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作时:国企是中国经济里的黑洞

2013-02-22 11:44  来源:搜狐财经

  从环保部门斥责美使馆检测PM2.5数据为“干涉内政”,到雾霾成为众议之的,仅仅在一年多时间内,政府闹尽了笑话,当然需要有一个人来承担责任和收场。傅成玉挺身而出,换来的,应该是整个政府体系对中石化这家大央企的全力支持。傅成玉以一人之责,换来的是中石化整个公司的优越地位。

  国企里就没有能人了?有的,中石化董事长傅成玉就是。

  两年内,傅成玉连做两件大事。一是代表中国收购了美国一家掌握了页岩气开采技术的公司,奠定了“三桶油”在这个能源未来方向上的核心地位;其二是鼓起勇气,坦然承认首都地区的雾霾天气主要责任在于炼油企业。

  这两者之间,后者尤其需要勇气和胆略。因为承认“三桶油”控制的行业是现在首都地区雾霾的主要污染源,不仅仅是表个态的事情,更需要的是行动。首都地区本应是首善之区,现在成为“首污”地区,那么接下来的事情是,“三桶油”该怎么做?

  这是一个众目睽睽之下的大动作。

  但是傅成玉的这个动作,应该不会是简单的。从环保部门斥责美使馆检测PM2.5数据为“干涉内政”,到雾霾成为众议之的,仅仅在一年多时间内,政府闹尽了笑话,当然需要有一个人来承担责任和收场。傅成玉挺身而出,换来的,应该是整个政府体系对中石化这家大央企的全力支持。傅成玉以一人之责,换来的是中石化整个公司的优越地位。

  不过,我们可以预期的是,尽管有傅成玉的浑身解数,接下来中石化和“三桶油”中的其他两家,都不会在油品品质方面做到有效率的提升。它们面临的问题是,如果要提升油品来降低污染,基本上油价又要上涨一大截,而公众对油价的反感程度已经几乎高到不可承受的程度;而如果不提升油品,傅成玉的承认,就没有了作用。

  两害相权取其轻,所以市场预估已经出现,可能我们还得承受涨价。

  为什么纵然有像傅成玉这样能干的管理者,国企还会不见起色?因为国企就是经济当中的黑洞,它们培养的是人的惰性。

  不客气地说,人是有惰性的,而中国由于工业化时间短,人的惰性更为明显。早年我走访企业家刘永行,他跟我说过一个故事: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有一家韩国企业到内蒙投资了一家面粉厂,用比韩国本土更为先进的设备,使用了155名员工。但产量非常之低,计算下来,居然与韩国本土的生产效率相差了有十倍之遥,最后资方不得不把工厂关闭了事。刘永行听说此事之后,还专门去问了当事经理,谈及原因,那个经理含蓄地批评说:“也许是中国人做事不到位的原因吧。”

  刘永行说,听完这个故事和韩国经理的批评,他回国之后好几个晚上睡不着。而当时作为记者,我经他同意之后,就把这个故事写成了以他的名义署名的文章,在《南风窗》杂志发表了。

  现在中国经济发展了,这样令我们觉得羞愧的事情,应该比较少了。不过,细究下来,九十年代的这个故事,跟国企有没有关系呢?所谓的做事不到位,除了农耕文明遗留的散漫之外,是否与国企有关系呢?深究起来,应该是有的。同样是九十年代投资的外资企业,出现在国企分布比较少的江浙和广东的,成活率就很高。而在国企分布密集、国家投资多的东北、内蒙、西南地区,死亡率就很高。

  不追溯历史,单从现在的情况看,国企培养人的惰性也是必然的。之前,我去煤矿企业合作项目,一位总经理告诉我说,国内煤矿当中效益最好的是神华集团。但神华的条件是所有煤矿企业不能拿到的。“全是最好的煤炭资源让他们来开,在内蒙,十米高的厚煤层一延伸就是几公里。采煤机一开就不用管,上万吨的煤通过全自动的系统直接就出去了。那就是钱啊。可神华拿矿,连资源费都不用。这样的企业,谁干不赚钱?

  这样的情况,在企业界干过的人,视野开阔一点的应该都很眼熟。这种资源的优势,看起来国企应该是好地方吧。但其实,对于个人来说,这不对。我常常告知身边的年轻人,平民子弟,不要想去进这种地方。为什么呢?因为你想进这些企业,别人也想进。这就会造成这些企业把不住门,从而造成人浮于事的现象。

  这个现象,被数位我访问过的外资企业总经理所证明,他说,他们要并购国企,一般情况只会要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左右的人员。道理很简单,因为有这些人已经足够了,甚至还多了。那么对于进入国企的个人来说,人浮于事,连事儿都捞不到做,你还有什么机会来证明你比别人强呢?

  没了做事的机会,这些企业里的升迁和提拔就很奇怪。说实话,组织部门要选人,他们也不是神仙,也只能是通过做事来看人。既然做事的机会都很少,那么看人的其他标准当然就会盛行,看学历、看关系甚至看送礼的程度,也自然就出来了。所以国企选拔人对了,基本上其实是靠撞大运。

  再回过头来看,把最好的资源给了国企,造成的宏观经济现象是什么呢?老实说,虽然有一些最为明智的年轻人会听我的劝告,不去最优越的大国企,但大部分年轻人羡慕这些条件,还是会去的。这就造成了另外一个格局:虽然人浮于事,没什么机会,但是由于国企占有了最好的资源。比如像上次专栏里提到的那家央企,占据的是CBD中心地段;像神华,占有的是最好的煤矿;还有地产上的国企大公司,拿到的是协议价的好地段,所以他们在选择人的时候,常常可以优中选优——我在走访国有大公司的时候,听到一个总部里有个三五十个博士是很正常的。

  不过,这些总部里博士和硕士们在干什么呢?据我看,主要在整领导讲话的材料,在给领导们拎包撑伞,这还算是有门路的。没门路的,除了争事儿干,不客气地说,就是在混吃等死的也不少。反正国企有的是资源,暂时分个一杯吃不饱饿不死的羹总是有的。

  在这样的人力资源状态下,我在上期专栏里提到那个冰场中,一个简单的事故切掉三个孩子的手指的事故,也自然会发生。

  现在可以来讲讲,为什么国企是中国经济的“黑洞”:所谓的黑洞之可怕,不在于它的规模巨大,样子很可怕,而在于它真的还有一点吸引力。在官本位的中国,它对于政府的作用在于其听话,而由此衍生出一系列怪象,使得它的存在,会不断地把最好的资源吸进去。但产出什么呢?大家都可以心知肚明。

  上期文章里,有读者反馈提及九十年代后期某地方政府卖光国企的做法有争议。这使我想起了一战后的德国和二战后的日本,我们知道,二战之所以能打起来,与一战德国没有输得非常彻底有关系。德国人不服气,民族情绪高涨,所以希特勒才有机会上台。而同样,经济是一个平衡关系,地方政府卖光国企做法过于激进,所以引起了不平衡,那么我们是不是还要让国企再恢复一次,再让它输得像德国一样干干净净才认账呢?

  我想,国内的社会情绪,主要还是在于传统中的那个说法:输掉战争的是将军们,但承担责任的都是士兵。我们可以看到,在国企第一次败阵当中,输掉的是政府决策者和厂长经理,但承担后果的是下岗工人。这才是社会有情绪的原因。

  不过,如果我们公平地看的话,原来的国企工人,包括现在积极投身大型国企的员工和技术人员,其实也是有责任的。作为社会大众,我们是真的看不情国企的问题,还是把眼睛闭上不去看它?

  如果我们都认清国企没有前途,而不是去贪那点清闲,想去分那杯资源的残羹,“国进民退”还会有吗?

  (作者系财经作家,此文为“我们关注政府的什么?”系列之八)   

责任编辑: 岩实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