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建言十三五应重视财政配套 加速去杠杆带来新机会

  本报记者 李超

  11月5日,多位专家出席2015凤凰财经峰会时表示,中国正面临的通货紧缩对经济稳定增长构成挑战,“十三五”期间,有必要在采取扩张性货币政策稳增长的同时,促进财政政策发挥更大作用,提高资源配置效率,更好地支持创新。在国企改革方面,应遵循市场纪律,妥善处置“僵尸企业”。研究显示,中国发生债务危机的概率极小,而降低杠杆率是今后一段时间的战略性任务,资本市场杠杆率过高对监管提出新的挑战。目前,消费者结构在发生变化,部分新兴产业消费增加,市场的结构性机会大于趋势性机会。

  货币政策呼吁配套财政政策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余永定表示,“十三五”期间应设定一个比较合理的经济增长速度目标,中国目前面临着通货紧缩局面,这对中国经济稳定增长不利,有必要竭尽全力稳定住经济增长。预期中央采取扩张性财政政策的同时,会辅以扩张性货币政策来稳定经济增长,去除过剩产能,刺激有效需求,从而促使经济稳定回升。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经济学教授黄益平表示,“十三五”期间,中国经济遭遇的挑战是通胀和增长问题,现在亟须新兴产业支持中国经济下一轮增长,理论上来说,关键是需要发展出新的有竞争力的、成规模的支柱产业,要有高附加值、高技术的服务业或者制造业。“十三五”期间,我国转变经济发展模式需要解决好两方面问题,一是要提高资源的配置效率,二是考虑采取政策更好地支持创新。

  余永定表示,中国目前处于通缩时期,这是一个动态过程,对此应有充分思想准备。通缩一般要经过去库存、去过剩产能、清理银行不良债权、发现新的经济增长点等四个阶段,而中国目前面临的通缩最早可以追溯到2012年,至今依然处于前两个阶段之间,去过剩产能的过程还没有完成。在这一背景下,货币政策应该是扩张性的,不能在通货收缩、经济增长速度下滑而且趋势比较明显的时候采取紧缩政策。

  余永定认为,单纯的扩张性货币政策已不能解决目前存在的问题,但扩张性货币政策是一个必要元素。中国现有情况下,财政政策应该发挥更大作用。“在这方面我们已经做了很多工作,但未来依旧还有空间。货币政策要配合财政政策,两者结合才能真正将资源配置在实体经济中,推动经济反弹。”

  处置“僵尸企业”应循市场纪律

  黄益平表示,国企改革的一个根本性问题是很多已经资不抵债、产能过剩、出现亏损的国有企业,即通常所说的“僵尸企业”无法退出。这对促进经济发展、提升资源配置效率、培养创新能力,都是极大的制约。

  瑞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汪涛表示,中国经济还处于下行周期,此前过度投资使得产能过剩,并带来了价格下行压力,造成通缩债务陷阱,急需进行调整。调整的过程中,经济存在进一步下探可能,因此,“僵尸企业”必须出局,对那些过去十多年来刺激经济高速增长的行业不能继续无效投资。短期而言,应当允许货币政策继续放松,更宽松的货币环境有利于降低企业债务负担,也不会大面积对企业自身发展构成拖累;不过货币政策宽松只能起到暂时缓解痛苦的作用,更为重要的是加速改革,让产能过剩企业尽早“出局”,核销坏账。

  黄益平表示,下一步改革的基本原则就是让市场机制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如果企业发展得不好,就应该及时对其进行处置,针对“僵尸企业”,并非直接关停即可,有些企业还具备长期持续生存的机会。现在解决此类问题的关键在于,处置速度的快慢和关停需要付出的代价多寡。

  黄益平表示,有些人担心存在产能过剩问题的国企数量众多,如果全部关掉有可能导致经济增速进一步下行,以及带来工人失业和经济不确定性加大等问题。“因此,这不意味着现在就应该把‘僵尸国企’全部关停,反而更应当采用市场化方式,因为如果不这样,继续让‘僵尸企业’获得政府隐性担保和刚性兑付,资源配置的效率就会进一步降低,增加风险。”

  加速“去杠杆”带来新机会

  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表示,“去杠杆”是当前世界经济回暖的必要环节,有关规划明确提出提高直接融资比重,降低杠杆率。从数据和研究判断,中国发生债务危机的概率极小,即便出现一些问题,也有足够的资产去“覆盖”;地方政府虽然负有债务,但资产规模也十分可观,预计未来潜在债务风险主要存在以下两方面:一是养老金缺口;二是银行显性和隐性的不良资产。

  李扬表示,“去杠杆”是今后的一项战略性任务,而目前所谓“杠杆转移”的办法,需要重点关注三方面机构调整。一是期限错配,主要体现在地方政府债务中,城市基础设施的投融资机制,是中国下一步金融改革的“攻坚点”。二是应大力发展长期信用机构和政策性金融机构,新兴工业化正在中国兴起,城市化投资更需要长期资本。三是应依据收入和支出、责任匹配的原则,积极调整中央与地方间的财政关系。在对策上,一是推动中国金融结构从债务性融资为主向股权融资为主的格局转变,二是必须认真考虑可否借鉴其他国家经验,让银行也拥有部分投资权。

  李迅雷表示,目前国内资本市场投资者基本上以个人投资者为主,养老金等各方面资金还没有充分入市,机构投资比较薄弱,而且市场开放度较低,没有充分考虑到金融混业化大趋势下潜在的风险,杠杆率过高对监管提出新的挑战。

  李迅雷认为,“十三五”提出中国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目前市场对改革预期依然高企。观察资产负债表,虽然中国债务增长很快,但债务基本是内在、可以自我调节的。预计未来市场机会主要是结构性机会,而不是传统的蓝筹的机会。“现在消费者结构也在发生变化,传统的吃、住、行消费数量比重在下降,新兴的养老、健康、医疗、教育、文化、娱乐等方面消费在增加,市场的结构性机会还会大于趋势性机会。”

责任编辑:李岩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