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兆业海外债务计划未获通过 董事长郭英成或部分妥协

\

  本报记者 王 峥

  相比于境内债务在得到中信援手后的顺利解决,佳兆业海外债务的重组则遇到了些许阻碍。2月15日,有接近佳兆业的相关人士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承认,“公司海外债务重组计划并未获得足够支持,不排除与债权人进一步协商的可能性”。但负责公司债务工作的佳兆业高级顾问谭礼宁则表示,计划召开债权人会议再次投票。

  据悉,佳兆业的重组计划需要获得75%境外债券和贷款投资人的支持,为了尽快让方案获得通过,佳兆业提出,向1月24日前支持协议的债权人提供相当于本金总额1%的同意费,向2月14日前支持的债权人提供0.5%的同意费。

  不过,从目前的情况看,额外支付同意费的方式,仍不能帮助这份由佳兆业董事长郭英成牵头抛出的重组方案顺利过关。

  对此,有业内人士称,“实际上佳兆业海外债务重组肯定可以完成,只是双方拿多拿少的问题,根本性分歧已经不存在了。由于重组方案需要四分之三的债权人同意,因此强势债权人确实也还有和郭英成讨价划价的资本。从目前的情况看,这部分强势债权人比例不低,郭英成有可能会满足强势债权人的部分要求,适当妥协,以推动海外债务重组尽快完成”。

  计划再次投票

  资料显示,佳兆业的境外债务总计170.38亿元,共五笔高息票据,利息为8.875%-12.875%,原定到期时间,依次为2016年、2017年、2018年、2019年、2020年。

  去年11月6日,佳兆业公布了郭英成主导下的海外债务重组方案,虽然总体思路仍是“保本、削息、展期”,但较此前融创提出的方案已有让步,例如境外债券持有人将可获得的净现值由73%提升至75%。

  随后的1月10日,佳兆业又对重组方案进行了部分修订,并抛出了一份重组支持协议,希望以同意费的方式,获得超过75%的境外债权人同意,境外债务重组支持协议截止日期为2016年2月7日。

  不过,佳兆业境外债券持有人BFAM Partners及Farallon Capital代表部分债权人反对佳兆业的重组方案,作为华尔街知名的资管公司和对冲基金,BFAM和Farallon于1月14日提出了一份重组计划反提案,主要涉及将境外债权人所获净现值由75%提升至87%;新高息票据及可换股债券,第一年拟提供0.5%现金票息,且所有年份的实物支付票息较原提案约高出2%-6%;此外,现有股东或在岸债权人将注入2亿美元8年期零息票初级资本。

  BFAM和Farallon同时还表示,“鉴于我方债券持有人的占比规模,佳兆业不大可能成功实施其目前的提案”。同时还鼓励其他债权人拒绝签署佳兆业方面重组协议。根据佳兆业的债券募集说明书,佳兆业的债务重组方案必须得到持有份额超过75%的投资者同意,才可获得通过。

  而这份期望能获得更多回报和偿债确定性的方案,则被佳兆业董事会拒绝。佳兆业方面称,根据对反建议条款的初步评估,董事会认为反建议将对佳兆业寻求额外融资方面造成沉重压力,在现实情况下,从商业角度而言并非切实可行。

  实际上,这已经是强势债权人向佳兆业抛出的第二份建议债务重组方案。2015年11月19日,Farallon曾向佳兆业提出了一份建议债务重组方案,要求摊薄佳兆业股东的股份,遭到郭英成的断然拒绝。

  1月26日,佳兆业方面公告称,持有佳兆业海外债务总额占比53%的境外债权人已签署重组支持协议。但这数字距离75%仍有不小的差距。

  在佳兆业公布支持其重组方案的债权人比例后,1月27日,BFAM首席执行官Benjamin Fuchs对外表示,“佳兆业与平安银行达成的战略合作,充分显示了该公司日益改善的财务状况,也越发清楚地凸显了提出一份更具有可信度的与境外债券持有人和解条款方案的重要性”。

  或许是感受到来自BFAM和Farallon给予的压力,2月初,佳兆业宣布,因需要更多时间编制落实重组文件所需资料,重组支持协议截止日期将延至2016年2月14日。

  不过,虽然将重组支持协议的截止日期延后了一周,但佳兆业最终仍没有在西方传统节日情人节这一天,凑足四分之三的海外债权人同意其债务重组方案。

  而2月15日,谭礼宁也向媒体透露,虽然截至上周日(2月14日)未能达成目标,但佳兆业计划寻求法院批准召开债权人会议,就其计划再次投票。他说,倘若法院颁令召开的会议得以举行,佳兆业有信心获得75%的支持。谭礼宁称,有些债权人表示会在法院颁令召开的会议上支持重组计划,这些债权人目前没有签署协议,因为如果签署了协议,他们就不能交易佳兆业的债券了。

  仍有难题待解

  而据《证券日报》记者了解,之所以部分海外债权人要求获得更多回报及偿债确定性,也与佳兆业近期不断的利好有关。

  1月24日,公司与平安银行正式签署全方位战略合作协议,金额高达500亿元。双方将通过共同设立专项基金等多种方式进行深度合作,为佳兆业未来经营发展提供强有力的资金支持。对此本次合作,平安银行方面称,佳兆业战略布局合理,所布局城市有着较好的发展潜力,特别是在城市更新领域具有独特优势和丰富经验。

  1月26日,佳兆业有发布公告称,截至1月25日,公司金额约为333.2亿元的境内债务也已经办理完相关手续,完成重组。其中,中信银行及中信信托向佳兆业提供了约163.5亿元供重组之用。同时,中信等机构也表示,将继续向佳兆业提供融资,支持集团业务发展。

  同时,在佳兆业的大本营深圳,其最早被锁定的四个项目已处于预售阶段,包括深圳佳兆业大鹏假日广场、深圳佳兆业悦峰花园、深圳佳兆业中央广场以及深圳佳兆业前海广场。由于四个项目体量庞大,且深圳楼市持续火热,项目恢复销售后将为佳兆业带来丰厚业绩。

  据悉,上述四个项目受锁定的总建筑面积,已由2015年11月10日的7.69万平方米降至2016年1月25日的3.13万平方米;受司法查封的总建筑面积也从2015年11月10日的11.18万平方米降至2016年1月25日的6.16万平方米。

  佳兆业表示,上述房源仍受锁定的主要原因是保障该等仅与公司签订相应临时买卖合同的单位买家权益。同时,公司正积极与债权人商讨,以尽快重新开售上述四个物业项目。

  对于金融机构纷纷施以的援手,有媒体援引知情人士的表态称,一方面是银行的确看好佳兆业的发展;另一方面是官方的鼓励态度,使得这些金融机构敢于与佳兆业达成合作协议。

  据悉,深圳市委市政府多次召开佳兆业相关债权人的协调会。尽管没有下发相关文件,但官方鼓励银行等金融机构积极解决佳兆业危机的态度非常明确。深圳市委副书记李华楠多次出席佳兆业债权人的协调会。李华楠曾任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党组书记。佳兆业卷入危机后的债务纠纷,多由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

  不过,虽然佳兆业在获得金融机构的力挺后,债务危机得到了解决,但其面前仍有难题待解,一方面是公司财务报告迟迟未能发出,导致公司持续处于停牌状态,另一方面,郭英成个人的问题尚未解决,其本人也一直未返回内地,对于佳兆业来说,全面恢复正常运营仍需一些时间。

责任编辑:李小龙 DF005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