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快评 > 正文

热闻

  • 图片

王小鲁:实现全民统一养老保险还需20年

在这个过程中,各项制度设计和改革都要朝这个方向努力。

  “最终实现全民统一的养老保险制度的前提是大大缩小城乡差距、地区差距和居民收入差距,我想这应该在未来20年中逐步实现。在这个过程中,各项制度设计和改革都要朝这个方向努力。”王小鲁称。

\

 

  中国改革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王小鲁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2月7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合并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和城镇居民社会养老保险,建立全国统一的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制度。

  就此,凤凰财经专访了中国改革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王小鲁,为大家详细解读合并后的意义和影响。

  据了解,中国目前有四大养老保险体系,即机关事业单位人员、城镇企业职工、城镇居民与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制。本次合并的是后两者,也是保障程度最低的两种养老保险制度。王小鲁认为,这次合并对缩小城乡差别影响不大。但是向改变城乡分治、推进城乡一体化方向走出的一步。

  而关注度最高的公务员与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双轨制尚未提及。王小鲁称,公务员和职工养老保险双轨制的问题触及很多人的既得利益,解决起来更难。此外,消除因腐败和分配制度缺陷导致的过大收入差距应是当务之急。

  “最终实现全民统一的养老保险制度的前提是大大缩小城乡差距、地区差距和居民收入差距,我想这应该在未来20年中逐步实现。在这个过程中,各项制度设计和改革都要朝这个方向努力。”王小鲁称。

  凤凰财经: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和城镇居民社会养老保险二者有何区别?养老金水平有何差异?合并以后会有什么变化?

  王小鲁:新农保于2009年开始试点,城居保于2011年开始试点,两个系统的制度模式、政策框架、保障水平都大体一致,显著低于城镇职工养老保险的保障水平。两者个人缴费最低标准都是每人每年100元,基础养老金领取最低标准为每人每月55元。因此2010年颁布的社会保险法已经规定“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根据实际情况,可以将城镇居民社会养老保险与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合并实施”。人社部从2012年起已经将两个保险系统的数据合并公布。目前两者在全国县一级都基本实现了全覆盖。因此两者合并,可谓水到渠成。合并后与两个系统合并前的制度和保障水平估计不会有太大变化。截至2013年3月,全国两个系统参保人数共4.86亿人,合并的月人均养老金水平78.6元。

  凤凰财经:二者合并后,会不会造成财政上的负担?

  王小鲁:由于合并后制度模式、政策和保障水平都没有太大变化,估计不会造成新的财政负担。

  凤凰财经:有人说并轨后有利于农民工群体,解决了他们的后顾之忧。您怎么看?

  王小鲁:理论上说农民工可以选择参加城镇职工养老保险或者城乡社会养老保险,但两者保障水平差异很大,后者对农民工意义不大。因此对农民工来说关键在于能否被城镇职工养老保险覆盖。目前这两者的合并并不解决这个问题,需要通过户籍制度改革和职工养老保险制度的完善等措施来实现。

  凤凰财经:城居保和新农保合并,是把两个保障最低的合并了,只是做了最容易的一部分。关注度最高的公务员与企业职工的养老金双轨制却一直没什么动静。您认为这次并轨有哪些意义?

  王小鲁:因为这两者原来的制度设计已经考虑到城乡并轨的问题,因此可以说是城乡一体化进程中最容易做的部分。其他一些现存问题都有待一步一步解决。公务员和职工养老保险双轨制的问题触及很多人的既得利益,解决起来更难。

  凤凰财经:您认为这次并轨,是否缩小城乡差距,改变“城乡分治、因身份而异”的社会保障和福利政策?

  王小鲁:这次并轨的是两个保障程度最低的系统,可以说对缩小城乡差别影响不大。但毕竟是向改变城乡分治、推进城乡一体化方向走出的一步。

  凤凰财经:这次并轨是不是仍然是做大蛋糕的思路,而不是分蛋糕的思路?也就是增加一部分人的福利,而不降低其他人的福利。

  王小鲁:基本不涉及福利的改变。

  凤凰财经:公务员的养老金是农民的几十倍,在缩小这方面的差距上,具体出过哪些政策呢,效果如何?

  王小鲁:公务员和普通劳动者之间在社会保障方面的差距,是长期存在的问题。解决这些问题,提低就高容易接受,降高就低很难做到。因此过去所做的主要是提低就高,例如农村逐步普及了新农合、新农保、低保,出台了一些增加农民收入、提高城镇职工最低工资标准等措施。目前看这些措施已经产生了一些作用,城乡收入差距和城镇高低收入差距都开始有所缩小。但要根本消除这些差距还需要一个长过程,需要坚持不懈,持续推进。此外,消除因腐败和分配制度缺陷导致的过大收入差距应是当务之急。

  凤凰财经:您觉得中国结束养老保险N轨制,实现全民统一的养老保险制度还需要多少年?

  王小鲁:最终实现全民统一的养老保险制度的前提是大大缩小城乡差距、地区差距和居民收入差距,我想这应该在未来20年中逐步实现。在这个过程中,各项制度设计和改革都要朝这个方向努力。在制度设计上,保障制度的统一要先于保障水平的统一,以便为缩小保障水平的差距提供条件。因此需要逐步提高各项保障制度的兼容性,为制度统一创造条件。(文|晓童)

  王小鲁,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经济学博士。现任中国改革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研究领域为中国经济增长与发展、收入分配、市场化改革等。发表中、英文学术论文七十余篇。两次获孙冶方经济科学论文奖。

  • 责任编辑:欣哲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