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岛核灾难五周年:动植物变异增多 白斑牛成活证据(图)

\

图:“绿色和平”组织日前发布福岛核污染报告  网上图片

  大公财经3月11日讯 综合外电报道:环保团体“绿色和平”日前发布报告警告,2011年3月11日发生的福岛核灾,对邻近森林和生物影响目前逐渐浮现,动植物突变情况增多,并将成为未来几年的污染源。但在核污染对环境和人体危害尚未明确的情况下,日本政府计划在2017年3月之前,让福岛灾民重返危机四伏的家园。

  2011年3月11日,日本东北外海海底发生9级地震引发大海啸,淹没福岛第一核电站的冷却系统,并造成反应炉核心熔毁。核污染迫使成千上万人离开家园,在这场继1986年切尔诺贝尔之后最大的核灾后,很多人恐怕永远无法回去。

  蝴蝶畸形趋严重

  这场灾难即将满5周年之际,“绿色和平”表示,福岛的树木突变增多,DNA受损的幼虫开始出现,与此同时,大量的辐射残存意味着森林系统无法获得净化。

\

变异前(右)与变异后(左)的浅草蓝蝴蝶  资料图片

  早在2011年福岛核灾后两个月,日本的科学家就检查过当地常见的浅草蓝蝴蝶,发现了可怕的现象:一些蝴蝶出现“轻微异常”的状况。而从这些采集回来的蝴蝶再繁殖出来的,更出现较之前严重的异常情况,包括畸形的眼、翅膀和触角。

  日本环境省也从2011年起,在福岛第一核电站周边的大熊町、浪江町等地区对80种野生动植物进行调查,日本冷杉树枝尖端发生类似“断指”的缺陷,核辐射越高的地方就很明显比较多畸形冷杉。

  在今年3月初发布的报告中,“绿色和平”指出“福岛杉树突变、浅草蓝蝴蝶可遗传的突变显着增加。”此外,在高度受污染的地区还出现了DNA受损的幼虫。

  两年内取消疏散令

  “绿色和平”还引用日本国家放射科学研究所的报告指出,2011年至2014年期间,科学家观察的7种长期处于辐射环境的福岛物种中,90%的生育率都受影响;此外,辐射度越高的地区,鸟类和兽类的数量就越少。美国南加大教授蒂姆西.穆苏也曾发表报告指出,燕子受影响最严重,原本核灾前在一定的地区有数百只,但灾后却仅剩数十只。其他也有灾后初期出现的无耳兔、六指犬等,原因不明;或是福岛第一核电站方圆20公里内,出现大量以前没看过的植物,因此调查的学者基本上都怀疑是核灾改变了这一带的生态。

  目前,因核灾而无家可归的福岛居民仍有约10万人,因为辐射阴影笼罩,其中很多人还像难民一样住在防震的临时板房里。日本政府认为,如果除污工作可以像预期一样发展,他们准备在2017年3月前,收回福岛多个村庄的疏散令。

  白斑牛成“活证据"

  在受核灾影响最严重的无人区浪江町,62岁的牧场主长泽正见(音译)违抗政府的疏散令和屠牛令,回到自己的“希望牧场”,这里距离核电站只有14公里,辐射量是标准值的10倍。长泽曾经做过两次DNA检查,20次辐射水平检查,所幸目前并未有任何健康问题。

  长泽不满政府将核灾真相全盘抹去的做法,他说,要让自己牧场里的330头牛,成为核灾的活证据。过去几年,部分牛身体出现白斑,他相信这是因为长期暴露在辐射中又吃了受污染的草所致。但每月为牛群体检的科学家则说,牛群器官未出现病变,白斑可能因为压力所致。地方政府对长泽的抗议采取了一种非常日本式的解决办法:视而不见,但他们也恢复了牧场的供电和电话服务。

  污染“三座大山”未移 安倍称日难离核电

\

图:一名示威者10日在东电总部外抗议  路透社

  据共同社、法新社及美联社消息:日本3.11大地震五周年来临之际,首相安倍晋三9日称,政府承诺未来5年订为复兴时期,全力支援灾区重建。他指出,日本缺乏资源,加上在经济效率及气候转变问题上,必须依赖核能稳定能源供应,日本“不能缺少核能发电”,但政府将会减低对核能的依赖。

  法新社指,虽然日本官员信誓旦旦要避免历史重演,然而评论者指出,日本政府推动重启核反应炉,证明并未自这起悲剧得到教训。

  在福岛,核灾的“三座大山”并未随着时间推移而消除,被送进福岛核反应堆寻找高辐射燃料的机器人都短路“死亡”;旨在防止地下水受污染而被构筑在受损的福岛第一核电站周围的地下“冰墙”仍未完工;日本当局仍然未决定要如何处理高辐射废水,而储存这些废水的大水箱,在核电站附近正越堆越多,水量已近百万吨。

  运营核电站的东电,对核灾的处理受到外界严厉批评。但公司表示,福岛核电站的条件已经得到大幅改善,目前,核电站内许多地方的辐射水平和东京市内的一样低。他们在处理核废料方面也取得一些进展,例如移走了一座受损建筑内数百个已经用完了燃料棒。但要确定另外3个反应堆中已经融化的燃料棒的具体位置,其所需的技术,则尚未发展出来。

  “净化部队”辛酸谁人知

  据美联社消息:日本3.11强震5周年,在受创严重的福岛核电站北方南相马市一座佛寺中,安放着6名工人的骨灰。他们姓名不详,有些没身份证明文件,有些则没留下紧急联络方式。

  外界称他们是“净化部队”,在灾区从事大规模清理工作的无名小卒,让福岛在遭到辐射污染5年后,恢复到人类可以居住的地区。这些除核污部队人数约2.6万,年纪多介于50到60岁间,身处社会边缘,无特殊技能,也没有关系密切的家人。他们的工作是移除受污染的表面土层,然后装进数万个黑色袋子中,摆放在路旁和田边。他们日复一日清理屋顶、打扫水沟、砍伐树木,看似永无止尽的工作。

  除核污工人来自日本各地,从事这些肮脏、危险、没人想做的工作,身处于长久为人诟病、犹如印度种姓制的工程承包制度最底层。

  除核污工人通常签约3到6个月,福利少得可怜,住在临时搭建的宿舍,不但容易受到剥削,当地居民也避之唯恐不及。居民们亦纷纷传言,一些工人有专属帮派的纹身,且去年在大阪抓获的连环杀人案的逃犯也曾在该地工作。政府甚至不确定,他们是否逐一接受过辐射污染程度检测。

  曾任临时工,目前是支持除污工人的公民团体负责人的中村光雄说,“他们清理福岛的辐射污染,从事有时不安全的工作,难以对自己的工作感到骄傲,甚至说不上是合法的劳工。”他说:“他们被在大型项目中获利的利益集团所利用。”

责任编辑:李小龙 DF005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