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志寰:人民币入SDR增强影响力 内银迎国际化良机

\

图:人民币“入篮”能否对人民币国际化发挥效能,须视乎内地金融改革开放,特别是资本项目可兑换、外汇管制开放的程度  资料图片

  大公财经5月9日讯  人民币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特别提款权(SDR)的货币篮子,将逐渐改变中资银行业的外部运行环境,为其打造新的国际化发展空间,推动其在客户和产品两个维度加快提升海外业务规模及收入来源。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安排,自2016年10月1日起,人民币将作为基金组织认定的可使用货币,纳入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2016年3月4日,IMF发表声明指出,将于今年10月1日开始在其季度的全球官方外汇储备币种构成报告(COFER)中将把人民币单独列出进行统计,亦即是说,从这个时点开始,IMF成员国可以持有人民币资产以随时满足国际收支融资需求,即人民币计价对外资产正式成为国际储备。

  人民币作为首隻来自新兴市场的国际货币,成功加入SDR将进一步提升特别提款权的代表性,加大其在全球储备管理中的影响力,从而对国际金融市场运行带来长远的、不可替代的积极影响。随着人民币在国际金融架构中承担更加重要的职能,人民币国际化亦将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人民币加入SDR将从三个方面改变中国银行业国际化的外部环境,从而有力地推动中国银行业的国际化发展。

  一、人民币加入SDR提升中国金融机构在全球金融市场的影响力

  SDR货币篮子首次增加一个来自新兴市场的有影响力的货币,反映了发展中国家作为一个整体在全球经济和金融格局中作用日益增强的现实。SDR篮子货币所属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GDP)总量在全球GDP总量中的占比,由约50%提升至超过60%,有助于增强SDR的代表性和吸引力,使之有可能成为推动现行国际货币体系改革和完善的切入点。

  人民币加入SDR及中国承诺拟向IMF增资430亿美元,将推动IMF在普通提款权、份额和治理结构、监督职能、贷款机制和附加条件等方面的改革,进而推进国际储备货币多元化发展。近期IMF可能进一步改革SDR的分配办法,加大发行,拓宽SDR的使用范围。

  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的代表,将推动国际经济金融秩序向着平等公平、合作共赢的方向调整;因而,中国在全球经济金融治理中的制度性话语权和国际影响力亦将得以提升,长远有利于中国金融机构在全球金融市场获得更大的发展空间。

  二、人民币国际地位日益提高将促使更多国家和地区加强与中国相关机构合作的意愿

  人民币纳入SDR货币篮子之后,人民币国际化将获得新的增长动能。从中长期来看,不仅将引发IMF的188个成员的央行或货币当局在外汇储备里增持人民币资产,并将扩大人民币在贸易和投资中的使用,推动人民币成为重要的投融资货币,而且可能促进更多大宗商品以人民币定价,有助于人民币迈向重要国际储备货币行列。

  人民币成为第五种国际储备货币,有助于促进更多国家与中国加强和深化国际合作。目前,人民银行已与34个国家和地区的中央银行或货币当局签署了双边本币互换协议,总额达32635亿元人民币;已在全球19个国家或地区指定了人民币业务清算行;RQFII(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试点已拓展到14个境外国家和地区,可投资额达11000亿元人民币,未来相关合作的规模将会进一步扩大。

  中国与更多国家签署自由贸易协议、高标准双边投资协议的条件更加充分,为中国加强区域经济金融合作提供了支点。因此,长远而言,有利于中国金融机构获得更多的合作伙伴,打造更加广泛的客户基础。

  三、人民币加入SDR将进一步推动中国金融市场的开放

  为了配合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国加强了协调推进金融改革的力度:一、是完成了人民币兑美元的中间价报价机制改革,提高了中间价的市场化程度和透明度;二、是在利率市场化方面取得突破性进展;三、是提高资本帐户开放度。

  继2014年实施“沪港通”之后,2015年开放了香港与内地的基金互认;并允许境外央行类机构直接进入中国银行间债券及外汇市场开展交易。

  这些金融改革举措,既满足了人民币纳入SDR货币篮子的操作性要求,也向IMF及国际社会表达了坚定推进金融改革的决心。

  人民币在SDR中占比高于日圆(8.33%)和英镑(8.09%),对标日圆和英镑在国际储备中分别为3.8%和4.7%的佔比,估计中期内会有超过日圆加英镑的全球外汇储备资产转换为人民币资产。

  鉴于离岸市场人民币资产规模有限,人民币纳入SDR货币篮子后带来的全球资产配置依靠离岸市场是远远不够的。预计大部分人民币资产配置需要在内地在岸市场进行。人民银行逐步开放银行间债市和汇市应是在为此做准备。

  因此,人民币纳入SDR货币篮子对人民币国际化的效能能否全面发挥,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内地的金融改革开放,尤其是资本项目可兑换、外汇管制开放的程度,近期可能在便利境内外个人投资、改进并逐步取消境内外投资额度限制、限额可兑换(在限额范围内将不区分资金用途)以及《外汇管理条例》的新一轮修改等方面取得实质进展。这些变化将为中国银行业提供更为高效的市场化经营环境。

  随着海外业务资产及收入佔比的上升,中国银行业将面临更加复杂的市场环境和监管要求,其风险暴露在数量和结构方面都将出现巨大的调整,要求其不断强化风险管控机制,防范各种风险事件可能带来的冲击。(作者为中银香港发展规划部副总经理 鄂志寰博士)

责任编辑:李小龙 DF005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