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投资审查委员会主席:审查不是要吓走中国投资人

\

资料图片:澳大利亚投资审查委员会主席布赖恩·威尔逊。

  中国经济网10月26日讯 (记者 孟令娟) 近日,澳大利亚投资审查委员会主席布赖恩·威尔逊在接受中国经济网专访时说,审查委员会的职责是确保投资方理解澳大利亚的审查程序,而不是要吓走中国投资人。

  威尔森比预定时间晚到了10分钟。他走进澳大利亚使馆会议室的同时,告诉工作人员采访结束时间顺延,对记者说的第一句话是,任何问题都可以问。

  中国的4%绝不代表落后

  澳大利亚是世界第12大经济体,人口总量排名第55位,---这是威尔逊首先强调的两个数字。他告诉记者,正是基于这两个基本情况,外国投资对于澳大利亚来说不可或缺。“澳大利亚欢迎外资,也非常高兴地看到现在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到澳大利亚投资。”

  据最新数据显示,对华贸易占澳外贸总额的22%,而中国对澳投资仅占澳外资总额的4%,对于这之间18个百分点的较大差距,威尔逊表示,英美对澳投资有百余年的历史,日本对澳投资也有30至40年的积累,而中国投资是最近15年左右才发展起来的。“过去10年中国对澳投资增长了30倍,而英国对澳投资几乎没什么变化了。对于投资来说,贸易属于前置条件。贸易成功并假以时日,就会带来投资的成功。中国的4%绝不代表落后,这个4%是从零开始的,我们应该着眼于未来。”

  农业将是中澳继矿产后的又一互补领域

  就在威尔逊接受中国经济网记者专访的前3天,中国媒体报道岚桥集团获得澳大利亚达尔文港99年的租赁权。之前的10月中旬,先是有媒体曝出中国买家计划竞购相当于浙江省面积的澳大利亚土地,其中包括世界最大的养牛场--南澳安娜溪农场,后有报道说,中国买家欲收购澳大利亚规模最大的乳品企业--范迪门土地公司,而所有这些都与威尔森领衔的澳大利亚投资审查委员会有着最为直接、紧密的关系。

  “达尔文港的结果很好。我想所有投资申请方都希望我们保守商业秘密,所以抱歉的是,我现在最好不谈及未做定论的个案,但我很乐于谈谈对中国在澳农业投资的总体看法。”

  威尔逊说,首先,农业是澳大利亚吸引外资的五大领域之一,为了更好地发掘农业的出口潜力,澳方欢迎外国资本。目前澳60%以上的农产品用于出口,未来20到30年澳大利亚农业需要数百亿美元的投资。第二,中国人口众多,对可靠、干净的食品的需求显著增长。“过去5到10年,中国对矿产、能源的需求很大,中澳在这一领域恰好具有互补性。同样,对于澳大利亚巨大的农业资源供给来说,中国拥有14亿人口带来的需求,未来农业将成为中澳之间继矿产、能源之后的又一大互补领域。”

  威尔逊补充说,澳大利亚对外国投资的审查及批准方法与中国有较大不同。“中国表述的很清楚,比如哪些领域具有优先级,哪些领域受限。澳大利亚是个案审查,会有既定的审查项清单。一项投资在以下几方面的影响是必须考虑的,包括对社区经济、国家安全、市场竞争、重要供给的影响以及是否符合澳大利亚的其他相关政策等。”

  我们敏感于变化,而非敏感于中国

  对于总人口排名第55位的发达经济体来说,从政府层面认可外资的重要性较易理解,但普通民众会担心外资带来的冲击吗?这其中存在矛盾心态吗?

  “我注意到了你采访提纲里说的BBC纪录片《中国人来了》,”威尔逊说:“世界上无论哪个国家都较易关注变化,敏感于变化。以前美国、日本对澳投资激增时,我们也很敏感,也会担心会不会有威胁。我们敏感的是变化,而非敏感于中国或来自中国的投资。我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双方熟悉程度的增加,这种敏感会减少的。”

  对于外国人包括中国人在澳购房推高当地房价引发不满的现象,威尔逊的看法较为坦然:“可能有人会这样认为。但外资推高房价的现象我想在中国也有,这是阶段性的问题,是可以自我修正的。”

  审查不是要吓走中国投资人

  2015年1月1日即将生效的中澳自由贸易协定对中国非敏感行业的审查门槛将从2.52亿澳元提高至10.94亿澳元。“我们对中国的审查门槛即将放松4倍。当然这是相互给予最惠国待遇,10.94亿澳元的标准不只是适用于中国。”

  在采访的最后,针对中国投资者,威尔逊也给出了自己的建议:“澳大利亚有专门的贸易促进机构,比如AUSTRADE。澳投资审查委员会的职责不是贸易促进,而是审查投资申请是否符合国家利益。我们要确保投资方理解审查程序,而不是要吓走中国投资人。据我所知,经历过审查程序的人,他们的评价是正面且适宜的。”

  “我在澳大利亚从没听过‘中国人穿的像民工,出手似土豪’的说法。”在25分钟的采访中,威尔逊3次向记者确认他对这一问题的看法。

责任编辑:江山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