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雯:如何带给青年机会?香港需探索新经济模式

\

图:香港的整体经济目前面对产业结构单一、就业结构两极分化、中层就业流失、本地年轻人难以向上流动等矛盾

  大公财经5月16日讯 香港需要寻找新的、关怀本地人、关怀年轻人的发展模式。在推动香港企业走出去时,我们需思考,香港应该采取怎样的策略,让走出去的企业把商机带回香港,给本地年轻人创造发展空间?在大力吸引外资来香港发展时,我们亦应考量,怎样让香港年轻人参与其中,分享到发展机会?

  香港“本土意识”冒起,有一定的经济根源

  在全球版图中,香港是个弹丸之地,无资源、能源,亦无一个具规模的本地市场。香港之所以成为全球资本、货物、信息流通的重要枢纽,除了优越的地理条件和制度上的优势,更有赖于香港的国际化。长期以来,香港在开放、包容的文化中发展,一代代移民、华侨,及本地出生的港人,将触角伸及亚洲乃至世界各地,将香港与广阔的国际空间、尤其是内地这个大腹地联系起来。国际视野,是港人在这个弹丸之地创造经济奇迹的根本,也是香港这个移民社会引以为傲的特质。

  不过,近年,本土意识却在香港冒起。不少港人、尤其是年轻人,对国家的离心力日增,开始转为内向、封闭,在各个范畴均要求“港人优先”,并抗拒与内地之间的往来。事实上,这一代的年轻人,在香港这个高度国际化的环境中长大,从小开始学中、英文,使用全球畅通无阻的互联网,理应更加开放、更具国际视野,为什么会变得封闭、内向?为何本土意识会在香港这个全球最开放自由的经济体中迅速膨胀?

  姑且不看那些打着“本土”名义的破坏和分裂行为,我认为,香港年轻人的本土意识膨胀,有一定的经济根源,那就是香港在近年的发展中,忽略了“香港人”这一主体在香港整体经济发展中的利益,忽略了为香港年轻人创造发展的空间。

  根源一:简单化的产业转移导致香港本地中层就业流失

  香港的整体经济目前面对产业结构单一、就业结构两极分化、中层就业流失、本地年轻人难以向上流动等矛盾。我在本栏过往多篇文章中已指出,过去几十年,香港与内地的合作只?重于推动香港企业到内地去投资、推动香港产业转移到内地。最初是制造业转移,而过去十多年变成服务业的转移。制造业转移时,港商将服务的需求带回香港,推动了香港服务业的发展;而今,服务业开始成规模向内地投资,但这一产业转移能把什么样的经济活动带回来香港、为香港人创造发展机会?至今,没有人分析、阐述过。

  事实上,简单的、不能为社会整体带来发展机遇的产业转移,将会使香港不断丧失中层就业。能留下来的,通常是外地尚无法取代的高端就业(如金融、企业总部功能),或必须在本地市场提供、无法转移他地的低端消费性服务业(如旅游、零售、柜台工作等),香港的就业结构会因此进一步两极分化─今天,香港出现“中产向下流”,而本地年轻人向上流动通道被堵塞,这便是原因之一。

  可惜,香港社会至今没有意识到简单产业转移的利弊所在。提到内地飞速发展给香港带来的机遇、提到“一带一路”的商机,特首及商界领导人所思所想,还是简单推动香港产业走出去,到“一带一路”沿线去投资;但是,香港应该采取怎样的策略,让走出去的企业把商机带回香港,带给本地的年轻人,开拓本地的阶层流动通道?这一问题,同样没有人深入研究并向社会深入解释过。

  根源二:未能让香港人充分分享香港的发展机遇

  如果说简单化的产业外移可能造成就业流失,那么内地企业、外资企业来港投资,无疑能将经济活动、将就业机会引来香港,有助香港的整体发展。然而,我们需要问的问题是,这些发展机遇,怎样能让香港人分享?

  经歷三十多年的飞速发展,内地已经从一个引进外资的大国,变成一个对外投资的大国;而数据显示,内地有超过六成的向外投资是以香港为首站,香港已经成为内地不少“走出去”企业的海外营运基地。对香港而言,这无疑是极大的发展机遇。

  不过,现实的情况是,在香港投资的内地企业,尤其是国企,大多不惯用香港人;除了银行柜台等必须面对本地消费者的职位,内企会尽量使用有内地背景的人。这当中,无疑有香港人自己的原因,不能或不愿主动去打破语言的隔阂、主动融入内地企业的文化;而对内地企业而言,或者从内地派员来港,或者在香港聘请内地来港毕业生或内地海归,均非难事,又何必自找文化磨合的麻烦?反正香港对其而言仅仅是一个经营的平台,并非核心市场,在此经营根本无需本地化,无需扎根。“中环是讲普通话的”─这句调侃,正正显现出港人的郁结。

  来香港的外企,亦有同样的趋势。随?中国中产阶层的迅速膨胀,中国不再仅仅是生产的基地,还成为主要的市场。因为高度的国际化和背靠内地的优势,香港亦成为外企开拓内地市场的基地。不过,香港的这一机遇,同样未能充分惠及本地人。对外企来说,能帮助企业拓展内地市场,是企业用人的关键。既然在香港能方便聘请到有内地背景的员工,外企自然也不必用港人。有说法指出,外资企业,不论何种性质,用人首先考虑录取内地官二代,其次是内地富二代,再次为内地平民尖子,之后轮到香港富二代、海外名校高材生,之后才轮到本地大学生。本地年轻人,无论是否排斥内地,都面临先天的竞争劣势,本土流动性被堵塞,年轻人不满日升。因此,无论是香港的大学扩大吸收内地学生、还是引入内地优才的计划和单程证政策,均成为香港年轻人倾泻不满的对象。

  港需探索能把发展机会带给年轻人的经济模式

  “国家需要香港,但不需要香港人”—这句毫无根据的话在香港年轻人当中广为流传,深刻反映了不少港人的看法。站在经济的视角,产业外移导致中层就业流失、香港的发展机遇亦未能惠及港人,年轻人的“被剥夺感”便由此而生。

  而这一辈的年轻人,早已不像他们的父辈,此处找不到发展的机会,便移民他乡;他们在香港的辉煌年代出生,对香港有更强的身份认同和归属感,比起父辈更有扎根意识。他们未必清楚问题的根源在哪里,但对内地的抗拒日增,甚至走出来捍卫“本土”的利益。这便是香港与内地矛盾激化、香港年轻人与国家产生隔阂、“本土意识”膨胀的重要根源。

  我认为,“本土意识”的冒起,值得香港各界深入反思。社会批评香港年轻人视野狭窄,目光短浅,却缺乏对年轻人处境的理解、缺乏对造成这种处境的根源的深入认识。香港需要寻找新的、关怀本地人、关怀年轻人的发展模式。在推动香港企业走出去时,我们需思考,香港应该採取怎样的策略,让走出去的企业把商机带回香港,给本地年轻人创造发展空间?在大力吸引外资来香港发展时,我们亦应考量,怎样让香港年轻人参与其中,分享到发展机会?

  “Think globally, act locally”。我们要求年轻人要有国际视野,但国际视野如何转变为本地的发展机遇,转变为年轻人的发展空间,需要每个人去思考、去行动。(作者为利丰发展(中国)有限公司、利丰研究中心副总裁 洪雯博士)

责任编辑:李小龙 DF005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