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领军]冠军为什么会死?

2013-03-17 10:37:01  来源:新领军

  在中国民营企业的成长历程中,从来不缺乏奇迹的创造者,也从来没少过倒在行业路上的先烈们。他们曾经引一时行业之风潮,曾经引无数行业人士竞折腰;他们曾经是一时的英雄人物,曾经是一时各大媒体镁光灯下的焦点,曾经是各个地方政府的座上宾,曾经被冠以各种荣誉。

  然而,他们轰轰烈烈的来了,却悄悄的走了,如同徐志摩的情诗一样,只不过缺少了诗情画意的浪漫,平增了诸多的惨烈、凄然、无奈、落寞、悲情……

  即便是他们如今都以各种形式“死去”(有的是品牌在,创立的企业已经死亡;有的是企业还在,但是创始人却早已被迫走人;有的是企业和品牌全部清盘……),但是他们留给我们的依然是最好的商业财富,因为教训往往更能令人发醒,败局更能记忆犹新。

  什么是死?

  司马迁说“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企业也固有一死,优秀者或留下一个商业时代的变革,比如伊士曼柯达,或留下一个百年品牌—优秀的品牌有时会长寿于企业本身;更多的企业,只能成为增加民营企业平均2.9年寿命的分母。

  这里我们探讨的是企业的死亡,并非品牌的死亡,优秀品牌的寿命应该长于企业本身,比如本策划中的五谷道场。如果从企业角度讲,中旺国际 早已经成为王中旺的过去时,现在早已经没有人能够记起。然而,五谷道场的品牌却存留了下来,并且成为方便面市场中一个非油炸概念的引领者。虽然五谷道场在转手中粮之后,至今也只能看到不温不火,但是一个企业能够为行业留下一个优秀的品牌,也不枉在商业世界中走一遭。

  死亡并不代表 终结,如果立于现在商业世界中的创业者们,在一个跟头跌下去后,就再也没有了翻身的机会,那么只能说这个企业的创立者成了真正的死亡终结者。试想当初的史玉柱,如果巨人大厦在崩盘之后,就一死到底,那么史玉柱不会成就今天的巨人王国,不会有今天网络资本江湖中“股神”的传说;如果当初惨败顺驰之后的孙宏斌一蹶不振的话,同样不会有今天的地产大佬融创中国。

  企业的死亡,对于企业家而言,有时候就是创业的中止符,此时的中止,是为了接下来扑面而来的激昂乐章。因此,当我们分析企业的死亡时,我们更多希望读懂死亡背后的信息。

  死的为什么是我?

  人吃五谷杂粮,哪能不生病?企业和人一样,没有任何一个企业是完美和绝对健康的,因为你所呼吸的商业空气、吃喝掉的商业口粮,虽然没有三聚氰胺、苏丹红、致癌水物质,但是却商业的细菌,比如膨胀的扩张欲望、自负的主观商业判断、混乱的战略规划、无力的团队执行等,这些或内或外的细菌,都可能是引起企业致命疾病的诱因。

  得病不可怕,可怕的是不知道得的什么病,更可怕的是知道得了什么病却不知因何而得病,于是乎,只能病重乱投医。于是乎,社会中有了成群结队的各种企业诊所、江湖郎中、游医野药,很多哪怕是头疼感冒的小病,在这些游医野大夫的诊治下,小病转大病,大病转癌症。

  于是乎,我们就要问了,为什么别人有病就能治好了,而我却不仅没有治愈反而病重而死?我们不妨回头看看什么样企业可能会死。从改革开放至今的三十余年中,无数的企业兴起,单单是那些在“青史留名”的代表性企业,也绝不仅仅是吴晓波(微博)先生在《大败局》中所枚举的几例。这些企业的死亡往往都有着当时当地的背景色彩,比如牟其中等,如同在之前得了伤寒就如同得了绝症,得了肺痨基本判了死刑。如今,这已经不再是令人完全绝望的病症;除了当时历史背景下,由于企业家的商业眼光和才能的局限,而多走了半步或者少走了半步,最终一步天堂或一步地狱,试想如果当初那些做低买高卖贸易业务的人们,如果时间把他们往后放十年,又怎么会有投机倒把的罪名把他们一棍打死呢?

责任编辑: 岩实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