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策划:数字货币颠覆传统商业模式 如何监管成难题

  大公网8月22日讯(记者 毛丽娟)在国外,如果不带钱包出门,衣食住行可能面临诸多不便;而在中国,不带钱包出门已经不再稀奇……这是货币电子化带来的时代巨变,移动支付的战场早已从最初的抢红包变成了今天衣食住行各个领域的无孔不入。

   “渗透”衣食住行 颠覆商业模式

  接受记者采访的业界人士认为,在中国谈发行数字货币尤其是私人机构发行数字货币还为时过早,当货币的电子化无限接近100%时,也许数字货币的发行才会变得水到渠成,在此之前,移动支付、货币的电子化对各行各业生存模式的颠覆仍在进行。

  今年五一期间,微信发布《“五一”无现金出境报告》,该报告时间计算跨度为4月29日-5月1日,以8.89亿活跃用户为样本,披露了中国游客跨境无现金消费大数据。在支付笔数方面,使用微信支付最多的境外目的地依次为中国香港、韩国、泰国、日本、澳大利亚、中国台湾、新西兰、新加坡。其中,中国香港首次超越韩国成为微信跨境支付笔数最多地区。

  移动支付进军美国 数据背后隐藏商业价值

  近期,微信支付宣布携手CITCON正式进军美国。在微信支付正式进军美国后,赴美人群可在微信的美国合作商家消费时享受无现金支付的便利。通过微信支付,在美国的衣食住行均可直接用人民币结算。

  乐信集团总裁吴毅:与法定货币相比,比特币等数字货币尚未建立通用性功能、流通性很差

  事实上,移动支付的风生水起便利了即期消费,也为互联网分期贷业务的发展创造了机会。在深圳乐信集团的分期乐商城网站上,记者看到,商品被分类成:手机通讯、相机单反、运动户外、分期学车、票务旅游、教育培训等十几个门类,购买任何一件商品,都会有从不分期、分期3个月到36个月不等的支付选择。而这些消费背后的数据恰恰可能是这家公司未来最值钱的地方。

  “一个人从大学到35岁,正是最需要消费金融服务来帮他成长、满足他消费需求的时间段,从购置手机、电脑、西装,到租房、差旅、进修,再到结婚,装修,买车……这些需求都是分期乐挖掘的服务痛点。”乐信集团总裁吴毅表示,支付仅仅是一个动作,但动作的背后却信息量巨大,当公司积累的不同年龄段用户的消费数据越多,也就越能精准判断一个群体的消费习惯、消费模式。具体到人,当收集到的这个用户的消费生命周期的数据越多,也就越有可能为其提供更个性化的服务,比如为一个信用评级高的人提供更便宜的贷款,甚至免息的分期贷。

  货币电子化令精细化管理成为可能

  移动支付的普及令到货币的电子化成为现实。今天,只要商家提供一个支付二维码,消费者就可以扫描完成支付,交易过程并不需要看到实物钱币。

  这样一笔交易在当下的中国已经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但人们看不到、而商家能看到的是,借助这些累积的交易数据,应该如何提高精细化管理,产品和服务的供给如何更加有效率,单品的利润率如何提高?

  “如果没有移动支付、货币的电子化,整个商业的数据化不会来得这么快,也不可能更加彻底。”吴毅解释,一个人走进一家餐厅,餐厅可以通过手机定位捕捉到顾客何时进的店,停留多长时间,消费了什么菜品,支付金额是多少,当这些信息都被数字化了,能够进行大数据分析了,对商家改良客户服务、检讨经营模式或是引进人工智能而言,其最大的利用价值在于提供基础的有效信息,此外还可作为完善个人征信系统的有益补充。

  更值得期待的是,当一个国家的货币电子化程度越趋近于100%,实物钱币流通的量越少,政府相关职能部门在反洗钱、监控贿赂犯罪、监测资金流向、进行宏观调控等领域施展拳脚都会更加自如。

  深圳互联网金融协会秘书长曾光认为,尽管目前中国央行正在大力研究数字货币,但数字货币普及的过程注定是漫长的,很长一段时期都会出现数字货币与现钞同时存在的现象,央行要真正普及数字货币至少需要30年。他指,在此之前,可以利用货币电子化带来的大数据反哺商业、辅助监管层治理某些领域。

  数字货币遭热炒

  “比特币今天多少刀?”已成为当下数字货币玩家特殊的问候方式。数字货币比特币的单枚币值5月24日突破2500美元,创历史新高。今年以来,比特币的交易价格不断上涨,累计涨幅已超160%,甚至因此有了“数字黄金”之称。不过,接受采访的业界人士认为,该币种虽具备数字属性,但不具备黄金的高流动、低风险、稳价值和难以被操控的属性。

  还有令投资者更瞠目结舌的是——加密货币以太币(Ether)。这种虚拟货币价格已经从今年1月1日的8.24美元涨到了203.30美元,今年累计涨幅高达2367%。

  专家:比特币是个金融资产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副所长宋科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副所长宋科认为,比特币、以太币是个金融资产,很难充当货币,其价格波动大;从比特币去年的交易量看,90%的交易在中国,主要原因是去年外汇管制,很多人通过这个洗钱。

  宋科透露,目前各个国家对比特币态度也不统一。去中心化的上述货币没有国家信用支撑,没有清偿力,价格如果“啪”一下跌下来,投资者可能什么也没有了,下跌结果和一般的金融资产一样。

  在吴毅看来,数字货币是一种高风险、高预期收益的投资品,仍面临监管政策变化、共识机制破解、法定数字货币替代等一系列风险,目前主要表现为因其是稀缺资源故炒作价值较高,价格呈现出剧烈震荡。他认为,与法定货币相比,比特币等数字货币尚未建立通用性功能、流通性很差,更遑论影响到现在的金融体系。

  苏宁金融研究院的特约研究员江瀚则显得相对乐观,他认为,数字货币将来可能走向两种命运,一种是央行发行,一种是非央行发行,这意味着到一定阶段,数字货币有可能没有特定的发行机构,实现去中心化的发行,走向公平货币。而数字货币发展到一定阶段后基本也会实现货币的五大职能:价值标准、交换媒介、延期支付、价值储藏、世界货币。

  


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胡明明 DN009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