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封面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财经]刘志军“合伙人”

反思刘志军与丁书苗的合作模式,对贪腐官员的究责有重要的现实意义,此前的供述也提及他与丁的交往动机。

图为《财经》杂志2013年第18期封面

 

  图为《财经》杂志2013年第18期封面

   【相关专栏】刘志军们的玫瑰梦是中国人的噩梦

  庭审直击:

  刘志军站着受审不肯就坐 庭审结束后哭泣

  刘志军声泪俱下陈述:本应为中国梦贡献能力

  刘志军对两项罪名无异议 对涉案金额提出质疑

  由养路工登顶铁道部的刘志军:涉嫌利益输送39亿

  刘志军“合伙人”

  官员贪腐近年正由权钱交易逐渐转为非物质化贿赂,使法律难于认定罪责。反思刘志军与丁书苗的合作模式与罪控审判,正可为后来者鉴

  由养路工人登顶铁道部长,任内创下世人瞩目的高铁奇迹,及至法庭上刷新贪腐纪录,刘志军案不仅昭示了寡权垄断之弊,也给法律出了多道难题。

  ——谁的钱袋子。刘志军丁书苗同盟创下39.76亿元回报,其中案涉374套房产及人民币近8亿元等财产。且不论个人消费,丁为刘打捞下属花费4400万元,意图扶正一名副部长耗资500万元。于现实操作而言,丁书苗的钱就是刘志军的钱,刘志军的权亦是丁书苗的权,双方不必固化为契约。但司法如何认定?

  ——非物质贿赂。除了经济利益输送,2003年至2009年间刘志军嫖宿多名女性,其中三人由丁书苗出资安排。包括性贿赂在内的非物质贿赂能否入罪,也是公众对刘志军案的又一个疑问。

  ——死刑存与废。尽管辩护律师称刘志军无立功表现,但检方建议法庭从轻处罚,是本案又一争议之处。倘若死刑制度的执行存在“普遍性威慑、选择性适用”,则不如顺应国际趋势废黜,毕竟已有六名省部级高官被执行死刑,亦未阻止这一群体的高腐后继。另外,公众知情权并未被尊重。纳税者为本案支付了巨额成本,理应获得更多法庭内外的信息,亦是避免同类教训的起码要求。

  ——编者

  2013年6月9日,端午小长假前最后一个工作日,雨袭京城,初夏微带凉意。位于内城东南角的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却是当天全国的新闻热源。

  肇始于2011年2月的铁道部贪腐风暴,波及铁路系统官员、国企法定代表人和民营老板30余人。在接受历时两年多的调查后,原铁道部部长、党组书记刘志军在这里走上被告席。他被指控涉嫌受贿、滥用职权两项罪名。

  庭审当日,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戒备森严,全天只审理刘志军一起案件。为让高层领导能通过视频观看刘志军案的审理,法院专门对所涉法庭进行了改造。

  出庭受审的刘志军身着便服,与在任时相比,他消瘦了许多。由于身体病痛,无法落座,他选择全程站立受审。

  检方指控,刘志军涉嫌收受11人贿赂款共计6460.54万元,其中卖官受赂1178.65万元,其他则由商人进贡;涉嫌滥用职权,帮助山西女商人丁书苗(本名丁羽心)及其亲属获利39.76亿元。在铁路系统内持续“卖官”25年、干预铁路工程和动车组装招标,以及帮助丁书苗及其亲属的企业捞钱,构成他涉嫌犯罪的主要事实。

  在刘志军的案卷材料中,“丁书苗”是一个高频词,这个被注明“另案处理”的女商人,2011年初始被查,随即牵出刘志军。

  丁书苗执掌的博宥集团,涉足高铁设备、酒店、影视广告项目,其多宗经营背后都能找到刘志军运作的身影。刘志军涉嫌滥用职权罪于其他相关案件被扣押冻结的巨额财富,大部分也都在丁书苗的名下。

  以高铁工程项目招投标为例,丁书苗充当着刘与外界利益输送的“代理人”,并将钱财收入自己囊中。随后,她按照刘的委托替其办事,罗织关系网。刘志军归案后曾供述,他帮助丁书苗把企业做大做强,是为自己的仕途打造经济基础,以备在他需要的时候,丁书苗能为他奔走,并用金钱铺路。

  与帮助丁书苗获取的数十亿元暴利相比,刘志军仅被指控涉嫌受贿6460.54万元。两个数额之间的巨大反差,也让外界质疑,“合伙人”丁书苗的存在是否稀释了刘志军的犯罪成本?

  制度反腐专家李永忠对《财经》记者分析,刘志军案反映了近年来官员贪腐正逐渐从权钱交易转为非物质化贿赂。刘志军与丁书苗之间的默契,使他们的交易已无需合同固化,导致法律难以有效从追究官员的罪责。

  因此,反思刘志军与丁书苗的合作模式与罪控审判,对贪腐官员的究责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 责任编辑:欣哲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