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令停牌后债权人讨债 汉能如何破解“残局”?

  7月15日上午,正在停牌中的汉能薄膜发电发布公告称,依据证券及期货(在证券市场上市)规则第8(1)条,港交所应香港证监会的指令,自2015年7月15日起即时停止汉能薄膜发电的股份买卖。

  已经停牌近两个月的汉能薄膜发电(00566.HK),正式被香港证监会勒令停牌。

  7月15日上午,正在停牌中的汉能薄膜发电发布公告称,依据证券及期货(在证券市场上市)规则第8(1)条,港交所应香港证监会的指令,自2015年7月15日起即时停止汉能薄膜发电的股份买卖。

  “此次最大的区别就是从汉能(薄膜发电)自愿停牌变成证监会命令汉能(薄膜发电)停牌,”接近香港证监会的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香港证监会发出这样的命令并不寻常。香港证监会发言人表示,目前证监会对汉能(薄膜发电)的调查还在进行中,对于调查相关情况不便置评。

  港交所发言人也表示,停牌是因收到香港证监会的命令,对于其他方面不便置评。

  汉能继续“沉默”

  5月20日,汉能薄膜发电的股价盘中突然暴跌47%,公司紧急停牌后,曾在公告中表示“以待刊发内幕消息”。但一周后,香港证监会即破例打破沉默,首次确认已就汉能薄膜发电的事务进行调查。此后,调查一直在秘密进行。有香港法律界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勒令停牌或许表明香港证监会对汉能薄膜发电的调查已有进展。

  当天晚些时候,英国富时集团也表示,鉴于汉能薄膜发电的股份不知何时能够复牌,决定将其股份剔除出旗下富时中国A50指数、富时香港指数、富时香港除H股指数,有关调整将于7月20日起生效。

  就上述香港证监会勒令停止股份买卖和富时将汉能薄膜发电剔除出相关指数等事项,本报记者尝试联系汉能薄膜发电及其控股股东汉能控股集团方面了解情况,但截至发稿,并未与对方取得联系。

  根据证券及期货(在证券市场上市)规则,香港证监会可以在几种情况下勒令上市公司停牌,包括认为上市公司的招股章程、通告、介绍文件以及有关债务安排或重组建议等文件内容包含虚假、不完整或者具有误导性资料时;由上市公司或者其他人代该上市公司发出的与发行人事务有关的公告、陈述、通告或其他文件存在虚假、不完整或者具有误导性资料时;有需要或适合通过暂停交易来维持有序、公平的市场;为维护投资大众的利益或公众利益,有需要或者适合暂停有关证券的一切交易。

  不过,现在还不能确定汉能薄膜发电适用哪一种情况。香港证监会发言人表示,由于调查仍在进行中,不便解释勒令停牌的理由。不过上述法律界人士指出,证监会的指令范围仅限于场内交易,场外交易应当不会受限。

  债权人危险了?

  《金融时报》此前曾报道称,汉能薄膜发电虽已停牌,但场外交易异常活跃,古根海姆投资已出售了旗下三只交易所交易基金持有的汉能薄膜发电股票。

  一位港股分析师对《第一财经日报》指出,此次停牌与之前的停牌不同,之前是正常停牌,但这次属于特殊行为,目前尚不清楚具体原因,对方认为是证监会出于保护投资者利益而做出的决定。

  今年3月以来,股价迅速飙升,公司市值一度站上3000亿港元的汉能薄膜发电就引发多方关注。3月初,汉能薄膜发电连续多日入列港股通十大成交活跃个股,但市场对其业务模式、关联交易以及股价变动模式等方面的质疑不断。

  《第一财经日报》此前曾连续多篇报道追踪汉能事件的进展,指出汉能薄膜发电在财务方面经营现金流为负数、关联交易占比异常、应收账款居高不下且账龄较长;此外,记者前往汉能控股集团位于全国九大基地实地探访后发现,该公司部分基地的建设工程进度远远落后于计划或预期,多个基地所实现产能总和也明显低于其对外所宣称的“3GW”。而《金融时报》质疑称,公司股价总是在尾盘拉升,存在人为操纵的嫌疑。

  汉能薄膜发电股价遭到“腰斩”之后,围绕汉能资金状况的谜团也越滚越大。《第一财经日报》曾指出,其股价暴跌与未能偿还贷款,令相关质押股票被强制出售有关。本报此前的调查还指出,汉能方面早在去年就曾在内地通过民间融资或是P2P等渠道,进行短期、高息错款。

  随着汉能薄膜发电被香港证监会勒令停牌,这些债权人和股东都将面临巨大的风险。前述法律人士表示,如果香港证监会有切实证据,或许会像以往那样在法庭提起诉讼,要求汉能薄膜发电对股东做出赔偿;债权人则要通过一般的“讨债”程序解决问题。

  复牌仍遥遥无期

  被香港证监会勒令停牌后,汉能薄膜发电事件未来的走向仍是未知数。但从过往被勒令停牌的个案来看,未来并不乐观。有市场人士认为,这可能意味着汉能薄膜发电难再复牌。

  最近一个被勒令停牌的公司是中国高精密(00591.HK)。2011年10月,中国高精密因未能向毕马威提供审计资料而申请停牌,11月毕马威辞任审计师;2012年8月22日,香港证监会要求中国高精密停牌,时至今日仍未能复牌。

  招股资料造假的洪良国际(除牌前代码为00946.HK)也曾在2010年3月,因违反《证券及期货条例》被香港证监会勒令停牌。洪良国际由台湾富商萧登波创办,在中国内地经营服装及布料生产,2009年挂牌后仅三个月即被爆财务造假。勒令停牌后,法院批准香港证监会冻结资产的请求,洪良国际涉及9.97亿港元的资产被冻。同一年,洪良国际被剔除出恒生综合指数,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于当年5月辞任公司审计师。

  2012年,法院做出判决,要求IPO招股书存在虚假内容的洪良国际向投资者提出回购建议,购回价值超过10亿港元的股份。2013年9月,停牌3年半的洪良国际最终被除牌。

  不过,也有曾被勒令停牌后“起死回生”的个案。2011年8月,绿森集团(00094.HK)被做空机构浑水狙击,称其夸大林木种值规模,引起证监会的关注并勒令其停牌。绿森集团在停牌后,按程序向香港证监会提交有关资料,同年9月即成功复牌。

  不过,汉能薄膜发电可能没有那么幸运。此前曾有媒体称,汉能薄膜发电曾尝试复牌,但港交所要求公司提交母公司汉能控股的财务资料时遭到拒绝,汉能薄膜发电希望研究一个替代方案,包括将整个光伏供应链和太阳能面板销售资料转移到汉能薄膜发电名下,以避免提交母公司资料。

责任编辑:简静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