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欲入股欧洲复兴开发银行 中企将迎百亿市场

  10月27日,欧洲复兴开发银行在对21世纪经济报道的独家书面回复中确认,中方已通过信函表达成为欧洲复兴开发银行股东的意愿,但能否实现将由现任股东商议决定。银行还表示,中国已经明确表示不介入运营,如果能够加入,分配的股权“不会太多”,但“具有象征意义”。

  “我们确认收到中国官方的信函,信函中表达中方对成为欧洲复兴开发银行股东的兴趣。”10月27日,欧洲复兴开发银行在对21世纪经济报道的书面回复中表示。

  欧洲复兴开发银行(下称EBRD)是二战后由美国、日本和欧洲一些国家政府发起成立的多边开发银行,以投资基础设施建设为主帮助欧洲中东部地区重建和复兴,近年来项目扩展至中亚地区。在中国推进“一带一路”外交政策以来,中国与欧洲复兴开发银行开展了频繁的对话与合作,该行也多次表示希望与中方以及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展开合作。

  正如西方多国政府争相加入亚投行一样,中国也在谋求以股东身份加入欧洲复兴开发银行。根据新华社报道,10月21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访英时向英国首相卡梅伦表示,中方希望英方支持中方加入欧洲复兴开发银行。

  10月27日,欧洲复兴开发银行在对21世纪经济报道的独家书面回复中并未明确上述提到的信函是否就是正式申请,但银行明确表示,中国最终能否成为股东,需要现任股东来决定。

  “无论是何种形式的申请,最终是否能成为股东,都需要现存的欧洲复兴开发银行股东们来商讨决定。”

  资料显示,目前欧洲复兴开发银行最大股东是美国占10%,其次是法、德、意、日、英各占8.5%,东欧国家共占11.9%。

  根据包括亚投行在内的多边发展机构惯例,一国成为该组织的股东或成员国,该国企业才有资格参与该组织的项目竞标。

  欧洲复兴开发银行2014年年报显示,该银行在30个发展中国家投资了89亿欧元377个项目。

  这也意味着,中国此番申请的努力或将为中国企业提供进入近百亿中东欧、中亚基建市场的可能。

  中方无意参与运营股权不会太大

  “中国已经明确表示,其并不希望去参与银行的运营,分配到中国的股权或许不大,但会具有非同寻常的象征意义。”欧洲复兴开发银行的信件中表示。

  欧洲复兴开发银行成立于1991年,成立时的宗旨是帮助东欧和中欧国家向市场经济转化,资本额200亿欧元,其中三分之一已经入账。

  “从中欧到中亚,我们为了改变人们的生活和环境而进行着投资。”该银行年报表示。

  截至2014年,EBRD的总投资额已经达到387亿欧元,其中三分之一的资金投向了早期转型的国家,且重点投向是基础设施。

  早在2012年,EBRD总裁卡克拉巴尔迪就对媒体表达了“东欧要向东看”的观点。EBRD也正从设立之初的投资中东欧,逐步把触角延长到了中亚地区。

  在地理区域上,这恰与中国的一带一路建设以及亚投行不谋而合。2012年EBRD向蒙古矿业公司蒙古之金(MAK)提供了2.5亿美元的贷款,2013年土耳其EtiAluminyum公司一项5000万美元用于铝冶炼厂现代化改造的贷款项目,进入了EBRD的董事会审查,而目前,哈萨克斯坦国内,来自EBRD的投资已经超过65亿美元。

  “中国的实物投资,能不能带来新一轮新兴经济体主导的周期,似乎还需要看很多条件。但是,中国一定是要增加的,而且正在增加中,只要积极的财政政策没有变。但在开放经济环境下,一国的财政投入,必将引起世界性投标分享,中国能不能单独主导财政投资?如果不能单独主导,或者无力单独主导,那么就需要集体主导,合作主导,‘一带一路’就是这个思路,由此也必将引起的是世界性的跟随投资。”现代国际关系学院经济专家刘军红表示。

  2015年5月15日,EBRD行长苏玛-沙克拉巴蒂(Suma Chakrabarti)在EBRD理事会年会之后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表示EBRD准备与中国及亚投行进行项目合作,“如果我们能够找到一些可以与他们共同出资的项目,我们将感到荣幸和高兴。我认为这两个机构(亚投行与EBRD)作为合作伙伴有着非常有趣的未来。”

  风险地区投资经验为一带一路提供范例

  资料显示,欧洲复兴开发银行具有成熟的基础设施投资模式和经验。

  一方面,EBRD投资的项目都是联合其他投资主体一起投资,分散风险、合作主导;另一方面,EBRD投资的形式并不局限于贷款,而是灵活多样,包括股权投资,贷款转股权,并且,EBRD针对被投资区域的等级,选择贷款给当地政府,有政府担保转贷款给企业,或者选择直接贷款给私人企业。

  为了规避投资风险,EBRD根据被投资国家的商业环境编制“转型指数”,在指数小于2的国家,私人机构仅能获得6%左右的项目贷款,50%以上的项目贷款资金是由EBRD贷款给政府,再由政府作担保,转贷款给相关企业。而在“转型指数”大于3的国家,私人机构能够获得22%的贷款资金,当地政府所需做的担保比例也随之下降。

  为了规避所在国违约风险,EBRD通常采取合作投资的模式,引入多家主体一起投资,增加被投资机构违约难度。2014年6月,EBRD在阿拉木图街道照明系统改造项目中,总计3400万美元的项目,EBRD只直接出资一半,另外一半由绿色能源专项基金出资。2012年7月,在用58亿卢布购买莫斯科信贷银行(CBM)15%股权的项目中,EBRD则是找到国际金融公司(IFC)联合投资。

  除此之外,EBRD的投资形式与资金来源也非常灵活。2012年8月,EBRD就给俄罗斯统一电力公司提供了一笔3亿美元5年期的可换股贷款,意味着2016年这笔贷款可以转换为统一电力公司1.8%的股权。

  此外,欧洲复兴开发银行的失败经验对于中国一带一路计划也是极具价值的风险提示。

  2015年3月,银行官员对于乌克兰下调可再生能源价格50%的事件表达了极其焦虑的情绪,并组织各方积极协商。自2008年起,EBRD已经在乌克兰可再生能源项目上组织了2亿欧元的贷款,包括其他14个发达国家的投资者。

  在寻找合适的投资项目以外,欧洲复兴开发银行也希望能吸引中国的私人投资者。“EBRD对于合格的中国投资者非常感兴趣。我们希望与中国公司一同,投资于那些符合EBRD标准的项目。”

责任编辑:李岩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