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快评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叶檀:如何让民营银行更靠谱

民营银行要想获得发展,必须在信用及风险方面受到严厉监管。

  民营银行试点不会改变目前银行业的格局,民营银行要想获得发展,必须在信用及风险方面受到严厉监管,同时获得公平的市场经济地位。

  7月25日下午,银监会正式对外披露,已批准三家民营银行的筹建申请,这三家银行分别是深圳前海微众银行、温州民商银行以及天津金城银行。

  金融机构市场化发展的前提,是在统一而公平、符合行业特色的游戏规则下竞争,若想成功,前提是不能重蹈覆辙,陷入庞氏骗局。

  信用不彰的市场一旦失控,风险如野火蔓延。上世纪末民资试点一度控股某些城商行、农信社,民资控股的民营金融机构陷入庞氏魔咒,风控失灵,大股东关联贷款,储户挤兑。银行成为民资大股东毫无顾忌的抽血机。所谓允许民资控股银行,从本质上来说,监管不力甚至贪腐横行,却允许民资吸储开办民营银行,无异于提升庞氏骗局的致命诱惑力。银行业的庞氏骗局比股市、担保、P2P的庞氏骗局更致命,中国金融业的最大血管遭遇信用危机,最终只能由央行出面收拾残局。自1996年民生银行成为国家批准设立的首家民营银行后,民营银行市场准入陷入事实关闭的状态。

  监管不到位、游戏规则不公平的市场,是伪市场。民营银行既不能如上世纪末的民营银行一样,向关联公司输送资金;也不能像一些P2P公司一样,初衷就是为了卷款跑路。中国金融机构需要严格避免道德风险,坚决避免任何形式的关联贷款、利益输送。现在,民营银行闸门再次打开,民营银行既可以成为财富的创造者,也可以在骗局中成为财富的毁灭者。

  限制关联贷款条例不够严厉。7月25日,银监会表示正在研究起草民营银行监管指引,比如鼓励股东自愿放弃关联贷款等,自愿而非强制,等于为关联贷款开了一道边门。参与三家民营银行试点的大股东,基本上都是多元化运作的实体企业,有多年股权投资经验。这些多元化、早早涉足金融的公司,对市场潜规则想必有自己的切实心得。

  表面看来,监管层对民营银行大股东有严格的财务指标要求,实力不强、主业不突出、现金流受周期影响较大的企业,被排除在外。《试点民营银行监督管理办法(讨论稿)》规定:民营银行需一次性拿出不低于5亿元不高于10亿元人民币作为注册资本,设立后视发展情况逐步增资。核心主业不突出且其经营行业过多,资产负债率、财务杠杆率高于行业平均水平,以及现金流波动受经济景气影响较大的企业,可能被排除在发起人之外。

  对大股东有财务要求,恰恰在最重要的信用史、融资史、实业史等方面,缺乏硬性约束力,这是金融业大忌。目前的民营银行受到不公平待遇,比如市场范围受到严格限制,深圳前海微众银行将办成以重点服务个人消费者和小微企业为特色的银行,温州民商银行定位在主要为温州区域的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和小区居民、县域三农提供普惠金融服务,天津金城银行将重点发展天津地区的对公业务。

  很难理解,为什么金城银行就要发展对公业务,为什么要设定这样的市场限制,以及为什么试图让民营银行家承担隐性的无限连带责任。

  必须强调,民营银行关联贷款等弊端,国有银行同样存在,尤其是某些虚胖的地方银行,一会儿向新能源行业贷款,一会儿为新城区改造助力,这些行业如雪山崩塌银行坏账急剧上升。为了解决危机,地方银行亟须补充资本金,大股东注资或者上市成为必然之选。这些地方银行风险发展到极致,或重蹈海南发展银行的悲剧。

  民营银行再开闸,是中国金融业的一大进步,但在开闸的过程中,却显示出诸多弊端。规范的市场化,规则公平,执行严厉,市场主体一视同仁。

  • 责任编辑:文宗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