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资海外发债热情仍高 今年有望刷新纪录

图:分析认为,现时断言强美元周期终结仍为时尚早/中新社

  中银香港分析员 刘雅莹

  今年上半年中资企业海外发债持续回暖。根据彭博数据显示,上半年中资企业美元债发行1099只,发债规模总计1483亿美元。相比2016年同期,发债数量翻了近十倍,发债规模大约翻三倍。探究中资企业海外融资规模显着增长的主要原因,包括政策推动,国内融资环境收紧,海外发债成本相对较低,以及汇兑风险下降等。笔者预计,下半年内地监管节奏边际放缓,债市融资功能恢复以及美元修复超跌部分,中资企业海外发债规模或较上半年有所缩减,但从全年看,中资企业海外发债热情仍高,发债规模有望刷新历史纪录。

  一、政策推动合资格的中资企业海外发债

  近两年来,国内跨境资金政策的放宽,尤其是将海外发债作为平抑资金外流的手段,为合资格的中资企业海外发债融资及资金运用提供了极大的便利。内地监管层简化了海外发债程序,2015年9月发布《关于推进企业发行外债备案登记制管理改革的通知》(发改外资[2015]2044号),以备案登记制管理取代企业发行外债的额度审批。2016年5月发布《关于在全国范围内实施全口径跨境融资宏观审慎管理的通知》(132号),统一了内地企业的本外币外债管理,允许所有的内地企业(房地产企业与政府融资平台除外)都可以通过“全口径”模式从境外融资。2016年6月15日,外管局发布《关于改革和规范资本项目结汇管理政策的通知》(汇发[2016]16号),放开了外债资金的意愿结汇,并大幅放宽了资本项目资金的使用条件,不再区分资本金及外债资金的使用。

  二、内地债市融资环境收紧助推海外发债

  2016年9月以来,内地监管层出台政策文件严控房地产企业境内融资。2017年4月,政府出台了《关于加强近期住房及用地供应管理和调控有关工作的通知》,首次从供给侧出发对房地产市场进行调控。监管政策的收紧压缩了内地房地产企业融资渠道,房地产企业转向海外融资以缓解资金压力。按照监管规定,目前仅要求境内企业在举借一年期以上的外债时需要进行备案登记,因而不少企业都改发一年期及以下债券。2017上半年房地产企业美元债募资规模达244亿美元,高出2016年全年发行规模近75%。从期限分布来看,今年上半年发行期限在一年以内的美元债占比从去年同期的27%显着升至74%。

  今年上半年,内地推出“紧货币+严监管”的组合操作推动金融去杠杆。结果资金成本显着抬升,抑制了债市的融资功能。根据wind资料显示,今年上半年净融资额为-3873.61亿元,为近几年以来首次跌至负值。

  三、中美利差持续走高使海外融资具成本优势

  尽管美联储在今年三月和六月如期加息,但事实上美国经济表现不如预期理想。上半年美国经济增速为1.9%,不及特朗普承诺的3%。特朗普憧憬降温致十年期美债收益率回落至2.2%附近。反观内地,今年一、二季度经济增速均超预期,录得6.9%。而在今年上半年美联储加息的时候,人行亦紧贴美联储操作。人行参事盛松成表示,“我国市场利率近半年来的上升实质上已先于美联储加息。”

  中美利差持续走高使中资企业海外发债更具成本优势。资料显示,今年上半年内地多数企业海外债券发行利率的中枢水平在3%至4%之间。内地AAA级中票收益率自年初以来一直走高,五月时高达6.14%,为九年以来首次超过同期银行贷款利率。

  四、美元走弱降低中资企业海外发债的汇兑风险

  受通胀疲软、特朗普新政推行受阻、欧元区复苏更为强劲等因素影响,美元自年初至今已贬值约11%。美国通胀未有明显改善,特朗普医改方案遭彻底否决,共和党内部矛盾重重,使市场对特朗普的信心跌至低位。相反,欧洲近期的经济复苏动能强劲。欧央行行长德拉吉表达出对于欧元区经济扩张以及通胀回升至2%目标的信心,并表示“应会在秋季时对调整货币政策前瞻性指引进行讨论”,使市场认为欧央行会逐步退出QE(量化宽松)。在此背景下,欧元强美元弱的局面或大概率在下半年维持,弱势美元下人民币的反弹有助于降低中资企业海外发债的汇兑损益风险。此外,内地当前仍实施较为严厉的资本管制,叠加逆周期因子能有效扭转市场顺周期交易惯性,年内人民币大幅贬值概率不大。

  五、下半年中资企业海外融资规模或较上半年缩减

  基于下列理据,预计随着内地政策环境和流动性的变化,下半年中资企业海外融资的规模或较上半年有所收缩。

  第一、监管政策出台的节奏会较今年四月份时有所放缓。内地去杠杆成效初现,M2(广义货币)增速已连续两个月录得个位数增长。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中强调了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重要性,意味着去杠杆将更强调“稳中求进”。最后,在新设机构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将担当统领金融监管协调的职能下,各项监管协同工作会稳步推进,对债券市场的冲击力度亦会较小。

  第二、人行维护内地流动性平衡意图明确。回顾7月公开市场操作过程,按全口径统计(包括中期借贷便利MLF),人行连续三周净投放,分别投放5100亿元、1105亿元和1415亿元。这与人行此前表达的“削峰填谷”思路相符。可见人行依然强调维护流动性基本稳定,下半年内地货币政策基调依旧稳字当头。

  第三、债市直接融资功能或逐步修复。今年上半年金融去杠杆使表外业务规模显着萎缩,社会融资主要转向表内的银行贷款。资料显示,不少银行在上半年就已经将全年70%至80%的信贷额度用光,下半年社会融资或不得不依赖债券融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中也明确指出,“要把直接融资放在重要位置”,以及“要建立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

  第四、现时断言强美元周期终结仍为时尚早。首先,经验表明以往强美元周期的终结大多由美国经济陷入衰退所致。而当前美国失业率跌至近十年来的低位,美国经济仍处于复苏通道。目前情况与历史上美元的弱势周期完全不同,因而实在没有足够的诱因支撑美元将开启又一个弱周期。其次,美联储仍在货币政策正常化的进程当中,加息和缩表可能交替进行。当前美元下跌或只是对特朗普憧憬逆转和欧央行边际收紧货币政策的过度反应。美元后市仍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胡明明 DN009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