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专栏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驭“龙”蹈海 港人有份

  图:深海基地坐落在青岛下辖即墨市鰲山卫 国家深海基地管理中心供图

  9月19日上午11时许,江阴市苏南国际码头,满载?丰硕成果的“蛟龙”号在母船“向阳红09”船的搭载下顺利归航。这一天恰逢中秋佳节,刘峰数了数,这一趟出海,从江阴起航时算起,正好是101天。

  期间,“蛟龙”号共完成了三个航段的科考任务,第一航段是在中国南海冷泉区与蛟龙海山区;第二航段在中国大洋协会东北太平洋多金属结核勘探合同区;第三航段在西北太平洋富钴结壳勘探区。

  在刘峰看来,本次航行的重要性一点都不亚于去年6月破7000米纪录的那次海试。“以前做1000米、3000米、5000米甚至是7000米级海试,只是证明了我们有下潜的实力和能力,今年,我们证明了自己在科学应用方面同样具备世界一流的实力。在今年的试验性应用航次中,‘蛟龙’号首次搭载科学家下潜,并在科学家的指导下,有针对性地进行海底取样作业。”刘峰说,“这直接提升了中国在世界深海科考界的地位和话语权。”

  搭乘“蛟龙”号首次下潜的港澳科学家就包括了香港浸会大学副教授邱建文。

  在南海,“蛟龙”号第一次下潜就找到了冷泉区的位置。“在水下,‘蛟龙’传回4张照片,让我们看到了冷泉区碳酸岩、贻贝床上附?的瓷蟹、蜘蛛蟹群落。”刘峰说,在母船上所有的科学家和工作人员都为此感到惊喜。“中国深海科考第一次得到如此之多、如此新鲜、如此丰富的样品。”

  第一航段结束后,“蛟龙”号返回厦门补给。海洋地质学家汪品先认为,南海之行是中国海洋研究史上的一次飞跃,是中国深海研究的里程碑。

  在以“蛟龙”号命名的中国南海蛟龙海山区,“蛟龙”号完成了首次在复杂地形上开展应用性工作的深潜作业。

  “我们发现了一处古火山口,我驾驶‘蛟龙’号从一个缺口进去,慢慢往上爬。那个坡度非常陡,有七八十度,有的地方甚至有九十度。我小心翼翼地驾驶潜器往上爬升了几百米。”潜航员傅文韬说,这是从未有过的体验。

  • 责任编辑:大公网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