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存杠杆率飙升风险 需调整经济金融结构

  大公财经7月24日北京报道(记者 喻春来)中国经济各部门加总的债务总额占GDP的比重,在2008年至2014年六年间上升了65.7个百分点。截止2014年末中国经济整体(含金融机构)的债务规模为150.03万亿元,全社会杠杆率为235.7%。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国家资产负债表研究中心公布的一组最新的国家资产负债表的数据,一些部门出现杠杆率飙升的风险,管理去杠杆过程,是对政策当局的严峻挑战。

  《国家资产负债表2015:杠杆调整与金融风险》一书日前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发行。数据显示,2014年末,中国实体部门(不含金融机构)的债务规模为138.33万亿元,实体部门杠杆率为 217.3%。如果采用麦肯锡关于金融机构部门杠杆率的测算方法,则2014年末中国经济整体的债务规模为177.53万亿元,全社会杠杆率高达 278.9%。

  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依照国家资产负债表研究中心课题组方法所测算的各部门加总的债务总额占GDP的比重,从2008年的170%上升到2014年的235.7%,六年上升了65.7个百分点。如果依照麦肯锡方法所测算的各部门加总的债务总额占GDP的比重从2008年的184.6%上升到2014年的278.9%,六年的时间里上升了94.3个百分点。如果剔除金融机构部门,仅考虑实体部门的杠杆率变化,则中国的债务率从2008年的157%上升到2014年的217.3%,六年上升了60.3个百分点,也是较为明显的上升趋势。

  研究发现,2008年-2014年,居民部门、非金融企业部门和政府部门杠杆率对全社会实体部门杠杆率增长的贡献率分别为29.5%、41.6%和28.9%。中国债务率的提高,主要归因于非金融机构部门和政府部门。

  “中国的资产负债表总体上相对健康,但结构上仍存在局部风险,这主要体现在非金融企业杠杆率过高以及地方政府的杠杆率偏高两个方面。”社科院专家说道,“杠杆率的攀升成为泡沫与资源扭曲配置的重要动因,也为未来的危机埋下了种子,必须有条件弱化局部地区和一些部门杠杆率飙升的风险,去杠杆自然成为经济调整的一个必不可少的环节。”

  中国经济面临危机的恢复取决于去杠杆成功,但去杠杆过程引发的经济收缩却阻滞了危机的恢复,这就是去杠杆与稳增长之间的两难。因此,管理去杠杆过程,是对政策当局的严峻挑战。

  社科院专家指出,目前,中国的居民部门以及中央政府都还有加杠杆的空间。基于这种结构,在去杠杆过程中,尝试通过杠杆调整与杠杆转移来化解局部风险,就成为一个可行的政策选择。

  事实上,迄今为止,中国政策也正沿着这条思路实施。一方面地方政府杠杆向中央政府转移, 另一方面,企业部门杠杆向居民部门转移。

  上述专家表示,鉴于目前我国地方政府的杠杆率为42.7%,而中央政府的杠杆率仅为15.1%,地方去杠杆、中央加杠杆的转移方式存在客观可能性。地方债务置换就是适例。此外,从地方融资平台贷款转向政策性金融机构负债(如国开行),也是另一种形式的由地方向中央转移杠杆的形式。

  而企业部门杠杆向居民部门转移最为典型的就是股市的发展。倘若股价不断上升,则企业一方面可以通过股价的上升,使得权益名义价值上升,另一方面,通过股票增发或IPO,进一步带来权益的增加。如果以资产负债率来衡量杠杆水平,上述活动的总结果,就是明显降低了企业的杠杆率。

  目前,为推动股市发展,政府有关部门允许甚至鼓励居民通过融资融券、场外配资等方式来加杠杆。课题组专家指出,这种旨在通过杠杆调整来实现结构调整的“国家战略”,其动机固然值得质疑,其效果更存在很大问题。2015年6~7月发生股市剧烈波动,可以说为此种思路给出了负面评价。

  “当前中国的的资产负债表风险,无论是期限错配、资本结构错配还是货币错配,均与体制扭曲有关。因此,解决这些问题,根本上还要依靠调整经济和金融结构,转变发展方式。唯其如此,资产负债表的质量才会不断提高。”课题组专家说道。

  

责任编辑:杨帆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