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清辉:国务院31条并非上海自贸区贺礼

  近日,时值上海自由贸易区挂牌一周年之际,官方印发了《国务院关于在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内暂时调整实施有关行政法规和经国务院批准的部门规章规定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的决定》,标志着商务部、上海市人民政府提出的在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内进一步扩大开放的31条措施领到了准生证。作为新一轮对外改革的最高试验田,官方也希望从法规层面上落实开放措施,推动总体正处于进展缓慢中的上海自由贸易区。 

  在中国经济转型的关键期建立的上海自贸区,到今年9月29日已经整整一周年。上个月18日,李克强总理在视察上海自贸区时曾表示,自贸区有大未来,上海有大未来,话语中充满了对自贸区未来发展的信心和改革的决心。

  总理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要来?因为相较于取得成果,上海自贸区这一年总体而言进展还是稍显缓慢,实际上也只有最近半年才开始发力,总理也着急。再者,从媒体关注度来讲,上海自贸区被深深打上了李克强总理的烙印,更像是“总理战略”,而不是象深圳前海那么籍籍无名,总书记视察深圳前海的指示精神也没有得到广泛宣传,这是长于宣传的前海的一大败笔。

  在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亲临自贸区视察,并作出上海自贸区有大未来的期许十天后,国务院即迅速作出调整规章扩大开放决定,对自贸区一系列涉及投资高铁、石油勘探、盐业、航空运输销售代理等领域的行政法规作出调整,如食盐从春秋时期就是国家专营,自贸区却首次允许外商以独资形式从事盐的批发。此外,石油市场又进一步做出了开放,意在吸引外资企业在自贸区内设立公司,然后在28.78平方米的自贸区区域之外从事这原油业务。

  在这些开放举措中,上海自贸区暂时调整实施的有关规章,还包括进一步放宽了股比限制、投资资本和经营范围等准入特别管理措施,其中包括外资、民营等原来被排除在外的资本被允准进入自贸区,标志着自贸区开放政策往纵深推进。目前,这些领域基本上都由国有资本运营管理。

  在上海自贸区挂牌一周年之际,国务院送出31条开放贺礼意显得味深长。实际上,国务院的这个大礼包,并非是送给自贸区的厚礼,高层是希望借助这些法律、政策变化在自贸区作出探索,在条件成熟后向全国推广。近日,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韩正在接受人民日报记者采访时曾公开表示,自贸区是国家试验田而非上海自家的自留地,他是中央高层从我国更好应对国际经济贸易和投资规则变化与挑战、提高对外开放水平、以开放促改革促发展提出的“国家战略”。

  关于上述这方面,我于9月26日受邀在英中贸易协会发表的题为《宋清辉全面解读上海自贸区》的演讲中也提到过,高层推进建设上海自贸区的目的,并不是对保税区传统优惠政策的技术性升级,而是对现行贸易、投资、金融和行政制度深度改革的试验场。

  在英中贸易协会的演讲中,我还提及对当下的自贸区来讲,首要的任务是积极探索管理模式创新、促进贸易和投资便利化,尽快拿出可复制可推广的模式,吸引国内国际金融机构、期货机构进入上海地区证券、期货交易场所交易,只要这样才能够实现建成“全国资本市场对外开放度最高的试验田”的目标,进而为全面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探索新途径、积累新经验。

  毋庸置疑,在全球贸易竞争、新一轮游戏规则的背景下,上海自贸区在改革和开放中扮演着桥头堡的作用。中央高层意在通过上海自由贸易区这块“试验田”中生产出来的规则来带动、映射到整个中国制造和服务业。目前,你所看到的这块“试验田”内试验的内容,所有试验的内容,均是国家进一步深化改革、扩大开放、按照新的国际贸易投资规则和国际通行惯例所需要探索的,和过去的各种“区”的概念完全不同。如果试验成功,整个中国经济将会全面对接,如果实验失败了,上海市现在就需要做好如何收场的准备。

  上海自贸区这一年,在金融领域、政策层面总体进程不如预期,也并非官方所说的那么引人瞩目,一方面是因为部分中央主导的金融开放、改革的配套政策及措施没有落实到位,另外一方面也跟上海及自贸区方面在改革创新上一直在被动等待有关,在等待的时候,传统体制机制的东西就会乘虚而入,让改革放缓脚步。

  罗马非一天之功,上海自贸区改革政策发挥优势所需的时间要比预期长,但是,我们仍然期待自贸区一定会有大未来!

  (作者系知名经济学家宋清辉) 

责任编辑:冬日暖阳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