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中诚信托30亿刚性兑付危机迎转机,信托、工行、政府三方将担责

  大智慧阿思达克通讯社1月15日讯,继吉林信托一项矿产计划被爆出存在兑付风险后,中诚信托又现30亿元大案,矿业信托的风险问题成为市场焦点。业内人士对大智慧通讯社表示,中诚信托此项计划仍然难以打破刚性兑付,而最终很可能由工行、中诚信托及地方政府共同承担责任,至于各自金额则要看三方博弈情况。

  在中信建投信托业分析师魏涛看来,按照目前信托业乃至整个金融业的状况来看,尽管30亿的金额已经很大,但公司打破刚性兑付的可能性很小。“如果这个项目史无前例地打破刚兑,那中诚信托的产品以及工行销售的信托产品,都不会再有人愿意购买了,信托业也都有可能面临销售困境。”魏涛说道。中信证券非银组也认为这单计划不会打破刚性兑付。

  据消息人士透露,中信证券非银组认为,这单矿产项目将由中诚信托、工商银行山西省行、项目背后的地方政府三方协商解决,共同出钱偿付优先级本金,至于各自出资赔偿比例的问题,有待三方博弈决定。

  “此项目是由山西某地方政府主导推动,与工行山西分行定有内部协议,所以工行山西省分行进行了全额代销,而信托公司只是包装了产品。”上述人士透露道。

  魏涛也指出,此项信托计划尽管是通道业务,但由于是集合信托,因此最终工行和中诚信托两方都要承担责任,而各自承担的金额则要看工行与中诚信托之间的博弈。

  “一般而言,信托公司对通道业务不用承担刚兑责任,银行会承担这类业务的兑付责任,但是,中诚这项业务的情况更为复杂。不同于一般的银信合作,中诚信托的此项计划是集合资金信托产品,因此,信托公司也需要承担部分责任。”

  大智慧通讯社致电中诚信托,对方表示,公司产品计划的信息披露仅对投资者公布,目前不会对外披露相关情况。

  在信托业内看来,尽管会影响利润,但中诚信托应该有能力承担这个责任。魏涛指出,中诚信托是受银监会直接监管,财政部曾是其股东,嘉实基金所占的股权就达到60亿元,中诚信托显然有能力解决此次事件。

  公开资料显示,中诚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原中煤信托),成立于1995 年11 月,是在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党委领导下,直接受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监管的信托公司。2008年10月经国务院批准,财政部将其持有的中诚信托32.35%的国有股权,以增加国家出资的形式全部划拨给中国人民保险集团公司。目前公司注册资本为24.57亿元人民币,股东单位15家。

  中信证券认为,未来信托业还会接连不断地爆出类似消息,行业存在打破刚性兑付的风险。东方证券信托业分析师王鸣飞向大智慧通讯社直言,中诚信托的这次事件还只是冰山一角。“信托产品10%左右的收益率,显然会有相应的风险,这才是符合市场的经济现象。”在他看来,过段时间,可能会有更多的风险事件会显现。

  “矿产信托的水要比房地产信托更深。”王鸣飞说道。中信证券非银组统计得出,在非集合信托中,2014年预计到期9000亿,其中高风险项目上,矿产信托达150亿,平台类达1900亿,共占比23%。

  据了解,被爆出风险的项目名为“2010年中诚·诚至金开1号集合信托计划”,然而,融资方振富能源实际控制人身陷囹圄、名下矿厂停产、核心资产短期难以变现。据上述消息人士称,项目公司已申请破产清算,资产总额仅剩6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此款计划成立于2011年2月1日,共募集资金30.3亿元,2014年1月31日是其兑付日。其中,30亿元(优先级信托受益权)为工商银行对社会投资者发售,3000万元(一般级信托受益权)由山西振富集团实际控制人王于锁、王平彦父子认购。该计划成立信托资金的运用方式是对山西振富集团增资,由振富能源公司将股权投资款用于煤矿收购价款、技改投入、洗煤厂建设、资源价款及受托人认可的其他支出。增资后,信托计划持有振富集团49%股权,王于锁、王平彦父子持有的另外51%股权也质押给中诚信托。

  发稿:缪媛娴/位雯雯/古美仪 审校:丁亮

  *本文信息仅供参考,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 责任编辑:公才金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