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股市场估值偏低 城商行重归A股艰难路

  港股市场对于内地金融机构的估值偏低、流动性相对较差,很多先行在H股上市的企业都希望回归A股。

  距离首批三家城商行上市过去了八年,一切物是人非。先前准备或者有意向上市的40多家城商行中,一些转道H股上市 ,一些因为自身内控不严暂退“上市江湖”,而还有一小部分城商行仍在A股坚守。不过,随着江苏银行A股IPO的获批,越来越多的城商行看到“曙光”开始回归A股上市,但由于市况不佳,命运多舛的城商行A股上市路依然艰辛。

  A股上市路加速重启

  不同于已经在H股上市的城商行准备回归A股,河北银行的路径略为有些“奇特”。河北银行8月6日召开了2015年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除审议增资扩股方案、注册资本变更、章程修改等议案外,还将审议关于首次公开发行由H股调整为A股的议案。

  这已是河北银行今年以来第二次变换上市地点。据公开资料显示,早在2012年,河北银行就曾发布上市辅导公告,表示拟首次公开发行人民币普通股(A股)并于境内上市,并正在接受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的辅导。

  但今年3月,该行又审议通过了《关于公开发行H股股票并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上市的议案》及《关于本行转为境外募集股份的议案》等H股上市相关议案,这意味着该行上市由最初的A股换为H股。而现在河北银行上市地点又从H股市场再回到A股市场。对于为何选择重回A股,河北银行相关负责人并未做出解释。

  其实,今年准备重回A股上市的城商行不在少数。在H股上市的哈尔滨银行刚宣布准备回归A股不久,安徽银监局6月就批复同意徽商银行首次公开发行A股股票并上市的请示。继2013年11月在香港H股挂牌上市后,今年5月,徽商银行董事会、股东大会先后通过A股发行方案,并计划申请A股上市。时隔八年之后,新一批城商行、农商行有望登陆A股市场。

  更具有历史意义的一刻是7月初,江苏银行的首发申请过会,江苏银行招股说明书预先披露显示,江苏银行将在上交所发行股数不超过26亿股,发行后总股数不超过130亿股。按照当前新股发行不超过23倍市盈率的定价发行上限测算,发行后江苏银行摊薄每股净利润为0.6692元,与之相应的23倍市盈率发行价则为15.39元;不超过26亿股的发行规模,则意味着江苏银行募资规模将不超过400.14亿元。不过,江苏银行最终的定价还是未知数。

  但就在一切准备就绪之时,A股的剧烈震荡,让城商行时隔八年后的上市之路再生变数,7月中旬,上交所和深交所披露了包括江苏银行在内的28家公司的暂缓发行公告,同时未公布恢复时间表。这意味着受到股市波动的影响,城商行上市再次暂缓。北京商报记者查询最新一期发审委首次公开发行的审批公告注意到,距今最近的一期暂时停在了7月3日。

  港股市场估值偏低

  “一等就是八年,多少人都白了头”,一位北方某地准备上市的城商行相关人士感叹道,城商行上市准备多年,初期是因为股权结构、经营状况、内部管控等多方面问题没有解决,但是慢慢解决了这些问题,市况不佳、监管限制等多方原因又让城商行上市遇阻。

  对于为何河北银行会放弃H股上市的机会转道A股,一位券商银行业内分析师猜测,一方面A股IPO逐渐开闸,城商行再度登陆成为可能,其实很多城商行的初衷还是登陆A股市场,或者以A+H股的方式上市;另一方面很多城商行上市主要是为了募集资金、补充资本,但是港股市场对于内地金融机构的估值偏低、流动性相对较差,所以很多先行在H股上市的企业都希望回归A股。这些因素可能也在河北银行的考量范围之内。

  据了解,H股上市企业不得不要面对的现实是估值低,募集资本金有限。以哈尔滨银行为例,该行在全球首次公开发售30.2358亿股H股,并以每股2.9港元的发行价格实现超额认购,不计超额配股权,成功募集款项净额约77.22亿港元。

  徽商银行行长助理易丰也曾公开表示,香港市场对内地的金融市场和商业银行的经营不够了解,估值偏低。同时,A股上市不仅提供了一条融资渠道,更重要的是为其搭建了完善的境内外融资平台。

  同时,另有业内人士分析称,城商行现在主要的方向是立足本地,被限制异地扩张,所以其主要客户群和市场目前还集中在内地;另一方面未来A股会由核准制过渡为注册制,政策环境越来越宽松,A股市场的灵活性增强,预计市场发展前景良好。

  据公开资料显示,赴港上市后回归A股的银行已有多个先例。最早于2006年,中国银行成为IPO开闸后首家回归A股的商业银行,随后工行、建行、交行等,都经历了股份制改革、挂牌H股再回归A股的曲线上市路径,工行和农行则选择了A+H股同时上市。

  上市路途变数仍多

  虽然江苏银行首发过会,但是市况不佳被暂缓发行,令不少人士认为城商行的上市路途不会那么顺利。其实,这些银行提出上市已经有四五年时间,但是都没有任何进展,“上市难、难上市”令不少城商行面临资金不足以及股价屡遭股东折价出售的窘境。

  特别是在近段时间市场大幅下行的背景下,任何一家城商行的市值规模都比较巨大,如果上市更加会影响目前的市况。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认为,一方面是目前上市的16家银行市场权重过高,市值规模超过了市场的一半;另一方面,银行上市再融资需求非常强,再融资总会导致市场波动。与此同时,等待上市的城商行股权的复杂性和高度扩张的冲动使得监管层不得不保持慎重。

  其实,之所以过去八年都没有城商行能顺利上市,除了不少城商行复杂的股权结构、通过上市融资补血的理由外,其盲目扩张造成的风险也不容小觑。

  早在2011年,监管层就已经注意到城商行跨区域扩张所带来的风险,而此后监管层对城商行的异地扩张就限制得比较紧。城商行如果全部步入资本市场,将面对的是全国的投资者和全国的市场,那样势必会催生城商行跨区域经营的冲动,这显然违背了监管层的意愿。

  同时,目前银行股占据A股市场的比例已经尤其巨大,如果考虑到目前的市场环境和承载压力,江苏银行被暂缓IPO后,会否还有城商行获批仍是悬念。

  对于漫长等待上市的城商行而言,日子并不好过。上市可以增资扩股,补充核心资本和提升资本充足率。随着利率市场化进程加剧、互联网金融迅速发展,越来越多的国有商业、股份制银行将业务目标放在了中小企业,城商行的业务发展空间被挤占,上市融资心情急切。

  北京大学证券研究所所长吕随启直言,很多城商行希望通过上市来解决问题,而不是解决完自身的问题再上市,这样的银行一旦登陆主板市场,可能也会改变监管层的初衷。利润增速下滑、不良双升,上市城商行的日子显然不好过,一方面与城商行本身经营能力有关,同时也是受国内整体金融环境变化影响。当前经济转型不断深化、资本约束日趋严格、利率市场化进程加快、金融脱媒快速发展等趋势下,城商行已经迎来市场竞争加剧和自身发展转型的双重挑战。所以城商行上市的路途依然艰辛。

责任编辑:洪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