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信证券一年二度收罚单 高层拿千万年终奖

2013-02-02 07:38  来源:华夏时报

  近日,国信证券再次被推到风口浪尖,两名保代收到证监会开具的最严厉罚单,与此同时,公司高层被指拿到千万级的年终奖金。

  尽管国信证券对后者予以否认,但有业内人士指出,国信证券保代“出事”以及巨额的年终分红,都与国信证券的“承包制”不无关系。

  国信证券投行部被分为17个事业部,采用项目承包制,项目组最高可以拿到60%的利润,最终体现在巨额年终奖上,而承包制以量取胜,不免使得保荐上市的公司质量出现漏洞。

  IPO核查风暴持续发酵,从拟上市公司蔓延到新上市公司的业绩核查上。

  而受到最严厉处罚的则是国信证券的2名保代王延翔、曲文波,因保荐的隆基股份上市业绩大幅变脸而收到证监会开具的严厉罚单“禁赛12个月”,这也是国信证券年内二度收到保代罚单。

  被国信证券二度保荐才成功上市的隆基股份(601012)自上市即出现2012年一季度净利润同比下降90.59%的情况,保荐人并未对证监会进行书面说明,也未在招股说明书中进行相应的补充说明。

  “隆基股份业绩变脸主要受宏观经济下滑和光伏行业亏损影响,再加上国信证券保荐的IPO数量相对较多,相对的项目出事概率也高一些。”国信证券媒体负责人赵磊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上市公司业绩变脸属于行业性的问题。”

  而接受记者采访的多名行业人士和投行律师则认为,这是一个受利益驱动,铤而走险的游戏。

  二度包装的隆基股份

  近日,国信证券的2名保代王延翔、曲文波因保荐的隆基股份上市业绩大幅变脸而收到一份严厉罚单——12个月不受理与行政许可有关文件的监管措施。

  证监会调查显示,隆基股份于2012年4月10日刊登招股说明书,4月11日上市。上市后的一季报显示,隆基股份2012年一季度净利润同比下降90.59%。但保荐人并未将此情况对证监会进行说明,也未督促发行人在招股说明书中进行补充说明。

  事实上,隆基股份是国信证券二度包装才于2012年4月11日成功登陆资本市场的。

  据公开资料显示,这家主营半导体材料及电子元器件的公司第一次IPO申请于2010年3月24日被否决。2011年7月25日再度上会时才获准。保荐代表人也发生多次变更,从第一次上会时的刘建毅和王延翔变更至二度上会时的曲文波和王延翔,后因曲文波离职,其持续督导保代又更换成王延翔和葛体武。

  而隆基股份的成功过会也让国信证券收获了5440万元的保荐承销费。

  更值得一提的是,根据隆基股份招股说明书显示,国信证券旗下直投子公司国信弘盛早在2009年2月就已参与了隆基股份的增资,以每股5.26元的投资成本获取了1000万股股份。如按隆基股份21元的发行价计算,国信弘盛账面浮盈1.574亿元。即使按现价8.29元/股(1月31日收盘价)计算,账面仍浮盈3000万元。

  华融证券投资顾问付学军指出,企业因外部因素遭遇危机,业绩下滑也是自然现象。因此,相关部门对上市公司的处罚并不仅仅是因为外部因素而导致的业绩下滑。

  “保荐机构未对上市公司进行尽职说明主要有两个因素,一是发行人拿批文期间业绩大幅下滑,披露后可能不符合上市的要求;其二也有可能是信息披露后或导致发行的市盈率大幅降低,导致募集资金减少,从而券商拿到的承销费减少。”一位不愿具名的资深投行律师对记者分析。

  国信项目“逼人”

  此次,王延翔和曲文波可谓是受到同行最为严厉的处罚——禁赛12个月。通常情况下,保代只会被暂停资格3个月,最长的也不过9个月。

  隆基股份是曲文波保代生涯上的第一单首发项目,也是截至目前为止的唯一一单项目。记者辗转联系到跳槽去财达证券的曲文波,但他对此讳莫如深,只表示“并没有从隆基股份中获得不菲的收入,其他没什么好说的”。

  而对于现任国信证券投行事业部五部执行总经理的王延翔,这个处罚可谓也是相当严厉。在隆基股份之前,王延翔还担任了登海种业的首发保代。

  据国信证券投行内部人士向记者透露,王延翔是个能力不错、责任心很强的人。“当初跟他合作项目,住在很差的酒店,他也跟业务人员一样熬夜改材料。”

  “项目本身有问题,再加上体制紧逼,保代也没有办法。”上述国信证券投行内部人士进一步向记者透露,国信体制就那样,项目催人,很多人在排队等着签字。

  “现在保代行业普遍存在的一个问题是,项目资质不是保代是否签字的首要考虑因素。对于那些刚考过但还没注册的准保代,签不签得上字才是优先考虑的问题。你不签,还有很多人等着签。”前述国信投行内部人士向记者坦言。

  赵磊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目前国信证券投行部有500人,其中保代150人,分为17个事业部,以数字命名,采用项目承包制。

  据业内人士称,国信的项目承包制就像个体户模式,各干各的,凭本事吃饭。项目组老大自主设定人员招聘、人员分配、项目分配,甚至奖金制度。

  “项目承包制对项目组人员,特别是项目组负责人的考核压力很大。”上述国信证券投行内部人士进一步对记者表示。

  可观的利益驱动

  证监会似乎要对外表明IPO财务核查的决心,将风暴蔓延至新股业绩调查上。据记者不完全统计,2013年至今,证监会共向IPO发行人及其保荐机构和保代开出了14张罚单,所涉及内容均为上市后业绩迅速变脸。

  另来自同花顺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1月29日,2012年上市的124家公司发布业绩预告或快报,其中36家净利下滑,占比29%。在这36家业绩变脸的公司中,涉及22家保荐券商,其中国信证券独揽3家业绩预计下降50%以上的公司:中颖电子、慈星股份和隆基股份。

  随着对新股业绩调查的蔓延,或有越来越多的保荐代表人因上市公司业绩变脸而受到牵连被暂停资格。

  不过证监会“隔靴搔痒”式的惩罚力度或许尚难杜绝保荐机构及保荐人的侥幸心理。

  “违规成本太低,即使是这次史上最高的处罚也是暂停受理12个月,不会产生太大影响。但如果他们一旦成功过会,保荐人就可获得可观的回报。”上述资深投行律师对记者表示。

  接受记者采访的多名机构人士表示,现在好项目不多,项目出事的概率较大,如果不抬高违规成本,仍难扼杀保荐机构及保荐人冒险求金的心理。(华夏时报)

关键字: 国信证券 年终奖
责任编辑: 恺睿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