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政委:美国渡危机“过桥抽板” 全球经济陷囹圄

\

图:宽松政策似乎不再有效,因为宽松政策一旦落地之后,本币旋即升值

  大公财经5月4日讯 无论是发达经济体的货币宽松,还是新兴经济体的财政宽松,都在不断迫近市场心理的临界点。无论你是否愿意承认,当前的全球经济已深陷“囚徒困境”之中,无以自拔。

  首先,宽松政策已到穷途末路。从发达经济体来看,自2008年末美联储发明大剂量QE(量化宽松)药方,并在自己身上临床试用显效以来,主要西方经济体争相效仿。但问题是,随着用药时间的持续,早期的快感已逐步消失,如今全球央行正面临?越来越多的苦恼:宽松政策似乎不再那么有效,因为宽松政策一旦落地之后,本币旋即升值!

  从新兴经济体来看,虽然整体上绝对增速仍高于发达经济体,但持续减速的趋势却并无暂停的迹象。与此同时,负债水平却在不断走高,本应该被用来“买时间”的扩张性财政政策,漫无尽头地使用,已令新兴经济体债务的可持续性问题越来越多地被关注。

  货币宽松已不可持续

  一句话,无论是发达经济体的货币宽松,还是新兴经济体的财政宽松,都在不断迫近市场心理的临界点。

  其次,全球合作已渐忘于江湖。在2008年危机最严重的时刻,在财政刺激方面捉襟见肘的发达经济体环顾四周,终于发现了财力雄厚的新兴显贵们,并藉机让G20充当了全球共渡危机的协调平台。当时的协调的确取得了明显效果,个别新兴经济体出台了规模远胜于美国的财政刺激计划,并同时保持本币强势,由此对全球形成了巨大的“财政外溢效应”,突然爆发出巨大购买力向全球倾洒。由此也使得美国和英国经济自2010年第二季度同比反弹到2%左右之后,就此稳定在了这一水平。只是其他大多数经济体,在2012年之后就未能保持此前的景气。

  “相濡以沫,相忘于江湖”。当年美国的危机促成了谦逊的合作,如今美国却开始在一枝独秀中,播散傲慢独行的种子。2016年4月30日,美国财政部在半年一次的例行对主要贸易伙伴的汇率评估报告中,“首次”从美国自身的角度给出了评判主要贸易伙伴是否存在“货币操纵”的所谓“清晰、客观”标准:该经济体与美国的双边贸易顺差大于200亿美元(即美国GDP的0.1%);该经济体贸易顺差与GDP的比率高于3%;该经济体持续向一个方向干预本币汇率,一年所购买的外币量与其GDP的比率大于2%。

  全球合作渐忘于江湖

  依据上述三项标准,该报告将已满足其中两项的中国内地、台湾,日本、韩国、德国列入了特别观察名单。不仅如此,报告还同时对达到“货币操纵”标准的经济体给出了明确的制裁措施:停止美国海外私人投资(OPIC)对其的融资;将该经济体排除在美国政府採购之外;要求IMF强化对其监督;要求美国贸易代表对其进行磋商。

  美国财政部毫不讳言,如此操作就是为了更好地保护美国的工人和企业。作为全球经济政治格局中的领头羊,美国财政部此次单方面採取如此强硬且缺乏迴旋馀地的行动,固然有选战年的干扰,但也意味着全球合作、共渡难关希望的暂时泯灭。

  在本轮全球的危机应对中,不少人都说:我们汲取了上世纪三十年代大萧条的教训!于一国,可能是,在危机中没有听任流动性过度抽紧;于全球,眼下看来,我们恐怕会再次跌倒在同一个“陷阱”边缘。

  再次面临大萧条危机

  面对上世纪三十年代的“大危机”,凯恩斯当时已强烈意识到“仅国内的治疗是难以奏效的,重要的是实行国际范围的治疗措施”。但当时“美国总统似乎进入了睡眠状态”,使得凯恩斯只能提醒自己的祖国英国“扩张政策虽然效果是非常好的”,却“不一定安全可靠”(因为可能造成“贸易平衡方面的负担、预算方面的负担,以及对信心的影响”),更稳妥的应该是采取“财政关税”(即通过调整进、出口关税来调整英镑的实际有效汇率,当然那时还没有“实际有效汇率”这个经济学概念)。

  然而,还没有等到凯恩斯见效迟缓的财政关税政策出台,英国就在1931年9月21日被迫放弃了金本位制。凯恩斯对此撰文感慨道:“我相信,上周发生的重大事件,在世界货币史上将掀开新的一页。”我不知道,对于上周美国财政部发出的报告,援引凯恩斯当年的话,是否也算应景?(作者为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华福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兴业研究副总裁 鲁政委)

责任编辑:李小龙 DF005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