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快评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叶檀:金砖银行抗衡欧美金融统治权

考虑到金砖国家在发展中国家的影响力,金砖银行将极大影响全球发展中国家的经济。

  高盛前首席经济学家吉姆·奥尼尔发明的 “金砖国家”(BRICS)一词,原本是为了突出类似经济体的投资机会。现在,金砖国家决心把金砖成色做足,除了成为经济名词、投资名词之外,还能真正蜕变成具有强大竞争力的实际运行组织。

  7月15日到16日,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六次会晤在巴西福塔莱萨举行。五国领导人决定,成立金砖国家开发银行,总部设在上海,建立金砖国家应急储备安排。

  2008年金融危机,不仅没有动摇反而加固了欧美在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主导作用。金砖国家希望改变不公平的现状,反映世界经济新权重。全球金融被西方掌控的局面不利于金砖国家发展。不管金砖国家内部有多少争议,“对手”是共同的。一个强大的敌人胜过100个无关紧要的分歧,更何况现在有两个强大的敌人。

  世界银行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重塑二战后全球金融新秩序,金砖国家如法炮制,对现行秩序抗争无效,能够做的是重新建立起一套体系与标准抗衡原有体系与标准,让各国、市场自主选择。

  金砖银行与外汇储备基金应该起什么作用?据披露,筹备中的金砖银行和外汇储备基金,功能设想类似世界银行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金砖银行起复兴作用,负责包括金砖国家以及其他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投资项目,扩大金砖国家的海外利益;外汇储备基金则负责在成员国出现资本外流、债务危机等金融紧急情况时提供援助资金。也就是说,金砖银行负责各国的发展,而外汇储备基金负责金融稳定。考虑到金砖国家在各大洲发展中国家的影响力,将极大影响全球发展中国家的经济。

  金砖银行与外汇储备基金要取得成功,需要要素配合。

  尊重并严格执行基于公平谈判基础上的游戏规则,是任何合作的起点。金砖五国各有各的利益诉求,历史上关系错综复杂,区别比欧洲复兴银行的各国要大得多,五国的互信与坚守契约,才能使金砖银行、外汇储备基金发挥作用。如果互不信任、互相掣肘、股东间监管不力,把金砖银行视为获得低息贷款的肥肉,各方合作不可能顺利。这一点必须向世界银行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学习,虽然面临成本高昂、效率低下等指控,但从成立至今核心条款没有改变。

  五国已达成核心协议,实行平等的多边合作机制,金砖银行资本将等额分摊:初始出资额500亿美元,由五个国家平均出资,其中仅有100亿美元为现金,七年内以现金支付完毕,另外还有400亿美元以担保抵押形式出资。同时,银行的主席将在五国之间轮值,五年为一个任期。

  试图取代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金砖“紧急外汇储备基金”也尽力体现公平,该基金规模1000亿美元。据披露,中国出资410美元,巴西、印度和俄罗斯分别出资180亿美元,南非出资50亿美元,各国央行平时把外汇储备保留在资产负债表上,需要时向对方提供。中国的贷款额度被限定为其出资份额的一半,南非则最多可以获得其出资额的一倍,其他国家则会按照其出资份额获得相应的贷款额度。

  这一基金将成为金砖国家遭遇金融问题时的互助基金,在出现包括资本大量外流、金融市场动荡以及债务危机等各类情况时,基金池可以迅速反应,提供货币互换以增强流动性。如果落实到位,五个国家基本可以摆脱金融危机的重大冲击,考虑到五国外汇储备,基金规模可能进一步扩大。

  金砖五国人口众多,政府主导经济色彩较重。俄罗斯等国曾经出现大规模的债务危机,金砖国家的外汇储备基金可以救急,但不可能救助滞后的发展导致的长期债务风险。政府对经济的主导力量是双刃剑,一旦政府掌控者改变想法,或者改变经济模式,金砖银行就会受到挑战。

  成立金砖银行,固然是建立多元化的全球经济体所必需,也是对五国政府信用与效率的考验,更是对金砖国家经济成色的验证。

  • 责任编辑:文宗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