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洪:人币入SDR利国际货币体系改革

  图:分析指,如果人民币成功加入SDR,将是向储备货币前进了一大步,意味着人民币国际化取得新突破/中新社

  中银香港高级经济研究员 柳洪

  目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对特别提款权(SDR)的货币篮子是否应该纳入人民币,有关技术评估已基本结束,正在形成最后的评估建议。主要西方国家美国、德国、英国和法国等均表态支持人民币在满足IMF标准下加入SDR。如果人民币成功加入SDR,将是向储备货币前进了一大步,意味着人民币国际化取得新突破。笔者认为,人民币加入SDR在促进国际货币体系改革方面的作用值得重视。

  一、内地近期大力推进改革提升人民币加入SDR的概率

  今年8月以来,内地政府推出了一系列改革举措,目标明确,紧盯IMF为人民币加入SDR列出的相关要求。8月11日,人民银行改革人民币兑美元的中间价报价机制,提高人民币中间价的透明度,并推出若干措施稳定人民币汇率,收窄离岸人民币(CNH)和在岸人民币(CNY)的差价。在资本和金融帐户开放方面亦加大力度,允许境外央行类机构直接进入中国银行间外汇市场,开展即期、远期、掉期和期权等外汇交易。首次向IMF报告外汇储备数据。正式采用IMF通用的数据公布特殊标准(SDDS)。10月初,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成功上线运行,方便国际间人民币支付。最近,人行宣布延长内地银行间外汇交易时段至晚上11时30分,可覆盖欧洲交易时段。另外,中国财政部自第四季起,按周滚动发行3个月期记帐式贴现国债,强化人民币的利率基准,达到SDR利率是在其构成货币3个月期国债利率基础上形成的标准。可见,人民币已可以满足SDR的操作性要求。

  二、包括SDR在内的现行国际货币体系改革进程缓慢

  现行的国际货币体系,即布雷顿森林体系Ⅱ(亦称牙买加体系),是以美元为主导、少数主权信用货币作为主要国际储备货币的体系。该体系存在内在缺陷:其一,货币体系不稳定。美元等储备货币发行国无法在为世界提供流动性的同时,确保币值稳定,即面临特里芬难题。其二,美元等储备货币发行国的国内货币政策目标,与各国对储备货币的要求经常产生矛盾。货币当局更多考虑国内目标,无法兼顾国内外的不同目标。

  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金融海啸充分暴露了现行国际货币体系的缺陷。危机中,储备货币发行国大规模实施QE,全球流动性泛滥对非储备货币国特别是新兴市场国家造成冲击。危机后,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今年美联储加息的时机与节奏的不确定性,再次成为全球金融市场动荡的根源。从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后金融危机屡屡发生且愈演愈烈来看,危机是现行国际货币体系制度性缺陷的必然。出于维护全球金融稳定、促进世界经济发展考虑,需要改革现有的国际货币体系。

  G20在扩大全球危机救助“防火墙”资金规模,推动IMF和世界银行等国际机构治理结构改革、扩大发展中国家份额、加强SDR的作用等方面的改革虽有进展,总体缓慢。作为2010年G20首尔峰会的成果,IMF通过了2010年份额和治理结构改革:发达国家向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转移6%的份额;欧洲国家让出2个执行董事席位给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改革落实后,中国的份额将从目前的3.994%上升至6.390%,位列美国(17.428%)和日本(6.464%)之后,成为IMF第三大份额国。俄罗斯、印度和巴西的份额亦将进入前十。但是,该改革方案至今未获美国国会通过,并未得到落实。至于SDR,由于分配机制和使用范围上的限制,SDR的作用至今没有得到充分发挥。

  三、人民币加入SDR是改革国际货币体系的切入点

  一是可加强SDR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作用。SDR作为国际储备货币,目前在国际储备资产中所占的比例不足4%,过低。SDR篮子中的货币种类只有四种过少,且四种货币美元41.9%、欧元37.4%、英镑11.3%和日圆9.4%所属的国家均为发达经济体,其GDP总量占全球GDP的比重仅约50%,不能反映新兴经济体在全球经济和金融格局中作用增强的现实。纳入人民币,引入一个有影响力的新兴市场国家货币,一方面,有助于改革SDR不合理的分配办法,加大发行量。另一方面,可藉此契机,拓宽SDR的使用范围,如:改变当前SDR只能用于政府或国际组织之间国际结算的现状,使其能成为国际贸易和金融交易公认的支付手段;积极推动在国际贸易、大宗商品定价、投资和企业记帐中使用SDR计价;推进创立SDR计价的资产,发行SDR债券等;进一步完善SDR的定值和发行方式。如此,不仅可提升SDR的影响力,亦能真正满足各国对储备货币的要求,缓解主权货币作为储备货币的内在风险。

  二是可促进IMF改革。SDR是对IMF原有的普通提款权的一种补充。人民币加入SDR以及中国承诺拟向IMF增资430亿美元的举动,亦将推动IMF在普通提款权、份额和治理结构、监督职能、贷款机制和附加条件等方面的改革。这将有助于扩大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的发言权,促进国际货币金融体系朝着公平、公正、包容、有序的方向发展,提升IMF作为核心多边机构的功能,发挥IMF在维持国际金融稳定、国际汇率稳定、货币政策协调等方面的重要作用。

  三是可推动国际储备货币多元化发展。人民币加入SDR,可能会引发全球188个国家在外汇储备里自动持有人民币。188个国家的银行亦可能会对人民币感兴趣。人民币有望成为更多国际商品的定价货币。人民币资产在全球配置,将大幅扩大人民币在国际上的使用,提升人民币在国际市场中的地位和比重。人民币向国际储备货币前进一大步,有助于实现稳步推进国际储备货币多元化的目标。

  四、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的前景

  改革以美元为主导的国际储备货币体系,弥补体系的制度性缺陷,缓解其内在风险,进程虽然缓慢,但依托G20平台,以SDR改革为切入点,预计会沿着下列改革方向取得一定进展。

  一是增强非主权信用货币SDR的作用,稳步推进国际货币体系多元化。

  二是推进IMF深化改革。IMF是现行货币体系重要的载体,对IMF的改革一定程度上也是对现行国际货币体系的改革。

  三是缓解现行国际货币体系运行中存在的三个突出问题。其一,现有国际货币体系对美元过度依赖。其二,现有国际金融秩序下,发展中国家缺少发言权,几乎都是发达国家主导。其三,提倡资本自由流动,但是对跨境资本流动缺乏有效监管。

  展望前景,国际货币体系改革最终可能会走向建立币值稳定、供应有序、总量可调的国际储备货币体系。

责任编辑:季冰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