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空机构质疑财务造假 中国光纤紧急停牌

  继今年初成功狙击桑德国际(0967.HK)后,做空机构EmersonAnalytics(下称“爱默生分析”)再度出手,盯上香港上市公司中国光纤(3777.HK).8月10日早盘,中国光纤突然宣布公司股票自10点30分暂停交易,停牌前股价尚未出现大跌。

  “我现在不方便做评论。”8月10日,中国光纤执行董事兼首席财务官孔敬权对《第一财经日报》称。公司随后发布公告称,停牌与爱默生分析的报告有关,以待公司发布澄清公告。实际上,这已是公司上市以来第二次遭受质疑,早在2013年,香港媒体就曾指其售价及利润异常之高,称其为“假龙头”。

  收入被指浮夸

  “与我们之前曝光过的公司相比,中国光纤的市值虽然较小,但造假程度之高令人惊叹。当我们在中国海关的数据库中查不到中国光纤的子公司时,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爱默生分析称。

  在中国光纤之前,爱默生分析狙击的最近的个案是从事水处理的环保概念企业桑德国际,2月初,公司股价在急跌5.25%后停牌,内地隶属同一集团的桑德环境(000826.SZ)也在同日放量8倍暴跌9.44%。2月16日复牌一个月后,桑德国际表示将延迟公布2014年财报,股票再度停牌,至今仍未能满足港交所的复牌条件,处于停牌状态。2014年,被做空的旭光高新材料(0067.HK)也仍处于停牌状态,今年3月已经被港交所列入除牌程序第一阶段。

  对于中国光纤,爱默生分析把焦点放在了其内地全资子公司四方通信。按照公司招股书,中国光纤通过四方通信进行绝大部分业务,以2010年销量计,四方通信为中国最大的光纤活动连接器生产商,市场占有率18.6%。另一家香港子公司恒裕科技主要从事出口业务。

  爱默生分析拿到的四方通信的工商文件显示,从2008年至2012年,工商文件与中国光纤的年报数据存在重大差异。以2012年为例,四方通信收入3.75亿元,而中国光纤年报中收入为14.94亿元。其他年份也有同样差异,2008年至2011年中国光纤的收入数据是四方通信的1.1至4.8倍。

  定制产品之谜

  两年前遭受质疑时,香港媒体的关注点落在中国光纤高于同业的售价,和超过50%的利润率。彼时,中国光纤曾反驳媒体的“假龙头”质疑,指其售价偏高是因为提供定制产品服务。

  爱默生分析与四方通信的销售人员的谈话显示,其产品售价远低于年报中公布的数据。2015年上半年的一份销售合同以及相应的发票显示,跳线和尾纤的单价分别为6.32和3.76元(不含税价),而根据中国光纤,2012年跳线的单价为49.7元。

  “2012年跳线的实际售价可能比6.32元更低。”爱默生分析指,一方面其获得的销售合约出货量较低,单价偏高;另一方面,四方通信的雇员表示因成本上升,现在的售价高于2012年。与四方通信销售人员的对话还显示,对于中国光纤出售的类似大宗商品的产品,并无定制一说。

  其内地客户数量也在不断减少。四方通信的工商文件显示,中国光纤在国内的客户,从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两家缩减到中国电信一家,而产品销售覆盖的省份也从湖南、贵州、广东和河北四个省份减少到河北一个省。爱默生分析质疑,其客户基础难以支撑中国光纤的7年内收入增至85.5亿元的目标。

  此外,出口作为中国光纤的另一项重要业务,也遭到爱默生分析的质疑。

  根据招股书,中国光纤2006年获得首份海外订单,主要国际客户为向电信网络承包商销售其产品的分销商,同样产品出口定价平均高于国内定价,能为公司带来更高利润。负责出口业务的子公司最初是恒裕科技,2011年成立志策有限公司,并逐渐取代恒裕科技。

  四方通信2012年的工商文件显示,该公司出口1700万美元产品,但在中国海关的数据库中,却没有四方通信的记录。根据中国光纤的年报,从2008年至2014年,该公司合计出口14.2亿元产品,占同期中国光纤类产品总值的14.7%,但海关系统内却没有四方通信的出口记录。

  爱默生分析称,其与四方通信两名前雇员及两名现任雇员的谈话结果也显示,该公司并没有出口业务。考虑到出口业务并不存在,四方通信的真实收入也要进一步缩水。

  在剔除四方通信的出口收入后,2012年的真实收入降至2.67亿元,是中国光纤年报收入数字的17.8%。

责任编辑:洪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