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塞勒:不会演戏的教授不是好作家

  文| 唐川阁

  理查德·塞勒(Richard H.Thaler),这个名字曾经作为客串演员出现在2016年奥斯卡最佳改编剧本影片——《大空头》的银幕中,他和赛琳娜·戈麦斯去了拉斯维加斯的一家赌场,向人解释什么是担保债务凭证。

《大空头》电影剧照/图片来自网络

  理查德·塞勒也是一位作家。他的代表作有《赢者的诅咒》(R.Thaler,1991a)、《准理性经济学》(R. Thaler,1991b)和《助推》(Sunstein & Thaler,2008)等。2015年,他发表了《不当行为》,他的“顽皮科学”跃然纸上,被读者们称为一本“造反有理”的励志书。

  同时,他还是一位美国学者,授教于美国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主要研究领域是行为经济学、行为金融学与决策心理学。在行为金融学方面,塞勒研究人的有限理性行为对金融市场的影响,并作出了很多重要贡献。

  他甚至还是一位企业家。塞勒的大量研究涉及金融市场领域,他发现了若干市场现象,并提出了若干投资准则,通过理论引导实践,开设了自己的基金管理公司。

  然而北京时间10月9日17时45分之后,他又被赋予了一个新的身份——201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

  被视为学术“叛徒” 他一心研究“蠢萌”行为

  理查德·塞勒1945年出生于美国新泽西州,曾先后在罗彻斯特取得文学硕士和哲学博士学位,先后执教于罗彻斯特大学(1971-1978)和康奈尔大学(1978-1995),1995年起任芝加哥大学商业研究生院行为科学与经济学教授、决策研究中心主任至今,同时兼职于美国国民经济研究局(NBER)。

  塞勒现为美国经济学会会员、美国艺术与科学研究院院士,是行为经济学和行为金融学领域的重要代表人物。

  在塞勒的学术生涯中,他曾长年被视为学术“叛徒”。他希望能探索人类不合乎经济理性假定的各种行为,他的学说偏离了“二战”以来越来越数学化的经济学风格。他对传统智慧的质疑,以及对行为经济学的大胆猜想,都让他与当时的经济学潮流大相径庭。

  他当时的论文、文稿遭到了多家期刊的退稿,冯勃翰副教授指出,塞勒在罗彻斯特大学的博士论文提出不少想法与做法,如今广获英美政府(与全球各国)采用,但是当时他的指导教授罗森倒不太看好他:“我们先前对他没多少期待。”

  “当传统智慧犯错,推翻它的第一步就是睁大眼看看周遭的世界。”塞勒如是说。正是这样的坚持,让塞勒的“造反有理”受到了广大读者的支持,而他对地球人的种种“蠢萌”行为的研究也愈加深入透彻。

  如果你这个月的工资奖金意外多了100元,你不一定就决定因此多花点钱;但如果你是外快多了100元,你就觉得花掉更理直气壮些。这种时常发生在我们生活中的“蠢萌”行为,是塞勒眼中的“心理账户现象”。

  如果让你每月付10元来购买一家报纸的网络版,你也许不愿意;但如果拿10元买走你每月看该报网络版的自由,可能你还是不愿意。你对此的心理价格到底是比10元高,还是比10元低呢?这种不理性的“蠢萌”行为,被塞勒总结为“赋予效应”,而他将这种“不一致”解释为:人们通常会高估自己拥有的物品的价值,低估自己未拥有的物品的价值,避免损失的动机强于获得收益的动机,失去的痛感强于获得同一物的乐感。

  塞勒将普通人眼中高深的行为经济学与普通人直接联系起来,把种种“蠢萌”行为总结归纳成一个个学说。他认为的行为经济学,不是要颠覆传统经济学的革命学说,而是希望通过实际的观察,找出一些明显、固定的偏离“理性人假设”的行为和心理模式,从而让一个不理性的人过上更好的生活。

  当“逆流”成为正统

  2017诺贝尔经济学奖对塞勒的颁奖词中有这样一句话:“塞勒的贡献在于为个人决策的经济和心理分析之间搭建了一座桥梁。”

  诺贝尔经济学奖评审委员会成员彼得·加登福斯也评价说,塞勒使经济分析变得更符合人性,他的理论能够帮助人们作出更好的经济决策。

  当研究“常人干的蠢事”得到了理论的支持,当收集“反常现象”拥有了时代的意义,当一位在影视界、金融圈、文学界、教育界多栖的学者得到了全世界的认可,塞勒作为行为经济学的主创者之一,作为将心理学与经济学相结合并进行研究的先行者,他告诉了我们逆流的意义,他让我们看见了人生的无限种可能性。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胡明明 DN009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