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苯胺泄漏企业去年曾多次被评为减排先进

2013-01-11 10:38  来源:京华时报

工作人员正在对水进行取样检验。本报记者徐晓帆摄

  12月31日,天脊集团发现苯胺泄漏事故,5日后才告知下游地区。一时间,河北邯郸大面积停水,河南安阳紧急治污,下游区域如临大敌。

  相对而言,天脊集团和长治市的处理态度则“淡定”很多:12月31日,天脊集团上报的苯胺外泄量是1吨到1.5吨,长治市认为只是一般的安全生产事故,未往上级汇报,直到苯胺通过雨水和污水管道泄入浊漳河,才爆出真实泄漏量是8.7吨。

  是什么让企业和当地政府如此淡定?是容忍。在此次泄漏背后,隐藏着的是多年环境污染的真相,村民患病、庄家减产……面对这样的真相,周边村民选择沉默,而当地政府则是边批评边授奖。

  污染是一种习惯

  经济拉动

  “上党从来天下脊”,这句来自苏轼的溢美之词,频频出现在上党地区山西省长治市的宣传中。而位于长治市潞城市的天脊煤化工集团有限公司(下简称天脊集团)的命名,就出自这句古词。

  八十年代,属国家“六五”重点建设工程的山西化肥厂选址长治市潞城市建立,据政府官员回忆,当时挑中了群山环抱的高地长治,看上的就是上党地区的“地灵人杰,水源充沛,交通便利”。

  1997年,该厂整体改制为天脊集团。天脊集团员工冯宽告诉记者,一开始,天脊集团成套引进德国、日本、法国、挪威等八个国家十一项专利技术,是中国第一个以煤为原料生产高浓度复合肥的大型现代化企业。但当大化肥制造企业在全国林立起来的时候,天脊集团被慢慢追赶超越着,曾经顶级的技术和设备落在了时代的身后。

  潞城市政府一名负责人透露,虽然化肥产业国家有补助政策,不需纳税,但天脊旗下的水泥厂能征税。“实际上并不能大幅提高当地税收,但对当地的GDP拉动不可小觑。”该负责人称,其支柱地位仍毋庸置疑。

  周边污染

  天脊集团是当地政府口中的“顶梁柱”,却是周围村民的眼中钉。

  紧邻天脊集团的是微子镇王都庄村,据70岁的老村民牛胚玉回忆,20多年前,天脊集团开始大兴土木,将村边土地横生切断,挖了一条深约10米的排污渠。此后,沟渠中一年四季每日不断涌出刺鼻的工业废水。

  而最可怕的还不是这些五颜六色的废水,而是来自六个大烟囱的滚滚浓烟。村委会主任王俊芳介绍,此地盛行西北风,而村庄位于厂子的下风口,加上东面环山,污染物难以扩散。

  “遇到无风天,烟无法散了,挤成一团团的雾瘴包住村庄,人呼吸都困难。”牛胚玉说,这里爱美的小姑娘都不敢在这种天出门,“一小会儿小白脸就成了大花脸,全落上细细的黑尘”。

  牛胚玉统计了一下,村里患有肺结核、肺肿的村民有几十个,还有好几个已经在近几年去世。“这种空气下,每天都吸入大量粉尘,村民咳嗽头晕是常有的事,严重的就得肺病了”。

  村委会主任王俊芳不得不承认这一点,村民已经不止一次地抗议烟尘对他们身体的摧残,“简直就是慢性自杀”。

  天脊集团排污渠汇入浊漳河的交界口处,是黄牛蹄乡辛安村小南庄。半山腰间,20多户村民临河而居,他们受水污染最严重。

  每年到了雨水期,渠内水就会涌上农田,将两边的庄稼地淹没。水退后,一些庄稼会被烧死,整体长势颓败。而更为严重的则是这几十户村民的身体。村民桑金凤介绍,村里半数左右的人都患上了类似贫血的症状,她自己每隔三四天就要晕倒一回。

  如此普遍出现的头晕现象,已不在正常的范畴。桑金凤开始怀疑是吃了被污染的水或被污染的粮食所致。此时,她还不知道什么是苯胺,不知道苯胺最大的危害就是引起高铁血红蛋白血症、溶血性贫血和肝、肾损害。

关键字: 苯胺 环境污染
责任编辑: 恺睿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