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20亿村官调查:有产权房产至少14栋

2013-02-05 08:57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北有“房姐”,南有“房爷”。陕西“房姐”事件仍在发酵,而深圳的“20亿村官”事件,目前已进入司法程序。

  1月24日,深圳市纪委发布消息称,周伟思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巨额贿赂,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已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至此,“20亿村官”事件暂告一段落。但时至今日,关于周伟思及其家族房产数量和来源仍然不得而知,官方也未正式公布。

  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实地调查发现,关于周伟思的房产数量已经产生三组不同的数据,而当地村民以及部门官员对“20亿村官”事件闭口不谈。但随着不断的追踪,一个“拥有”20亿巨额财富的村官发迹过程,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三组“打架”的房产数据/

  实际上,周伟思个人财富的积累过程,正是靠深圳“旧改”发家致富的过程。

  2012年11月25日,深圳市龙岗区南联社区股份合作公司 (以下简称南联公司)副董事长、南联社区工作站常务副站长周伟思,被网络举报称其拥有80处房产和20辆豪车,资产价值超20亿元。“20亿村官”、“房爷”也就成了周伟思的代名词。

  在网络举报帖发布的第三天,周伟思即接受了媒体的采访,周在回答自己究竟有多少房产时表示:“我也不清楚”。

  周的含糊其辞,更加引发了公众的关注。

  根据此前多家财经媒体的报道,1999年至2010年,周伟思个人名下拥有物业64栋,其中住宅12栋、商业楼10栋、工业厂房35栋、综合楼7栋,占地面积3万多平方米。登记在其妻杨小球名下及儿子周荣生、周华生名下的物业有12栋,全家申报物业共计76栋,建筑面积11万平方米左右。这些物业大多于2001年前后登记,建设日期多为2001年3月之前。

  然而,《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深圳市规划和国土资源委员会下属单位产权登记中心获知,周伟思实际获得房产证的房产总共20余栋。但登记中心以保护个人隐私为由,拒绝向记者透露更为详细的信息。

  龙岗规划国土档案查询处工作人员张先生表示,“周伟思肯定是有房产的,包括龙岗区纪委都来查过。在我们这里能够查到的房产,基本上都是登记过的,办过房产证的。网上举报他有80栋房产,实际上在我们这里他只有20多栋房产,有可能有的还没办或者正在办房产证。”

  而记者通过内部渠道从深圳市房地产信息系统得到了一组不同的数据。系统显示,周伟思拥有1栋办公楼、6栋工业厂房、6栋宿舍和1栋住宅,合计14栋房产,以上房产均有房产证。

  日前,记者探访南联社区,希望能从村民口中了解到周伟思的一些情况。在南联社区下辖的简一村,大多居民对周伟思的个人不愿意评价,只是称周伟思“人不错”。

  龙岗街道办宣传部人士称,“周伟思的事情以前也听说过,他平时很低调,他的手机可能就几百块钱,穿的衣服也很一般。知道他很有钱,但是不知道有这么多房子。”

  村民为何不愿多谈?网帖举报人周祖杰的妻子钟女士称:“拿了周伟思好处的,肯定会帮他说话;没拿好处的,也不敢随便说。”

  当记者在南联社区简一村访问一些上了年纪的村民时,一位老奶奶随手就指认出“属于”周伟思的一栋7层出租屋。而该出租屋正是周祖杰举报帖中列举出的位于简一村的出租楼。

  举报的网帖还曝出,位于龙岗植物园路南的利亨隆工业区也属于周伟思所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走访了利亨隆工业区,参与管理整片厂区的物管工作人员李小林 (化名)对记者表示,工业区的业主是谁他不清楚,但是物业管理公司的老板姓何。李小林透露,利亨隆工业区共有4栋厂房、4栋宿舍,建筑面积一共是5万多平方米。物业管理公司只是负责这一片厂区的安全、卫生和厂房招商等事情,每平方米租金只有10多元钱。

  在交谈中,记者了解到,李小林并没有见过周伟思本人。但他无意中透露,认识周伟思的小儿子周荣生,他每个月都会来工业区一次,看看这边管理得怎么样。

  李小林最近一次见到周荣生已是1个多月前。“我们见过他的小儿子,大儿子我们很少见,就是有时候老板在这里,他们会过来跟老板打个招呼就走了。我们对他(周荣生)的印象很好,村里面有开会,他们(利亨隆公司)每年都有捐钱,就是会场的东西。”

  李小林办公室墙壁上一块上书“深圳市利亨隆物业管理有限公司调解委员会”的匾额引起了记者的注意。李小林解释称,“这是村委会挂牌在这里的,就是他们的股份公司,这里工人有七八百人,多少会有吵闹,就到这里来调解。”

  在网络举报材料中罗列出周伟思的各处房产,其中有一处是旭源大厦,毗邻深圳地铁龙岗线南联站,目前正在对外招租。记者以租房为由,拨通了该大厦的出租电话,一位自称大厦业主的彭小姐言语谨慎,示意要找附近停车场的保安带记者进入大厦。目前,该大厦内部尚未装修。据保安透露,大厦去年才刚刚盖好,目前商户都在谈判中。

  “亦商亦官”的村干部/

  一个村官为何能积累如此多的家产?周伟思其人如何,是怎样发迹的?

  目前,周伟思利用职务之便,收受贿赂已经被查实。周伟思自己曾辩称,个人财富大多是做生意赚来,以及在深惠路改扩建、“旧改”拆迁中获赔不少财产。

  就在网络帖文引起社会广泛关注之后,周伟思也对媒体称,早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起,就开始在广州和龙岗一带做生意。在赚钱后,周伟思在南联社区及周边区域购置不少住宅和厂房,并以经营出租物业为主。

  2002年,周伟思被选举为当地村委会主任;2004年深圳进行城市化改革,辖区村委会全部转为居委会,并成立社区股份公司。由此,周伟思即担任居委会主任,直到2011年为止。就在周伟思被停职之前,还担任南联社区工作站站长,同时担任南联社区股份公司副董事长。

  然而,就是在担任南联社区居委会主任之后,其财富积累来源就成为大家质疑的焦点。

  龙岗街道旧改办一负责人向记者称,据他了解,网上列出周伟思的大部分财产都是他自己赚来的。上世纪80年代初,周伟思和香港的亲戚一起开工厂赚得第一桶金,后来财富积累越来越多。而周伟思给他的印象是“人很好,低调,不炫富,有经济头脑。”

  公开信息称,由于此前南联社区经济困难,周伟思曾多次私人借钱给南联社区。龙岗街道办宣传部人士也向记者证实了这一说法,但具体金额不甚明了。为此,记者前往南联社区居委会办公地点,但门口保安拒绝记者进入,称不方便采访。

  由于多次借钱给村里,再加上村民对周伟思个人印象不错,2002年,周伟思从一个商人,当上了村委会的主任,成为一个“亦商亦官”的村干部。

  据了解周伟思发家过程的人说,周伟思财产主要靠经营出租物业为主。目前,利亨隆工业区由其小儿子周荣生负责打理。周伟思曾公开表示,每年租金收入就有100多万元。

  周伟思的另一个身份,就是深圳市利亨隆贸易发展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利亨隆)法定代表人。据查,该公司注册资本200万元,股东包括周伟思及其妻子杨小球。这仅是周伟思个人及家族财富来源之一。

  除此之外,周伟思的另一个财富积累渠道则是经营旧改拆迁业务。《第一财经(微博)日报》报道援引龙岗纪委调查人士称,周伟思的儿子周荣生在担任利亨隆总经理期间,曾接手一旧改项目的拆迁工作,前后收入约20万元。

  至此,周伟思及其家族巨额财富来源途径逐渐显露。其一,周伟思做生意,主要经营业务是依靠大量民房、厂房等物业出租。其二,利用城市旧改拆迁过程中机会,成立拆迁公司承担南联社区旧改拆迁业务。

  1月24日,深圳市纪委发布公告称,已查明周伟思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巨额贿赂。但具体受贿金额,没有公布。而这一调查结果,证实了此前网络发帖中的举报说法。

  彼时,网络举报帖文称,周伟思任职南联社区居委会主任7年期间,利用职权便利,非法变卖和霸占村委集体土地,勾结违法建设,并肆无忌惮地以村委名义向政府某部门进行贿赂,这也成为其个人财富急剧膨胀的路径之一。

  利益链条复杂的“旧改”/

  记者调查发现,周伟思个人财富积累也与深圳发展过程中的旧改项目有关。而依据周伟思自己在接受《南方都市报》采访时称,他在担任社区干部之后,利用深惠路扩建、旧城改造机会,获得的1亿多元的拆迁款,并购置了一些房产。

  周伟思之所以被公众熟知,也与南联小学旧改项目中的拆迁安置补偿纠纷有关。

  钟女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她和周祖杰在南联小学片区有2200平方米的房产,当时开发商来找周祖杰商谈,以3500元/平方米的价格补偿,并承诺将以最后一家拆迁补偿价格补差价给周祖杰。“开发商是跟户主一家家谈的,我们最后拿到3200万元的补偿款。”

  但是,在周祖杰去年因涉嫌合同诈骗第一次被抓之后,开发商来找钟女士签合同,要求钟女士退回3200万元补偿款,同时仅补偿200平方米的门面房和300平方米的住房。钟女士称:“要我们退回3200万元,我们原来有2200平方米的房子,现在只给我们500平方米。”

  南联小学旧改项目立项时间,是在周伟思担任南联社区干部之后,而周伟思恰好在负责南联小学旧改拆迁协调。由于补偿问题,双方顿生嫌隙。

  2004年5月,深圳龙岗区旧村更新改造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便将南联小学旧改列为2004年更新改造建设项目年度计划之一,原计划是大型商业综合体项目。资料显示,南联小学段旧改项目紧邻深惠路,拆迁改造用地面积约16.1万平方米,建设用地面积约13万平方米。

  据龙岗区街道办旧改办组长刘志伟介绍称,南联小学旧改是深圳70个历史遗留的旧改项目之一。在龙岗的旧改项目中,南联社区辖区内的旧改项目占了一半。

  几年前,拥有港资背景的天基集团获得南联小学旧改项目开发权,并成立天基房地产(深圳)有限公司负责项目开发。据刘志伟称,当时该片区基准地价大约为3500元/平方米,拆迁补偿标准也大多按照这个标准计算。根据这一标准及项目拆迁面积,记者计算,天基地产获得该地块的土地成本至少超过5.6亿元。但这一说法未得到对方回应。

  有举报人向 《第一财经日报》透露,村民对南联小学旧改开发提出质疑,称该地块商业升值潜力大,而南联社区以4000万元的价格将其转让给了开发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试图向南联社区确认,但采访未果。

  2011年10月28日,远洋地产以8.6亿元价格收购天基地产87.2%股权,成为南联小学旧改开发权实际控制人,并变更公司注册登记资料。天基房地产公司法人代表由叶平东变为赵新强,后者原担任远洋地产中山公司总经理一职。2011年底该项目正式动工,现项目名称为“远洋新干线”,项目一期正在销售之中。

  实际上,涉及旧改项目的利益链条纷繁复杂,而围绕南联小学旧改项目,也牵出另一个倒在“旧改”利益陷阱中的政府官员。2009年天基房地产公司为顺利推动南联小学旧改拆迁,以及为在龙岗区政府开展地铁3号线(龙岗段)及深惠公路(深圳段)改扩建工程拆迁土地置换过程中获得好的置换土地,原天基地产董事长叶平东向时任龙岗区常务副区长钟新明行贿50万港元。2012年7月,钟新明东窗事发,因受贿3590万港元、人民币520万元被广东省高院以受贿罪判处死缓。

  由于旧改项目大多由开发商与村民集体自由协商签订拆迁安置协议,刘志伟称,目前深圳城市更新文件并没有要求企业与村集体签署的拆迁协议进行备案,上级部门也无法对其自愿达成的拆迁补偿价格进行有效评估和监管。而这,恰好也给不少村干部从中获利的空隙。

  眼下,针对周伟思的调查还在进行当中,由于村官的身份,周伟思被举报事件印上了特殊的标签,周伟思事件仍然需要等待定性和反思。

责任编辑: 左路标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