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祭出史上最高预算案 将10.8万亿日元赤字

  导读

  12月24日, 日本政府在内阁会议上通过了2016财年年度预算案,预算总额达到96.7218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5.2万亿元),较2015年初始预算相比增加了3800亿日元,为连续第四年创历史新高。根据此预算案,日本2016财年将产生11万亿日元的基础财政收支赤字。日本2016年度预算案将提交明年的例行国会,力争3月获得通过。

  本报记者 姚瑶 上海报道

  12月24日, 日本政府在内阁会议上通过了2016财年年度预算案,预算总额达到96.7218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5.2万亿元),较2015年初始预算相比增加了3800亿日元,为连续第四年创历史新高。根据此预算案,日本2016财年将产生11万亿日元的基础财政收支赤字。

  日本2016年度预算案将提交明年的例行国会,力争3月获得通过。

  这份预算案凸显了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明年夏季选举前面临的巨大挑战,即如何做到刺激经济的同时,减轻日本政府庞大的债务。其关键在于日本经济能否及时尽快复苏,但从目前来看仍是未知数。瑞银就预计日本不太可能实现2%的通胀目标,其核心CPI将维持在1%左右;并预计2016年日本实际GDP1.3%,2017年0.8%。

  将产生10.8万亿日元赤字

  预算案中的政策经费为73.1097万亿日元,预算中的最大一项——社保支出将达到纪录高位31.97万亿日元,占比达33%;军费支出增长1.5%,首度超过5万亿日元;为实现安倍政府提出的“一亿总活跃社会”,预算案针对育儿家庭总共列入了2.4万亿日元。预算案中税收为57.6万亿日元,加上税金以外的收入达到62.3万亿日元。

  由此将产生10.8万亿日元的基础财政收支赤字。与2015年度原始预算相比,因税收有所增加,赤字额减少了约2.6万亿日元,为2008年度以来的最低水平,但仍然未能消除赤字。

  受企业获利增加支撑,日本政府预计2016财年日本的税收收入有望创25年来的新高,这使得日本政府将新债发行量降至8年低点34.43万亿日元,其中一部分用于填补上述提及的政策经费缺口。用于借款本息支付的国债费达到23.61万亿日元。

  根据这个预算,日本政府称日本正朝着2020财年实现基本预算盈余的目标迈进。但多数观点认为安倍内阁交出的这份预算极大地依赖于经济增长和税收收入,若不采取行动削减支出,那么2020年预算盈余的目标看起来是不太可能实现的。

  针对2016年度预算案,日本农林中金综合研究所首席研究员南武志认为,社保费还需要进一步压缩,国债发行额依然较大。即使原始预算看似重视财政重整,但在年度中途编制补充预算已成为常态,本应用来偿还借款的税收增收部分及剩余资金被全部用完,整体上能否保持收支平衡存在疑问。而作为税收前提的经济增速2016年度尚值得期待。2017年度将再次迎来消费税增税,或许在那之后才会迎来真正的考验。

  国债购买规模将达上限 目前日本政府的公共债务规模超8万亿美元,超其GDP的200%。此前,三大国际评级机构纷纷因其高企的债务下调了日本主权信用评级。

  自2012年作为安倍经济学的“第一箭”的大胆货币宽松政策实行以来,日本央行每年都进行大规模的购债,原则上每月购债规模为8万-12万亿日元,购债范围涉及长短期国债。

  根据日本央行上周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9月末,日本央行仍为日本国债的最大持有者,持有创纪录的315万亿日元的国债,占比达30.3%。

  得益于日本央行大规模购债,日本国债的收益持续走低。目前10年期日本国债的收益率为0.283%。

  12月18日,日本央行宣布将国债的持有时间由目前的7-10年延长至7-12年。此举在日本市场观察者看来将有效压低日本国债的长期利率。“很明显日本央行加强了购买国债的力度,这一举措将进一步向日本国债收益率曲线施压,我预计日本国债的长期利率应该会下跌。”Japan Macro Advisors首席经济学家大久保琢史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看来日本政府的国债利息支出的增幅在短期内可以得到控制。即便如此,未偿债务滚雪球式增长仍将使还债成本增加1610亿日元。

  不过,市场人士指出,日本央行若以此购债速度持续下去,日本央行所持国债占比到2018年料将超过50%。

  苏格兰皇家银行(RBS)驻新加坡的高级市场策略师Mansoor Mohi-uddin此前称,“日本央行的国债购买规模可能到2017年底或2018年初触及上限。日本央行未来无国债可买,这将成为影响日本央行货币政策决议的重要因素,将降低日本央行目前进一步加快资产购买步伐的意愿。”

  在大久保琢史看来,未来日本央行比较有可能再次祭出类似进一步扩大股票购买规模,延长国债持有期间等举措来小幅度的加码宽松。

  彭博社12月21日的一项调查显示,在日本央行此轮的小幅加码宽松后,市场对于其未来的政策走向的预期还是存在很大分歧。半数以上的经济学家预计日本央行在未来不会加码宽松,其余接受调查的经济学家预计2016年7月前,日本央行会再次出手扩大宽松规模。

  经济复苏仍然缓慢

  在日本央行即将触及购债上限时,服用了三年“宽松药”的日本经济能否及时复苏,仍是未知数。

  自安倍经济学推出以来,日本经济显现出了一些积极的信号。近三年来,日元对美元已累计贬值38%。受日元持续贬值拉动,日本出口走势向好,今年第三季度增速为2.6%。日经指数在三年间,大涨超1万点。另外,近一年来该国的失业率维持在较低的水平。

  12月初,日本第三季度的GDP增速由年化萎缩0.8%上修至了1%。不过对于日本经济复苏、通胀上升至关重要的私人消费(占GDP的6成)仍长期低迷,原因在于工资上涨太缓慢。

  为此,日本央行12月18日宣布央行决定扩大所购买资产类型,目标包括长期公债,并增加对风险资产的购买。官方称是为了鼓励企业加薪和增加设备投资。

  此外,日本政府还计划降低私人部门的赋税压力。12月24日日本政府在内阁会议上通过了2016年度税制改革大纲,其中写入了企业所得税实际税率将从现行的32.11%到2016年度下调至29.97%,到2018年度下调至29.74%。还计划在2016~2018年度的三年内,对中小企业新导入机器等设备的固定资产税减少50%等。

  瑞银日本经济学家青木大学在近期发布的《日本2016-2017年经济展望报告》中指出,日本的本土需求将引领经济增长,日本企业正在渐渐开始对雇佣和工资增加投入,2016年工资的增长将变得显著,从而支持私人消费。不过,计划于2017年推出的第二次消费税上调的负面影响恐将在该财年显现。另外,由于近期外部需求疲软,瑞银预计未来日企将把资本支出的重点从推动出口上转移至研发等领域。不过,瑞银预计不太可能在这期间实现2%的通胀目标,瑞银预计日本核心CPI将维持在1%左右。

  瑞银日本预计2016年日本实际GDP增速将达到1.3%,2017年增长0.8%。而鉴于日美两国货币政策的分化,日元对美元将进一步贬值,预计到2016年底美元/日元将达到130。不过由于外部需求的疲软,预计出口增长疲软。

  多数观点认为,日本经济复苏如此缓慢的原因在于“第三支箭”暨结构性改革进展缓慢。上文提及日本政府将下调企业所得税等减税措施,不过结构性改革的其他部分包括企业研发政策改革、农业改革、金融市场改革、能源改革、医疗制度改革、国家战略特区推行,鼓励女性就业和优化外国人才引进制度等并未明确。

责任编辑:李小龙 DF005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