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专栏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叶檀:中国政府为地方债埋单?

以更多的债务能够缓解眼前的债务风险,由政府为债务兜底是最后的办法。浙江省的大规模投资方案,将使政府主导经济的作用更强,中国市场化重镇几近失守。浙江省的大规模投资方案,将使政府主导经济的作用更强,中国市场化重镇几近失守。

  另一个政府主导的城镇化建设已经崩盘的城市是鄂尔多斯,千亿债务压身、借债为公务员发薪、法院的民间借贷纠纷案卷堆积如山,而康巴什新城一片死寂。鄂尔多斯一度在建项目超过财政收入两倍,沙漠城市变成森林城市,每年绿化费用百亿以上。政府主导的新城建设没有抵挡住经济周期、资产泡沫、产业培育的冲击,现在,鄂尔多斯继海南房地产泡沫之后,再次载入中国房地产泡沫崩溃的辞典。

  政府从鄂尔多斯崩盘中学习到的是加大投资量。解决鄂尔多斯靠的是城市群的投资,雄心勃勃的呼包鄂城市群规划,试图在中国北部草原打造新旧能源中心,成为全国重要的能源、煤化工基地、农畜产品加工基地和稀土新材料产业基地,北方地区重要的冶金和装备制造业基地。新一轮的城际轨道交通,物流体系,服务设施投资必不可少,很多人期盼着城市群投资让鄂尔多斯走出泥淖。

  中国现行经济发展模式,反映了权力强势、蓝图钦定、资金唱戏、民资配角的残酷现实,在政治经济体制没有根本变革的当下,很难有改观。

  希望城镇化提升产业与消费,继续吸引资金进行建设,继续依靠房地产作为资金引擎,负债累累的地方政府很有可能借助不良资产管理公司剥离坏帐,模仿当时实质破产的各大银行获得重生。

  暂时以大量的新债稀释旧债,请放心,中国的地方债危机恐怕十年内不会整体崩溃。但明智的人,都会对高涨的债务洪水忧心忡忡,一旦洪峰来袭,将如黄河口决堤。

  • 责任编辑:欣哲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