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与韩国投奔亚投行 意向创始国增至36个

  3月26日,随着土耳其和韩国相继宣布申请作为意向创始成员国加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下称“亚投行”),亚投行多边临时秘书处秘书长金立群的预言果然应验——“意向创始成员国将超过35个”。

  当前,亚投行的“朋友圈”已经有了36个成员。此前表示过加入意愿的澳大利亚尚未表态。

  韩国和土耳其投奔亚投行

  3月26日,土耳其正式宣布申请作为意向创始成员国加入亚投行,并已向中方提交了书面确认函。中国财政部表示,中方欢迎土方的决定,如果顺利通过,土耳其将于4月10日正式成为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

  据新华社消息,韩国政府3月26日晚宣布,韩国申请作为意向创始成员国加入亚投行,已向中方提交书面确认函。至此,亚投行的意向创始成员国已经增加至36个。

  相较之下,其中最受瞩目的新成员便是韩国。

  此前,就韩国加入亚投行一事已经闹出过一次“乌龙”。3月18日,据《首尔经济日报》消息,韩国决定加入中国牵头的亚投行。韩联社随即援引韩国青瓦台官员的说法,否认了这一消息,称韩国仍在研究,尚未决定。

  日前有境外媒体报道称,就韩国是否加入亚投行的问题,韩国与中国、韩国与美国之间的谈判正在紧张进行。

  有数据显示,韩国去年总贸易额的21%发生在与中国之间,是其与美国贸易额的两倍。

  且不说具体数据,中韩紧密的经济关系从持续涌入韩国的中国游客身上便可见一斑。此外,韩国与中国的互动意愿在人民币的使用上也能体现。今年2月25日,于2012年5月启动的中韩自贸区谈判全部完成,并将在今年上半年正式签署协议作为目标。中韩自贸协定是中国迄今为止涉及国别贸易额最大、领域范围最为全面的自贸协定。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刘英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中国已经是韩国最大贸易伙伴,中韩贸易中使用人民币,实际上对于提高中韩双方的贸易便利化程度具有重要作用,也将帮助韩国企业更加顺畅地进入中国市场,有效防范汇兑风险。”

  根据现有章程,亚投行作为多边银行治理最核心问题——投票权实际上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是亚洲区域内国家所占有的75%,另一部分是区域外非亚洲国家占有的25%。

  同时,章程也显示,区域内国家的投票权将通过GDP人口等一系列指标来决定。有观点认为,韩国与澳大利亚这样的高人均GDP的国家是否加入将对投票权产生重大影响。

  对此,财政部副部长史耀斌前日便澄清道:“所谓中方寻求或放弃‘一票否决权’(veto)是一个不成立的命题。他也表示,亚投行将按域内和域外划分其成员,随着成员国数量的逐步增加,每一个成员的股份比例都会相应下降。

  中国拟在亚投行优先鼓励使用人民币

  除了成员国扩容,3月26日还传来了一则好消息。有媒体援引知情人士的话称,中国拟在亚投行和丝路基金中优先鼓励使用人民币。中国此举意在推广人民币国际化运用,推动人民币加入特别提款权(SDR)。

  据悉,具体推广方式可能包括在亚投行和丝路基金之下成立人民币特别基金,以及通过这两家机构发放人民币银团贷款和人民币贷款等。

  其实,此前各界便存在这种“美丽的想象”。“无论是亚投行还是丝路基金,在初期都会使用美元结算。但是在运作成熟之后,将会鼓励使用人民币。这样能够以投资的方式把人民币带出去,推动人民币的计价结算,带动人民币在亚太地区的使用和流通。”接近央行的人士告诉记者。

  不过,法国马赛Kedge商学院中国区主管王华对本报记者称,虽然亚投行是中国迈向国际的试金石,今后的5~8年,以美元为主导的国际金融格局可能仍然无法撼动,人民币国际化仍将任重道远。

责任编辑:子衿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