美国会进行中期选举,之后两国元首将在北京APEC峰会上再次会晤,对今后的双边关系、经贸合作及全球经济的经济发展均将产生重要影响,所以也吸引全球的广泛关注。

  今年是中美建交35周年,35年来双边经贸合作持续发展,已成为重要的经贸合作伙伴。两国贸易额从建交初的24.5亿美元,发展到2013年的5210亿美元,增长了200多倍。美国已成为中国的第一大出口市场和第五大进口来源地,而中国则是美国的第三大出口市场和第一大进口来源地。今年以来,随着美国经济持续复苏,从中国进口不断增长,吸引中国企业赴美投资上市持续增加,双方经贸合作呈现空间扩大趋势。

  美国商务部近期公布数据显示,今年第二季度美国GDP增长年率达4.0%,从第一季度的下降2.1%反转出现强劲反弹,增速超出市场普遍预期。上半年美国经济实现了约1%的增长,如美国经济继续保持第二季度的回升趋势,则全年经济增长有望超过去年的2.2%,实现政府所预计3%的目标将毫无悬念。

  美国作为中国的最大出口市场,其经济复苏必然也会推动两国贸易攀升,尤其有利于中国企业对美出口。据中国海关统计,今年上半年,中美贸易额达2564.0亿美元,同比增长5.0%。其中,中国自美进口795.2亿美元,增长4.8%,对美出口1768.8亿美元,增长5.1%,是中国对主要贸易伙伴中出口增长最多的国家之一。(见图一)

\

  资料来源:中国《海关统计》2014年6月。 

  今年上半年,中国从美国进口的主要商品仍然以机电产品、运输设备、植物产品和化工产品为主,据中国海关统计,今年1-6月进口上述产品占自美进口商品总额的8%至23%,分别为184.3亿美元、135.5亿美元、114.6亿美元和64.1亿美元。运输设备是中国从美国进口增速最快的大类商品之一,比去年同期增长34.0%,其中航空航天器进口68.0亿美元,增长48.8%;车辆及零附件进口66.6亿美元,增长22.7%。显示了自金融危机以来,美国推行的“再工业化”战略引领制造业持续复苏,竞争力东山再起的迹象。再加上页岩油气的开发勘探和快速发展,带动了能源价格大幅下降,进而大幅度降低了制造业成本,推动了美国制造业的复兴。

  另外,随着中国榨油、饲料等行业原料需求迅猛增长,而国内大豆持续减产,今年以来自美国进口油籽和子仁产品不断扩大,我国进口美国植物产品比上年同期增长30.0%。(见图二)

\

   资料来源:中国《海关统计》2014年6月。 

  中国对美国出口主要商品,仍以机电产品为主,今年1-6月出口额为816.6亿美元,占对美国出口总额的46.2%,同比增长4.2%。其中,机械设备出口424.2亿美元,增长0.6%;电机和电气产品出口392.5亿美元,增长8.4%。中国劳动密集型产品仍保持对美出口的优势,纺织品及原料、家具玩具和贱金属及其制品分别居中国对美国出口商品的第二、第三和第四位,上半年出口额分别为181.9亿美元、166.7亿美元和101.1亿美元,占中国对美国出口总额的10.3%、9.4%和5.7%,同比增长7.1%、6.6%和7.4%。(见图三)

\

   资料来源:中国《海关统计》2014年6月。 

  今年上半年中国经济整体缓中趋稳,GDP增长7.4%,主要经济指标基本稳定,最终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超过投资,经济结构调整取得进展。预计下半年将延续结构调整的积极势头,出口增速将继续恢复。另一方面,随着美国经济数据进一步向好,预计今年下半年美联储可能正式退出量化宽松(QE),美国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宣布自今年7月起,将资产购买计划规模再次缩减100亿美元至每月350亿美元。一旦退出QE, 美国的总体消费将缩减,不排除削减总体进口的可能,但是因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多为中低价位的生活必需用品,对中国影响也不会太大。

  中国对美服务外包业务快速增长。据商务部服贸司统计,2014年上半年我国共承接国际服务外包业务执行金额253.4亿美元,同比增长31.1%,其中承接美国离岸服务外包业务执行金额为60.8亿美元,占服务外包业务执行总额的24.0%,美国成为购买我国国际服务的最主要发包市场。

  中美两国相互投资保持较好发展势头。至2013年底,中美双向投资累计已超1000亿美元。中国商务部数据显示,今年1-6月,中国实际使用外资金额633.3亿美元,同比增长2.2%。其中美国继续作为中国最大的外资来源之一,上半年在华新设立企业567家,同比增长4.4%,对华投资17.4亿美元,同比下降4.6%,投资金额下降主要是由于中国工商注册登记制度改革,外商投资企业注册免除缴纳足额资本金造成的。另一方面,今年上半年,中国对美国投资24.6亿美元,同比增长12.8%。虽然对美投资增速有所放缓,但在中国对外投资整体同比下降5%的情况下,美国仍是中国对发达国家投资最多的国家之一。

  中美双边投资协议(BIT)谈判取得重大进展。在不久前结束的第六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中,双方同意于今年年底前就BIT协定文本的核心问题和主要条款达成一致,并于2015年早期启动负面清单谈判。中美BIT谈判已经进行了14轮,最近的第14次谈判于7月29日在华盛顿举行。一旦以“准入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为基础的双边投资协议达成,两国企业将获得更为广阔的投资空间,并将大大缓解目前美国对华贸易逆差状况,对于倒逼中国进一步深化改革、促进市场化的资本流动和配置,以及未来多边投资规则的制订都具有积极意义, 更有助于正在探讨中的两国建立自由贸易区达成一致。

  人民币汇率问题仍是美国关注的焦点。今年上半年从2月中旬开始,人民币结束了兑美元的单边升值,对美元汇率贬值超过3%,是近两年来的最低水平。美国财政部长雅各布·卢连续在各种场合向中国施压,要求人民币升值。美国对中国“操纵汇率”的指责由来已久,而事实上,汇改9年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已累计升幅达30%,今年3月国家外管局宣布汇率浮动空间由以往的1%扩大至2%,人民币汇率走势逐步回归市场化,目前人民币的估值已经接近均衡水平。进入7月以来,随着中国宏观经济数据好转,特别是外贸顺差增加,人民币汇率开始反弹。随着人民币汇率改革与国际化进程的推进,接下来人民币双向浮动的情况将更为常见,7月初外管局取消银行对客户美元挂牌买卖价差管理,促进外汇市场自主定价,未来人民币汇率机制将更具弹性。随着外需持续回暖,下半年出口有望继续改善,预计人民币走势在稳定的基础上升值压力较上半年有所增加,贬值和升值交替出现的双向波动将更为常态化,但大幅单边贬值或者升值的可能性都比较小。与此同时,人民币继续保持全球第七大支付货币地位,在美国的跨境流通使用也逐步加速。今年上半年,美国跨境人民币收付量已接近1000亿元,人民币的国际地位和影响力进一步提升。

  中国企业赴美上市出现井喷式增长。美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资本市场,吸引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走出国门,踏上国际舞台。2013年先后有8家中国企业成功登陆美国资本市场,而2014年仅上半年,就有10家中国企业赴美上市。新浪微博、爱康国宾、达内科技、京东商城、迅雷和途牛旅游网6家在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上市,共融资25.16亿美元,其中京东商城融资17.8亿美元,打破中企海外上市纪录;另外聚美优品、猎豹移动、乐居和智联招聘4家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共融资5.9亿美元。此外,中国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集团拟于9月份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阿里巴巴的首次公开募股(IPO)有望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大的上市交易。此外,爱奇艺、美团网、大众点评等中国企业也在积极筹备进入美国资本市场,预计今明两年,将有越来越多中国企业在美国上市。

  然而,也必需注意到,在中美经贸关系不断发展的同时,贸易摩擦也从未间断。随着中国在全球经济中的重要性日益上升,中美经贸也更趋紧密和复杂,双方已在互补的基础上形成了日渐增强的竞争关系,两国在很多敏感领域的交锋也愈加频繁。今年以来,美国是对中国发起“双反”调查最多和涉案金额最大的国家,立案数量和涉案金额分别为去年同期的4倍和13.6倍。今年的6月和7月,美国再次启动了针对中国光伏产品的“双反”调查,初裁认定中国出口到美国的太阳能产品获得了不公平的政府补贴,中美之间在光伏贸易上的纠纷愈演愈烈。而面对不断出现的贸易救济措施,中国企业也逐渐学会拿起法律武器,积极应对贸易保护主义,保护自己的权利与利益。日前三一重工状告奥巴马政府“获胜”正说明了这一点,2012年美政府以威胁美国国家安全为由,禁止三一重工在美的关联公司拉尔斯控股公司(Ralls Corp.)收购俄勒冈州临近海军军事设施的风力发电厂。三一重工随即将美国外资委员会和奥巴马政府告上法庭,日前美国法院裁定这一行为侵犯了中国企业的合法权益并要求政府给予海外公司获取非涉密证据的权利。近年来华为、中兴等中国企业在美国投资遭拒并一直被安全审查,中企一直在努力争取美国国家安全审查增加透明度,此次三一重工的胜利并非在于经济意义上,而是有可能促使美政府更加谨慎地对外资并购美国企业做出决定。

  中美经贸关系之所以说是两国关系的压舱石和推进器,主要是因为相对于政治和安全问题而言,两国的经贸关系波动较小,更为稳定。当前中美两国都在推进经济结构调整,转变经济发展模式,尽管矛盾时有发生,但由于两国将长期处在不同的发展阶段,经济合作仍然是双边关系发展的主流。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是一项前无古人、后启来者的事业,没有现成的经验和模式可以照搬”,需要双方面向未来,共同努力。

  (免责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大公财经立场。)

  • 责任编辑:文宗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