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采宜:贸易成本增加政治影响削弱 脱欧不解恨只添愁

\

图:英国净流入的移民数量每年不断增长,也增加了英国脱欧的动力。图为英国希思罗机场的检查站

  大公财经6月24日讯  脱欧的故事起源于2010年。英国保守党在竞选时就已经提出要将“部分权力从欧盟收回”。2011年12月,英国否决了欧盟财政条约,与欧盟的冲突公开化,之后退欧呼声逐渐上升,直到今年2月20日,卡梅伦首相宣布6月23日就是否脱欧举行全民公投。

  英国意欲退出欧盟,动因有三:一是减轻预算压力。欧盟作为跨国联合体,其运营的全部成本是根据每个国家的经济状况来分摊的。2014年,欧委会、欧议会等各种欧盟机构的制度成本分摊到英国头上的大约为100亿欧元,占英国国民总收入的0.5%,节节攀升的预算成本是英国脱欧的动力之一。

  英国脱欧的成本与收益

  二是避免因欧盟国家移民的增加进一步稀释本国公民的社会福利。英国的医疗、教育及环境资源等各种社会福利的品质,远远高于欧盟国家的平均水平,欧盟其他国家移民大量涌入英国,侵蚀了英国本国公民的社会福利待遇。从2012年至2014年,英国净流入的移民数量每年由17.7万增至31.3万,不断增长的移民规模也增加了英国脱欧的动力。

  三是英国对欧盟财政一体化的牴触,也是其萌生退意的重要原因。2009年欧债危机暴露了欧盟在一体化道路上的困境和局限,财政一体化成为欧盟下一个阶段推动的重点,而在目前贫富悬殊明显的28个国家之间实现财政一体化,无异于打造一个跨国大锅饭。在欧洲国家内部实现社会福利的“均贫富”,这对于英国这样的发达国家肯定是入不敷出,弊大于利。

  1973年,英国加入欧洲经济共同体就是为了降低对区内成员国的贸易成本,共享欧洲的共同市场。一旦退出欧盟,那么作为成员国在关税、限额等其他方面享有的自由贸易优惠将会消失。英国对欧盟的出口占其GDP比重达13%,脱欧虽然能减少每年100亿英镑的预算支出,但失去欧盟──这一最大的贸易盟友,将导致英国的外贸成本大幅攀升,甚至因出口受到影响导致国内经济的衰退。因此,英国必将就贸易合作问题和欧盟各国重新谈判,寻求新的平衡;这种新平衡的获取并非没有成本!

  英国在欧盟的投资资产占其所有对外投资的40%。可以说,英国的海外投资基本上依赖于欧盟国家,一旦退出欧盟,其海外投资收益或许将面临一定的负面影响。与此同时,欧盟在英国的投资资产也可能部分转移至其他国家。英国央行只能转入宽松模式,以刺激国内投资和经济增长,这对于英镑的汇率而言,无疑是一种压力。

  此外,脱欧之后,英国彻底失去在欧盟的话语权,其在欧洲的政治影响力也将相应削弱。

  脱欧对汇市、黄金的影响

  首先,英镑、欧元面临贬值压力。为了应对英国脱欧造成的综合影响,无论英国央行还是欧央行,都会走向进一步宽松,从而导致英镑、欧元的走软。与此同时,具有避险特性的日圆、美元则相对走强。

  其次,黄金由于其独特的避险资产特性而受到市场追捧。2015年下半年以来,全球经济似乎进入了“比烂”模式,各国央行的资产负债表年年膨胀,央行面临信任危机使得黄金作为避险资产受到投资者的青睐。黄金2015年底的1046美元一路反弹20%,直到目前的1260美元。倘若英国脱欧成功,全球金融市场对不确定的预期增强,避险情绪上升,黄金的反弹空间可能会进一步扩张。

  总体而言,在全球金融市场一体化的背景下,国际事件产生的市场情绪传染力提高,风险偏好变化的一致性也相应提高,而市场情绪形成的风险偏好金融资产的风险溢价影响力在逐步扩大。在资本流动自由化的金融市场上,这种风险溢价的波动带来的是金融资本跨市场、跨国界的快速流动,而这种投机性流动又加剧了资产价格的波动。

  虽然说,目前英国脱欧成为短期决定全球风险偏好最重要的因素。但综上所述,无论其公投的结果脱不脱欧,对全球金融市场的影响强度和时间长度都是非常有限的。以2015年希腊公投为例,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在引导民众在公投中否定欧盟的救助方案后,最后还是不得不接受更为严苛的条件。英国即便选择脱欧,也仍然会以加入欧洲经济区或双边协商的方式参与欧洲单一市场,而且这并不能彻底解决脱欧之初考虑的成本问题与移民问题。

  因此,脱,还是不脱,能够影响的都是短期市场情绪,于长期市场格局和资产价格趋势而言,大同小异。(作者为国泰君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林采宜)

责任编辑:李小龙 DF005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