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空机构强烈建议卖出中国天然气 比汉能的估值更离谱

  7月14日,格劳克斯发布长达23页的报告,指中国天然气徒有其名,天然气业务收入占比极小,公司并无相关资产,管理层也并无相关经验。

  沉寂近两个月的美国做空机构Glaucus research(格劳克斯)再度出手,目标盯上香港上市公司中国天然气(931.HK)。

  7月14日,格劳克斯发布长达23页的报告,指中国天然气徒有其名,天然气业务收入占比极小,公司并无相关资产,管理层也并无相关经验。格劳克斯认为,经过近期调整后,中国天然气的股价仍然明显偏高,强烈建议卖出。

  目前,中国天然气已经于下午1点21分宣布停牌。按照格劳克斯给出的目标价,中国天然气每股仅值0.08港元,为今日停牌前股价的5%。

  “我们会晚些时候发布公告。”接受《第一财经日报》查询时,中国天然气发言人表示。当晚9点08分,中国天然气公告,其正准备一份载有该公司内幕消息的澄清公告,以澄清及回应格劳克斯的研究报告中针对该公司的指控。中国天然气的股份将继续暂停买卖,直至另行通知。

  14日晚间,中国天然气主席简志坚接受财华社采访时表示,格劳克斯的报告带有恶意,并不中立,感到被“砌生猪肉”。他声称,自己与内地多间大央企合作,没有必要一同造假,为表示对公司的信心,还将在复牌后增持股份。简志坚还表示公司停牌是收到港交所的提示而做出,至于是否会对格劳克斯采取法律行动,他表示个人精力要放在公司业务上。

  对于格劳克斯指责其公司管理层无天然气相关经验,简志坚回应称,公司有曾在中石化及中国海洋石油工作过的人士,每月薪酬即高达500万港元。不过,《第一财经日报》查阅其2014年财报,却发现全年薪酬支出仅221.2万港元。

  徒有其名

  “除了名字,中国天然气和天然气或者中国内地都没有什么关系。”格劳克斯在报告中指出,其公司的管理团队在天然气方面没有任何经验。

  中国天然气的前身为宏通集团,最早从事电脑买卖业务为主。2014年6月,公司更名为中国天然气,但截至今年7月13日,天然气业务的收入贡献仅13.1万港元。格劳克斯认为,按公司目前的业绩情况估算,明年天然气业务收入贡献也不过79.1万港元。此外,该公司几乎没有天然气相关的资产。没有知识产权或前沿技术,公司高管中有四名财务背景人士和一名投行背景人士,唯独没有与天然气相关的经验。

  不仅如此,格劳克斯还认为中国天然气提出的发展蓝图也存在重大缺陷。中国天然气计划通过设立液化天然气加气站进入下游市场,为内陆河沿岸的船只及重型卡车提供服务。但格劳克斯指出,这一领域早有大量资本充足的竞争者,估计全中国的LNG/CNG加气站超过2300个,大多由经验丰富的大型企业拥有和运营。格劳克斯建议投资者谨慎评估中国天然气进入该市场,以及与这些对手的竞争能力。此外,气站的资本投入巨大,一个重型卡车加气站需要投入1100万港元至1500万港元,而中国天然气的资金大多已用于融资租赁。

  中国天然气此前表示,计划投入4800万美元用于融资租赁液化天然气相关设备及管道,有关款项相当于公司总资产的70%。格劳克斯认为,这一市场竞争已经非常激烈,看不到中国天然气有任何理由可以获得比对手更好的条件,相反其处于竞争劣势。

  去年11月,中国天然气宣布与中国石化销售有限公司上海石油分公司签订立框架协议,内容有关于中国合作发展液化天然气加气站及应用液化天然气重型卡车业务。格劳克斯认为,投资者不应期待过高,这次与2004年中国燃气(384.HK)和中石化之间的合作不同,中石化投资中国燃气时,后者估值不高并且已经拥有一定规模盈利不错的天然气业务,但中国天然气不仅估值偏高,且天然气业务也刚刚起步。

  自2014年3月以来,中国天然气宣布了与不同合作方之间的20个无约束力的合作意向,但格劳克斯称,据其所知,没有一个合作意向最终落实。去年11月与中石化之间的合作也仅有框架,并无签订任何有约束力的协议,格劳克斯认为结果很可能又是一场空。

  比汉能的估值更离谱

  中国天然气改名前,宏通集团一直是香港市场上众多“仙股”(股价低于1港元)之一,然而重新包装后,新名字推动其股价上涨357%。

  以7月13日的收盘价计算,中国天然气的市净率约33.9倍,相比之下,香港同业平均市净率仅1.84倍,全球能源领域的上市公司平均市净率也仅1.6倍。

  另一方面,格劳克斯认为,市销率也反映其估值偏高。香港及全球能源企业目前平均市销率为1.32倍,按2015年5月至7月的财务数据计算,中国天然气的市值是其液化天然燃气业务年收入的19917倍。

  即便是以估值离谱的“妖股”汉能薄膜发电(566.HK)为参照物,中国天然气在这方面也略胜一筹。在股价最高时,汉能薄膜发电的市值仅为销售收入的27倍,市净率也不过17倍。

  汉能薄膜发电曾因与母公司之间的关联交易而备受诟病,与之相比,中国天然气的“关联交易”更令人叹为观止。2014年,该公司收入中99%来自与关联方的一次性债券交易。2014年1月,中国天然气从主席简志坚手中买下汇多利(607.HK)8000万港元的可转换债,5个月后,转手以3.8亿港元卖给Magnolia Wealth International Ltd(下称“Magnolia Wealth”),短短几个月回报率高达375%。而在此期间,汇多利的股价未涨反跌,格劳克斯认为其可转债价格的上升缺乏理据,唯一的解释就是简志坚出售的价格极低。

  2007年汇多利破产后一直被证监会要求停牌。2008年,简志坚入局成为控股股东,但一直未能成功复牌。《第一财经日报》查阅港交所文件发现,Magnolia Wealth与汇多利之间也有千丝万缕联系。2013年,南京丰盛控股通过反向收购入主汇多利,此后股份成功复牌,去年11月更名为丰盛控股。而南京丰盛控股和在英属维尔京群岛成立的Magnolia Wealth的老板均为季昌群,Magnolia Wealth还曾包销汇多利发行的股份。

  17个员工撑起天然气业务

  过去几年里,正如中国天然气每年在财报中的介绍,这家投资控股公司一直在为股东物色新的业务机遇,从不局限于一种赚钱方式。

  2007年,中国天然气的前身宏通集团号称立志为高科技界提供电脑、多媒体及网络方案,以迎合业内的真正需要,并致力为客户提供创新方案及数码产品以及可靠的服务。

  仅仅两年后,因受到金融危机的影响,大部分电脑销售客户就已经与其终止业务,公司来自买卖电脑组件及资讯科技产品的营业额同比大降98%至26万港元。缺乏电脑贸易业务的宏通集团,开始转型做起房地产买卖,年内一项物业买卖就带来90万港元的收入。同时,还做起股票投资,买入山西兰花煤炭28.01%的股份。

  2011年,房地产投资越做越大,仅下半年就投资新界古洞、中环半山和浅水湾三项物业。2012年,宏通集团干脆彻底抛弃电脑贸易业务,成为专业炒股、炒楼的投资公司。这一年,新界和中环两项物业就为其带来76.6万港元的租金收入。

  2013年,物业出租业务开始下滑,三个项目仅中环半山的物业仍有租金收入,另两处年内都没能找到租户。宏通集团也是这一年开始宣布进军液化天然气领域,2014年3月又宣布与平安证券订立战略合作协议,就发展在中国的液化天然气业务提供综合金融服务。2014年更名后,其网站的介绍也变为“中国天然气集团有限公司的主要业务为资产投资买卖和于中国从事开发新能源投资,包括投资、建设、经营液化天然气加气站、加气码头及相关基础设施, 销售及改装液化天然气车辆及船舶, 给客户提供融资租赁服务。”

  实际上早在去年9月,公司更名为中国天然气后股价一个月内暴涨3倍,该公司就曾引起香港媒体的质疑。2013年财报中披露公司员工数量仅5人,令外界质疑其如何有能力发展天然气业务。去年9月,简志坚曾回应质疑称公司现有30多名员工,但《第一财经日报》翻阅2014年财报发现,截至去年底,该公司仅有17名员工。

责任编辑:简静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