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道部改制,不要再玩弄民资了

2013-03-11 17:18:22  来源:搜狐财经

  数十年来,铁道部作为一个“独立王国”,一直抵制被其他部委兼并、拒绝放弃铁路系统的独立司法,简单说,铁道部拒绝大部制改革。中央领导层也曾试图改变“铁老大”的地位,但始终被铁道部拒绝。5年前2008年两会期间,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就明确对记者表示:大部制改革的方向是完全正确的,但基于铁路各种各样的特殊性,铁道部依旧会保持独立。

  如今,领导人有足够的政治智慧和勇气,要搬这块大石头了:铁道部部分划归交通部管理,另一部分成为铁道集团公司企业化运作。改革的方向是对的,政企分开也确实有利于铁路行业的发展与行政权力的厘清。可是其中隐患也不得不说。最直接的就是26607亿的债务问题。铁道部常年巨额亏损,收入完全抵不过其债务利息。而还债只有两个选择:1、依靠国家财政补贴;2、市场化运作,通过出售股权、资产引入民资。(当然,有人也会寄希望于铁道部改善效益,通过改进赚钱能力来还债,可是过去几十年的经历告诉我们国营企业不可能办得好。所以,最终仍然只能靠引入民营化解困。)

  财政补贴只不过是拆东墙补西墙,最终的财政资金只能来自税收,无非是在其他领域加重了民众负担。而引入民资、抛售资产则很可能重蹈过往屡次玩弄民资的覆辙。铁道部并不是没有在部分领域开放过民资。每当它缺钱时,它就对民资网开一面,进行局部领域的改制。可是事后看,民资每次都被玩,每一次都是圈钱后就开始苛待、踢掉民资。据媒体报道,学者南怀瑾合资修建的浙江金温铁路于1998年建成,通车当年,南怀瑾就将所持股权全部转让。2005年,浙江光宇集团投资修建浙江衢常铁路,2006年光宇减持股份,次年彻底退出。

  民资加入,屡战屡败。每一次都过河拆桥,大搞盛宣怀式的“先民营一会儿,再收归国有”把戏。种种劣迹,不得不让我们对铁道部的信用存疑。对铁道部政企分离的改革,不得不呼吁,铁道部“政”的那一部分,请尽量少一点,而“企”的那一部分也要守信一点,不要再玩弄民资了。

  部门利益之大以至阻碍改革的现象是历史通则。西汉时期,武帝为了维持对匈奴的战争,设立盐铁专卖,国营化了当时所有盐铁买卖。负责此事的“财政部长”桑弘羊在战争过后,仍然要维持这个国营垄断。而老百姓却对“盐苦”、“铁器脆恶”极大不满;政权内部也有各类“部委”在强烈反对。当时的关内侯、齐相卜式就曾借旱灾天变激烈地向武帝进言:“烹弘羊,天乃雨。”古人以天变为君王统治不善的表征,许多臣子总是借天变来向帝王谏言。卜式就曾激烈反对桑弘羊主导的盐铁专卖,因此他要说,盐铁专卖导致了百姓负担、国穷民蹙,把“盐铁部部长”桑弘羊煮了,就可以消弭天谴。古人刑法虽野蛮,卜式建言也过于极端。但这个历史故事告诉我们,大凡大部门的改革受阻,并非因为改革的时机不好。相反,更多时候是天时地利俱在,唯一阻力在于相关部门的直接既得利益者(桑弘羊)。

  饱受朝野上下诟病的铁道部却可以停滞改革数十年,说白了也是因为部门利益在掣肘。由于事故多发、丑闻迭出,铁道部在民间舆论上,早已引起怨声载道;体制内也造成不少恶劣影响,招致恶评,许多时候不得不动用反腐政治斗争来削权。而随着中国铁路事业的发展,铁道部作为一个利益集团,越滚越大,如今铁道系统共有210万职工。这么多人的饭碗,得依靠这块垄断大肥肉支撑。更多时候这类部门的改制需要以反腐手段来推动,这一事实深刻透露出个别既得利益者对改革的阻力之大。回首汉武故事,卜式借口天变来打击他的政治敌人,从而达到废除盐铁专卖的格局。古今对照,耐人寻味。

责任编辑: 岩实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