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川:改革进程要参考国际市场

  □利率市场化在两年之内应该可以实现

  □准备大概2-3组管理工具,引导短期利率和中期利率

  央行行长周小川10日在第六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记者会上表示,利率市场化在两年之内应该可以实现。伴随着利率市场化的推进,央行准备大概2-3组管理工具,对市场短期利率和中期利率进行引导。

  这样新颖的提法让市场人士眼前一亮。其实,这并非央行心血来潮,货币政策新工具早在央行的酝酿、筹划之中。央行高层曾多次在公开场合向市场传达过,利率市场化的必要阶段包括健全利率传导机制,完善货币政策调控框架。

  同时,伴随外汇占款在基础货币投放渠道中不断缩减,寻找新的货币投放方式显得尤为重要。双重因素的结合,加强了央行推出新政策工具、构建价格型货币政策框架的迫切性。

  而具体的工具是什么?现在尚难明确。市场人士猜测,对短期利率产生影响的工具,即已经推出的公开市场短期流动性调节工具(SLO)和常设借贷便利(SLF),以及“利率走廊”机制;对中期利率起到传导作用的工具即市场此前传闻的抵押补充贷款(PSL)。

  利率市场化的必要准备

  新政策工具并非央行的心血来潮。其实伴随着利率市场化进程的推进,完善利率传导机制,逐步实现政策利率对市场利率的引导作用,早就是央行着手的一项重要工作。

  央行副行长胡晓炼去年曾介绍,利率市场化的一个重要阶段,就是要探索建立中央银行的政策利率体系,健全中央银行利率调控的框架和货币政策传导机制。根据我国国情,逐步推进货币政策调控框架,从以数量型为主向以价格型为主转变,通过调整央行政策利率,影响市场基准利率,进而调控市场其他利率。

  去年年底周小川在《辅导读本》亦撰文明确,利率市场化近中期的任务是注重培育形成较为完善的市场利率体系,完善央行利率调控框架和利率传导机制。

  而从昨日周小川的表述来看,全面的利率市场化并不遥远,“作为利率主管部门,央行有自己的时间表,这个时间表在很大程度上依靠国内经济、国际经济等外部条件来执行,但我们认为应该在两年之内可以实现。”

  由此可见,利率市场化的进程已经迫切要求央行通过货币市场的有效传导机制,来体现政策利率对市场利率的引导作用。

  与此同时,我国基础货币投放渠道的转变,也加强了央行推出新政策工具、构建价格型货币政策框架的迫切性。

  过去的十年,我国基础货币投放的主渠道是外汇占款,但是今年以来,随着国内经济转型以及国际经济金融形势变化,新增外汇占款呈现显著下滑态势,5月央行口径外汇占款仅3.61亿元,在这种情况之下,央行面临基础货币投放渠道可能已经缺失的问题。在这个过程中,研究创建新型的货币投放工具成为必要。

  新工具猜想

  “我们准备大概2-3组主要工具,一个是对短期流动性的管理,同时是对短期利率产生影响的一组工具;另外我们也打算对中期利率给予一定的传导机制。”周小川称,从国际经验看,一些中央银行也是为了金融稳定或结构调整的目的,现在出台新的融资工具,有些跟我们的做法也很类似,比如欧洲央行推出的定向长期再融资。

  周小川的这一席表态似乎肯定了之前市场传闻的央行将创设PSL。所谓PSL,是指中央银行以抵押方式向商业银行发放贷款,合格抵押品可能包括高信用评级的债券类资产及优质信贷资产等,其亦是一种基础货币投放工具。

  农行战略规划部认为,与央行此前推出的SLO、SLF等短期流动性调节工具相比,PSL期限可能在3个月以上,最长可能至5年,其目的之一就是构建中期政策利率,为建立价格型货币政策框架提供基础。

  而至于短期流动性工具,市场普遍认为去年推出的SLO、SLF,与其他货币政策工具相互配合和补充,已经达到了管理短期流动性、影响短期利率的功能。

  值得注意的是,周小川5月在清华大学的一次演讲中指出,“短期利率有一个区间,到了下限后,金融机构就可以向央行融资;到了上限时,央行会减少这样的融资。而这个中间值就是央行的短期政策利率。我们会向这个方向来发展。”

  而这被市场认为是“利率走廊”,国信证券预计,未来我国央行很可能采用的是,以SLF利率为上限(类似于欧央行的边际贷款利率),而以商行超额存款准备金利率为下限的政策利率目标区间。理论上,利率走廊的上下限是为了应对意外的流动性冲击,正常的流动性调节主要通过公开市场操作来完成。

  改革进程要参考国际市场

  昨日在同一场合,谈及外汇市场改革,周小川说,改革方向是明确的。希望通过改革,汇率实现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同时让市场供求关系更多决定汇率,扩大汇率的浮动区间和灵活性,“随着这些目标的实现,央行在条件具备的情况下,会明显减少对外汇市场的干预。”

  而国际市场的波动也会影响我国改革步伐的推进。周小川说,整个国际市场目前仍旧不太平静,经常发生一些问题。随着主要国家货币政策的调整,国际市场也会有一些异常波动,也会受溢出效应影响。因此,中方要保持谨慎态度,“如果出现短期投机性力量,市场波动过大时,我们要采取相应措施。如果市场较平静,我们改革的速度会快一些。”(记者 李丹丹)

责任编辑:张照龙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

1111111111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