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政府擦边金融监管 苏北山寨银行风险渐显

2013-01-05 08:46  来源:经济观察报

  “我们现在只收存款不放贷款了,等我们把之前的放款收回来我们就可以放贷款了”,2012年12月27日,盐城市亭湖区新兴镇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的工作人员告诉本报记者。

  2012年10月中旬,江苏连云港灌南县两家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负责人由于资金窟窿被迫自首。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的风险问题浮出水面。

  连云港灌南县仅仅是冰山一角,本报在盐城调查发现,更多的“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设立在盐城,在六七年间,该市农村资金互助合作组织数量达到了160多家,整个江苏这类组织多达400多家,而且记者发现很多该类组织已经远远超出了农村基层合作组织“熟人”的范围,被正规金融机构称作“山寨银行”。接近审计部门的一位人士称,审计报告显示,在整个江苏,经登记备案的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组织基础股金余额达到10亿元左右,吸收互助金余额超过50亿元,投放互助金余额接近50亿元。

  该人士还称,农民资金互助社互助金余额一般逾千万元,有的超过5000万元。虽在名称上和银监会鼓励的三类农村新型金融机构中的农村资金互助社易混淆,但两类机构的设立依据和具体名称不同,尽管该类组织对增加农村金融供给、解决农村居民短期小额急需资金需求有一定的积极作用,且有草根金融的实验性,但目前该类组织也暴露出设立的合法性问题、监管问题、流动性风险等。

  谁为风险埋单?

  连云港灌南县几家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资金窟窿源于盐城龙城集团的资金链断裂。龙城集团10月底抽逃了连云港灌南4家互助社的上亿元资金,龙城集团本身在盐城设立的一家资金合作社,目前已经停业。

  本报记者2012年12月27日来到盐城,亭湖区新兴镇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工作人员告诉本报记者目前该组织“只收存款不放贷款”了。

  江苏一些地方的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严格控制在一个自然村范围内,是熟人社会。盐城的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的经营范围则扩大到了乡镇范围内,覆盖的人群超过了十万人甚至数十万人,远远超过了熟人社会的范畴,这个覆盖范围与过去农信社以县为法人改革之前的农信社相同。

  新兴镇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就是典型,其宣传栏中“致全镇广大农民群众的一封信”中称:“我们郑重向社会各界承诺: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经营受国家法律保护,且存入定期的存款还可分得一定的红利,同时我社将严格执行入社自愿、退社自由的原则”。

  本报从当地一些储户处获悉,目前部分互助社吸收“互助金”存款利率(当地称“资金使用费”)为7%-10%左右,而贷款利率(当地称“资金占用费”)一般为15%-18%,高的达20%左右甚至更高。为防范风险,当地一家商业银行透露,他们已上收了该地区的贷款审批权限或贷款规模,或减少对当地的贷款规模。

  在新兴镇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遇到的刘姓储户,在这里存了七八万,他对记者表示,“当然是哪边给的利率高,我们存在哪边”。这个镇上,还有农业银行等银行的网点。

  数位参与合作社的储户都称,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组织资金投向超出“互助”的范畴,部分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组织将资金投向房地产等行业,同时,部分资金投向“非农业”、“非社员”和“非农民”。另外,互助金投放利率偏高、单笔资金投放超限额问题较为明显。

  射阳县农工办主任孙树声近日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表示,最近的地方政府会议十分重视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挤兑可能带来的社会问题,承诺如果三角债源头在政府的,政府会优先对这部分款项予以清偿,保障储户存款。

责任编辑: 恺睿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