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雯:欲搭上内地高速列车 香港需“聚流”而非“散流”

\

图:香港之所以成功成为亚太区的金融、贸易、物流和商贸服务枢纽,端赖企业将触角延伸到世界各地,将各地的各种服务需求引来香港

  大公财经5月3日讯  过去数年,香港与内地在各个经贸领域的合作不断推进;但与此同时,香港的竞争力却出现弱化的趋势,香港与内地的关系亦迅速激化,成为回归以来两地关系最差的时期。出现这些现象的原因无疑有诸多方面,难以一言蔽之;然而,有一个不可迴避的原因,便是香港与内地经贸合作的模式走入了误区。

  过去十年来,香港与内地的合作比较单向,即者重于推动香港服务业、尤其是优势服务业领域的企业到内地去投资。无论是作为两地合作主要载体的CEPA、两地服务贸易自由化的目标,还是前海、南沙、横琴这几个粤港合作的核心区域,均是以吸引香港核心优势产业到内地投资为主要方向。事实上,绝大多数人在讨论香港如何“搭上内地这辆高速前进的列车”时,亦都是着眼于推动内地开放市场,让香港企业到内地去投资。

  香港与内地的经贸合作走入误区

  然而,现实的情况是,过去这十年,香港的竞争力开始倒退,经济出现结构性的矛盾,包括产业结构单一、中层就业增长严重不足、就业严重两极分化、年轻人缺乏向上流动的空间等。这些问题之所以出现,一个核心的原因便是香港简单化地利用其经济腹地,通过产业转移来解决在本地面对的成本上升、市场狭小等问题;过去制造业是如此,今天服务业亦是如此。无论是政府、社会、还是企业,均未深究香港企业向内地转移,对香港整体经济意味着什么。

  过往,香港将制造业转移内地,本地未利用腾出来的空间发展更高增值的制造业,导致本地制造业完全空心化;而转移出去的制造业亦是简单照搬原有模式和扩大规模,未能因应内地的整体发展而转型升级。至今,不少内地港资制造业企业已经被淘汰,或面临被淘汰。

  今天,香港服务业也开始转移到内地,但香港同样未深入思考仅仅依靠产业转移能否帮助香港解决整体经济所面对的种种结构性问题。无疑,香港企业对外投资非常重要,因为本地市场狭小,企业转移到境外能获得更大的市场空间。但是,对于上文列出的种种深层次矛盾,靠香港企业到内地去投资根本无法解决。

  “聚流”是过往香港服务业发展的关键

  香港是一个弹丸之地,本地无资源、无大的市场,对经过香港流通的大部分价值链而言,香港既非货源地,亦非目的地;香港之所以成功成为亚太区的金融、贸易、物流和商贸服务枢纽,端赖企业将触角延伸到世界各地,将各地的各种服务需求引来香港,将各种“流”(flows)汇聚到香港,从香港为内地乃至全球服务。可以说,在香港“聚流”,是过去香港服务业得以成功发展的关键所在。

  “散流”可能会导致产业空心化

  然而,目前香港与内地合作的模式,以香港服务业到内地投资为主。由于内地是香港主要的服务需求来源,企业进入内地后,为内地这个市场提供的很多服务,可转移到内地进行,不必再通过香港,最典型的案例就是航运服务。甚至,企业可以转而从内地为香港及其他区域服务。例如,有香港建筑设计公司以往在香港为整个亚洲区服务;但进入内地后,最初从内地为内地市场服务,进而从内地为香港及亚洲客户服务,香港的办公室不断萎缩。对香港整体经济而言,这并非“聚流”,而是“散流”。

  正如我在本栏上篇指出的,香港的服务业需警惕空心化,因为在本地尚未能培育起新的经济增长点的情况下,香港的服务业加速向内地及其他地区转移,对香港整体经济而言是双刃剑,既可能带来正面的“扩大”效应,也可能带来负面的“迁移”和“替代”效应。若无审慎的政策配合,来充分发挥产业转移带来的“扩大”效应,则“迁移”和“替代”效应可能成为主流,导致本地产业流失,甚至引起空心化和就业结构的两极分化。失去了制造业,香港尚可转向服务业;而一旦香港的优势服务业大规模进入内地,而香港本地同时又未能找到新的产业增长点的话,前景将堪忧。

  考量国家的“走出去”战略,可以看到一个非常清晰的目标,就是“走出去”是为了解决国家内部面对的问题,通过“走出去”获取国家需要的技术、管理、资源、市场,帮助内地经济结构的提升。也就是说,国家推动企业“走出去”,根本还是为了解决内部的矛盾。

  反观香港,在推动企业走出去时,却毫无策略,“迁移”和“替代”效应在很多领域已经开始出现。一定程度上,当前“散流”为主的模式,正是香港中层就业流失、产业难以多元化的经济根源,亦是不少香港人对国家心生抗拒的一个原因。

  香港过去的经济奇迹靠的是“聚流”,而非“散流”

  其实,从1978年末国家开始改革开放,香港就一直是国家最大的外资来源地,初期对内地吸收外资的贡献额在90%以上。即使到今天中国成为全球第二大的经济体和吸收外资的大国,香港仍然是国家最大的外资来源地,贡献了超过40%的外资。香港在内地的投资中,製造业与服务业大约各占一半,涉及到国家鼓励、允许的很多行业,其多样性已超过了香港本地的产业结构。如果“搭上中国这辆高速前进的列车”仅仅意味着到内地投资,可以说香港根本一直就在这辆列车上。这一事实证明,香港经济面对的一系列深层次矛盾,仅仅靠香港企业到内地投资,是无法解决的。

  概括而言,香港过去的经济奇迹靠的是“聚流”,而非“散流”。我认为,对香港而言,“搭上中国这辆高速前进的列车”不仅仅意味着香港企业走进内地,获得内地的大市场;香港更应制定明智的策略,提升本地的整体营商环境和吸引力,一方面巩固“走出去”的香港企业与香港之间的产业联系,让他们最大限度地利用香港作为他们的亚太营运平台,将各地的服务需求带回香港,从香港提供服务,实现“扩大”效应,尽力减少“迁移”及“替代”效应。

  另一方面,亦要致力于将内地优质的、多样化的经济活动引来香港,将与实体经济紧密相连的生产性服务业、与创新紧密相连的高新科技产业引来香港(不仅仅只是金融和零售),并创造机会让这些企业扎根香港,聘用香港人才,成为香港的内生动力。亦即是说,香港需通过“聚流”来推动经济结构的实体化、多样化,为香港增加中层就业。

  简言之,香港与内地合作的方向,应从香港服务业单向转移到内地,转为推动多元化的经济活动在两地间双向流通,让双方均衡受益。对香港政府而言,“聚流”应成为未来工作的核心。

  当然,尚需考虑的问题是,香港在“聚流”的同时,如何让本地香港人受益。本栏未来将会做出探讨。(作者为利丰发展(中国)有限公司、利丰研究中心副总裁 洪雯博士 

责任编辑:李小龙 DF005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