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专栏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谢作诗:高增长时代的终结

财政、货币双重扩张,累积叠加,高消费、低储蓄的美国生活方式于是产生并得以维持。柏林墙倒塌,二十多亿廉价劳动力融入世界市场,按说西方国家的高工资、高福利不能维持了。

  看现在、察未来,要从过去说起。过去二三十年,IT革命使得供给端更加有效率,而柏林墙倒塌,前计划经济国家转轨市场经济则使得二十多亿廉价劳动力融入世界市场。这二者共同稳定了美国制造品的价格,使得美国扩张货币而没有通货膨胀;没有通货膨胀于是可以继续扩张,因此有了长达十几年的接近零利率的货币政策。不只美国,整个西方都如此。

  当今世界,绝大多数国家领导人都不是终身制。在这样的制度约束下,政治家们考虑短期一定胜过长期。能够超发货币而没有通货膨胀,任何人都会超发的。超发货币和赤字财政背后的逻辑其实是一样的。今天,欧洲闹出主权债务危机,美国财政赤字也成大问题,原因都在此。

  财政、货币双重扩张,累积叠加,高消费、低储蓄的美国生活方式于是产生并得以维持。

  从世界范围来看,高消费、低储蓄的美国生活方式得以维持,必须有低消费、高储蓄的其他经济体来与之相匹配。中国也有超发货币和搞赤字财政的冲动,不过不是用来搞高工资、高福利,而是用来投资搞建设。中国经济由于人口红利以及体制性投资冲动和消费压抑产生低消费、高储蓄,恰好成为美国经济的匹配体。

  可以这样说,正是因为中美两个国家一阴一阳、一男一女美丽的双人舞,才成就了世界经济的均衡增长。货币扩张,当然会带来短期的高增长;赤字财政、福利主义,把未来的钱叠加到现在花,当然会产生短期的繁荣。这些因素累积作用,成就了世界经济过去二十多年的高增长。无疑,整个世界出现寅吃卯粮的状况,凯恩斯主义经济学是起了推波助澜作用的。

  • 责任编辑:欣哲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