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宇:欧盟内部脱欧风潮暗涌 英脱欧敲响全球化丧钟

\

图:英国脱欧的影响巨大,分析认为,对英国本国而言,脱欧意味着衰退 法新社

  大公财经6月29日讯  1995年愿意加入欧洲的英国人比例是67%,2016年愿意留在欧盟的比例是48%,二十年的时间发生了什么。因为全球化正演变为一场零和博弈,有人得益有人受损。不论是理性中产,还是精英治理都在呈现势微之态,他们既感召不了民众,也控制不了资本,更调和不了文明的冲突,这是上一轮全球化的阴暗面的有力展现,也是研究全球化的最佳样本。

  英国脱欧的影响巨大,对英国本国而言,脱欧意味着衰退。首当其冲的是贸易和投资,1993年开始,欧盟单一市场正式启动,在欧盟成员国之间消除关税,极大地促进了商品、人员、服务和资本的自由流动,促进了欧盟成员国之间贸易的发展。2015年英国出口总额约2800亿英镑,其中欧盟地区占比47.0%;2015年进口总额约4100亿英镑,其中欧盟地区占比54.3%。欧盟是英国最大的商品出口和进口国,退出欧盟,将会退出欧盟单一市场,将会失去零关税的政策优势,将会对贸易产生直接的负面影响。

  欧盟全球地位受损

  英国脱欧必将降低欧盟政治经济政治地位。当前欧盟人口约占世界总人口10%,GDP(国内生产总值)占比约24%。英国是欧盟内部第二大经济体,英国GDP在欧盟成员国GDP比重约为四分之一,仅次于德国。英国在政治军事等领域在国际上具有很高的地位,是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之一。英国退出欧盟将会对欧盟的经济政治地位受到影响。

  此外,由于英国是全球金融中心,国际资本常通过英国进入其他欧盟国家。一旦英国脱欧,直接的影响是欧盟地区的资本流动将受限,对欧盟地区的金融交易和投资活动产生冲击。

  最重要的是,英国脱欧可能会引发多米诺效应,例如苏格兰、北爱尔兰的分离倾向。本次投票中苏格兰是要求留在欧盟的,一旦英国脱欧,他们会争取脱离英国然后加入欧盟。另一边厢,欧洲其他国家的右翼政党正在摩拳擦掌争相效仿。

  在欧盟内部脱欧风潮暗流涌动的背后,是“疑欧”主义在欧洲大陆的产生和盛行。在2012至2016年间,大部分欧盟国家对欧盟的支持率都出现大幅下降。其中,对欧盟的不满主要集中在,欧盟强行摊派的难民政策和失效的经济刺激政策。对于未来,欧盟国家难言乐观,在西班牙、德国、波兰、意大利和法国等国家,均有超过40%的民众认为欧盟前景黯淡。若这种情绪蔓延,会让欧洲重回大国独自为政、相互竞争的分裂状态。这也意味着,人类最为前瞻的尝试穿越民族国家狭隘视野的首次努力最终失败。

  中国危中有机

  英国脱欧对中国的影响具有不确定性,但总体影响主要还是以间接影响为主。首先,在中国的出口地区中,欧盟和美国是中国主要的出口国,欧盟也是中国的第一大进口国。中国和欧盟的进出口贸易也在逐年上升。在欧盟内部,英国是仅次于德国的第二大贸易伙伴,并且中国一直对英国保持贸易顺差。2015年全年,中国对英国出口596.91亿美元,进口189.28亿美元,贸易顺差407.63亿美元。但英国出口比重仅占到中国出口的3%,占比仍然较低。

  英国脱欧导致外围环境会出现重大变化,风险厌恶会明显上升,全球资本会寻找避风港,新兴市场将受到资本外流压力,中国也不例外。为了稳定经济,改善民生,避免陷入大衰退当中,积极的财政和货币政策成为不多的选项。中国可以考虑的政策包括启动流动性对沖,保护市场情绪,稳定蓝筹股估值;顺势贬值汇率,然后固守,并且通过逆周期的宏观审慎管理政策控制资本流出;加大财政力度,建立10万亿量级的补短板基金,全面稳定经济增长信心。

  实际上,脱欧对中国中长期来看未必全是负面效果,因为这增加了英国和没有英国的欧盟对中国需求和投资的渴望程度,并以此抵销脱欧的负面效果,这无疑增强了中国对英国和欧盟双方各自的议价能力,有利于中英自由贸易投资货币协议和中德自由贸易投资协议的达成。因此应当分别加快与英国、与德国自贸区协议的谈判,重点加强市场经济地位方面的磋商,增加中欧、中英的货币互换额度,等待G20(二十国集团)首脑杭州峰会的机会窗口再度打开,在对外利益布局上掌握更多主动权。(作者为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总裁助理 邵宇)

责任编辑:李小龙 DF005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