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风光伏项目罗生门:谁是5亿工程纠纷的受害者

  在宁夏平罗县看护了业主方——顺风清洁能源(01165.HK)的130兆瓦、尚未建成的光伏电站项目1年多时间后,光伏电站EPC厂商——中科恒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科恒源”)7月17日对外称,一群外来施工人员进驻了现场。原来,这是顺风清洁能源合作的另一家光伏EPC企业西安东庆光电有限公司(下称“西安东庆”)。

  宁夏平罗的体量为130兆瓦,为国内较大的单体光伏电站,已建成发电50兆瓦。而来自西安东庆的前述人员则表示:“平罗项目本应很快全面建成发电,但由于人为争执至今无解。我们也希望尽快完成。”

  谈判一度中断

  去年3月,中科恒源与顺风光电投资(中国)有限公司(下称“顺风”,为顺风清洁能源的子公司)、宁夏中电科日兆能源有限公司、平罗中电科能源有限公司(下称“平罗中电科”)签订了《关于平罗130兆瓦地面光伏电站项目的合作协议》,确认平罗中电科将与中科恒源签订EPC总承包合同,其中平罗中电科为业主方(宁夏中电科和顺风为平罗中电科的投资方,持股分别为10%和90%),实际合作伙伴主要就是顺风和中科恒源。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去年曾报道过,由于一些矛盾,顺风在支付给中科恒源一笔商业汇票后,又将资金抽回,导致中科恒源并未拿到施工前期款。中科恒源方面则称,为此他们将施工现场看护起来,“因前期已投入了数千万元,”不想投入打水漂,公司一直在等待顺风方面的再度付款。

  然而,到了今年7月17日时,中科恒源又表示,来自西安东庆方面的有关人员忽然进驻现场、希望参与施工。而熟悉此事件的西安东庆代表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该公司并不是捣乱者,“我们前期就参与过施工,后期受到了中科恒源的阻挠,是受害者。”

  2014年7月,西安东庆与项目业主方“平罗中电科”签订了EPC总包合同,按业主通知进场施工了。

  不过进场后,电站项目的建设一直未能正常运行,在这种情况下“我公司仍完成了该项目的B标段50兆瓦电站、D标段升压站和外线工程”。他还表示,电站工程被分为A到D四个标段,但这四个标段(在中科恒源运作过程中)没有资质。

  “举例来说,中科恒源都是挂靠人家的建筑公司之后,再承包给工程队的,这不合法。”他说道,四家分包队在2014年5月前后、由中科恒源以总承包方式向他们分包后进入的,且其中一个标段说是挂靠的中机国际,但后者不承认挂靠关系。

  至于中科恒源说自己投入了大量资金,“但我们看到A、B、C三家分包队只是做了前部分的场地平整工作,D标段没有开展任何工作。”

  他还提及,四家工程队没有合法的分包合同,也没有完工量报告,但口头索要了工程款。西安东庆聘请了中介机构协同监理,对三个标段做了实地勘测工作。在勘测完毕后,四个工程队的报价与实际勘测情况差距巨大,“其中一个标段上报了600万元,但我们实际勘测只有180万元。我们后来还是支付给了B标段分包队520万元,但与A、C标段工程队谈判时,他们突然声称中科恒源为总包方,与我们的谈判也由此中断。”

  到底谁是总包方?

  西安东庆上述人士表示:“我们公司是平罗项目的合法总承包商,也是具有完全建设施工资质,并办理相关建设手续的企业。最重要的是,我们公司是业主方明确指定的唯一总承包商,相关合同及法律手续健全。”

  记者采访得知,顺风与中科恒源有一张与合作有关的合同扫描件,没有正式的合同文本。中科恒源公司的一位律师确认了上述事实,他还告诉本报记者:“我们有相关合同和补充协议,有些合同虽然顺风方面没有邮寄过来,但我们有公证书以及其他证据来证明身份。从法律角度看,我们并不认为它(西安东庆)没有权力进场施工,但必须是我们和顺风等解除合同后才可以入驻,你不能去现场抢占他人的劳动成果。再说了,如果东庆公司现在进驻,到底谁施工了多少都看不出,届时上了仲裁庭很难举证。”目前上海仲裁委员会对此案已进行了受理,但是顺风方面一直没有做答辩,“假设顺风愿意答辩的话,事情会很快解决,约1到2个月;但是如果他们不答辩,就不好说了,此案也拖了很久。”中科恒源的律师说道。

责任编辑:李岩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