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代省长回应“浙江取消房产限购”传言

2013-01-28 13:20  来源:都市快报

  原标题:李强昨天回应:这是造谣调控是全国的大政策 不可能一个省单独放开

   宁波欧琳集团董事长徐剑光发言时,亮出一块“美丽浙江”新城镇布局展示板说,“城镇化建设‘千城一面’,在保持当地民风的同时,应建立平台展示传统特色、文化、小吃,让当地人有更多的就业机会”。

  昨天上午,代省长李强和副省长朱从玖来到省政协会议经济界委员联组讨论现场。为让更多委员获得发言机会,李强建议:“好话都不要讲了,开门见山,讲问题,谈看法,提意见。”

  整场讨论,没有一位发言者照着稿子念,谈到经济的症结所在,经济界精英们语气高亢,还带着大幅度的手势。一位委员话音落下,不等会议主持人张嘴,两三个声音同时从会场的不同方向响起,在主持人宣布小组讨论结束时,还有位老总说,“让我讲两句吧,我的建议省长肯定喜欢听。”

  记者 王中亮

  浙江和5万亿俱乐部的差距

  为什么越来越大

  新年伊始,国内各个省市陆续在人代会上公布2012年经济成绩单,广东、江苏、山东位列前三,成为遥遥领先的GDP5万亿俱乐部成员,他们的身后,4万亿俱乐部空无一人,浙江经济总量3.4万亿。李强说,望着经济领跑的5万亿俱乐部成员,浙江被他们拉得越来越远。

  去年,浙江人均GDP首次超过1万美元。人均GDP比拼,就算不考虑4个直辖市,和兄弟省区相比,浙江才排名老三,不及江苏,也不及近年经济发展势头迅猛的内蒙古。

  5万亿俱乐部成员们为什么跑得这么快,李强认为,这是他们长期注重经济转型升级的结果。作为经济大省,浙江的生产效率依然比较低。生产效率低,表现在创造同样的财富,浙江消耗的资源多,所需要投入的资金多。这个低不是和欧美、日韩比,就算和沿海兄弟省市比,浙江都低。浙江的产业结构处在什么档次,一个数字就能说明问题,浙江吸引了2500万外来务工者,七成以上只拥有初中或初中以下文化。

  因为生产效率低,浙江经济有好的盆景,但没能形成好的风景。

  倒下的企业

  大多步子走得太快

  谋划浙江的经济发展,要平衡两个关系,一个是当前,一个是长远。发展经济,要把握好快与稳的关系,李强担心有的企业走得太快了,会出问题。他说,近年来浙江倒下的企业,没有几个是因为发展太慢,多数是因为走得太快。为啥会走得太快,这些企业家遭遇了多元化陷阱,不懂得放弃,看到什么行业赚钱就进入什么行业,摊子铺得太大。

  三十来岁有名企业家没几个

  急需培养新生代企业家

  “你们白手起家,打拼了20年甚至30年,有了今天的基业,你们起家时,年纪不过二三十岁,浙江因为有了一批出色的青年经济才俊,才实现经济的腾飞。”李强担心浙江民营企业的接班人,“放眼浙江,如今三十来岁特别有名的企业家有几个?我们急需培养一批新生代企业家”。

  他并不认为拿着博士、硕士学位的人就是堪当大任的人才,市场只看一个人能创造多少财富,“温州一家工厂招一个八级车工,年薪开到了25万元,这样的人,就是人才。”

  李强提到热播电视剧《温州一家人》:30多年前买点肉、买点粮要去金华的温州人,有了今天的模样,靠的是一群人,靠的是一种精神,他认为,浙江人、浙江精神就是浙江的最大财富。

  别忘了国内市场

  就是世界最重要的市场之一

  “两手抓,抓两手”,李强如此形容浙商未来的市场所在。现在西方国家经济不景气,浙商出口受冲击,李强告诫企业家,“别忘了国内市场就是世界最重要的市场之一。”

  部分浙江企业遭遇融资难,李强认为,归根结底还是产品缺市场,如果产品能够畅销,银行就敢给钱。浙货要学习苹果,创新营销模式,打开国内市场的大门。

  他感慨,市场被老牌商业巨头占得严严实实,他回忆起1995年永康造的拖把每把卖16元,德国造的卖到146元,把两种拖把都买来,发现结构基本一样。

  德国拖把为啥敢卖那么贵?一个拖把,他们就敢在央视投放3分钟广告,这样的营销浙江中小企业谁能比?缺了口的苹果更是营销老手,他们一直用创新的产品引领消费潮流,卖什么,就流行什么。

  品牌的力量多么神奇,一家温州企业生产的衣服一件卖300元,贴上欧洲名牌后,就能卖上万元。消耗同样的资源,贴上名牌后附加值立马涨了几十倍。创出品牌需要耐心,我们都羡慕人家开的百年老店,轮到自己做企业,却难免有些急功近利。

  改革是最大红利

  管经济要“抓大活小”

  改革是浙江发展的最大活力,改革是浙江未来的最大红利。在李强眼中,政府管经济,要“抓大活小”。所谓抓大,就是抓住基础设施建设、重大产业、重大民生项目,尤其是主打新兴产业的遍布全省的14个产业集聚区。这14个集聚区,每年各自至少要引入一个大项目。什么叫大项目?投资额要超过50亿元,如此规模的项目才可能引来一批小项目在它身旁扎堆,拉动一个新产业。如果没有大项目,就像遍布各地的开发区一样,只能小打小闹,只能过小日子。

  对于各类小项目,政府要“少管、放活”。企业家最懂市场,他最懂钱投向哪里能赚钱,政府管他那么多干吗?一个小项目要落户浙江,政府只需把住两道关,一是安全关,这个项目不能带来消防、环境安全隐患,二是亩产关,占用一块土地一年,能带来多少产出,消耗多少能源,排放多少污染物。

  一些政府领导调任国企,角色变了,才发现企业想做点事情,审批太难。李强说,浙江搞审批制度改革,要做全国审批数最少,审批速度最快的省份。为审批提速,要向下级政府放权,还要把办事窗口集中起来。

  房产调控是全国的大政策

  不可能一个省单独放开

  做了18年房地产,荣安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久方正为一个网络传言困扰,他问,传说浙江将取消房产限购,取而代之的调控手段将是房产税,如今浙江的房地产市场稳定,不应再折腾。若是取消限购,房产税遏制不住房价大涨,制造业资金再次大规模涌向房地产,将是浙江实体经济的噩梦。

  李强回应,这是造谣,调控是全国的大政策,不可能一个省单独放开。调控最怕点刹车,踩一下,松一下。

  利润比前年降了一半

  做100块钱生意才赚6毛

  浙江物产集团跻身世界五百强,是浙企中的巨无霸,从事钢铁、煤炭等大宗商品的大出大进,体量巨大,但赚钱变得越来越难。

  省政协委员、物产集团公司副董事长、党委书记沈坚说,去年物产集团的营业收入有1966亿元,比前年涨了17%,但13亿元的利润却比前年降了一半。因为干的是传统产业,做100块生意,纯利才6毛钱。

  5400万人口的浙江

  为啥比不过540万人口的芬兰

  北欧国家芬兰人口540万,浙江常住人口5400万,谈起浙江的创新力,省政协委员、浙江工业大学党委委员、经贸管理学院院长虞晓芬喜欢比较两块人口差10倍的区域。

  芬兰堪称创新大国,一部诺基亚手机就让这个人口小国名扬五洲。每个从事制造业的芬兰工人一年能创造8.5万美元附加值,一个浙江工人只有2.3万美元。芬兰为啥创新力惊人,这个500万人口的国家拥有20所综合性大学,5400万人口的浙江,名字冠以“大学”的高校只有14所。不仅学校多,芬兰的教育方式让人羡慕:中小学不给孩子打分,让他们尽情玩,大学学习要求严苛,激发创新力。

  有关浙江人口受教育水平的一组数据让虞晓芬忧虑:浙江15岁以上人群中,75.7%的人受教育水平为初中或初中以下,尽管经济发达却还有306万文盲,仅有9.9%的人拥有大专以上学历,平均受教育年限还达不到全国平均水平。

责任编辑: 左路标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