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圈内江湖迭现:石油储量预计900亿桶

  在12年以前,北极地区还是一片安静的冰雪世界,几乎只对科学家们有不可抗拒的吸引力。2007年8月2日,来自俄罗斯的“北极-2007”探险队员在北极点海底插上俄罗斯国旗,放置了一个装有写给后代的信的密封舱。自此,一轮地缘政治争夺被炒热了,各方都宣布北极圈内的某块冰面与海域归自己所有,北极地区单边或多边军事演习此起彼伏。

  全球气候变暖已是科学界的共识,而这一劫难在北极地区的响应程度是地球上其他地区的两倍。北极冰雪不断融化,曾经冰封的北极资源大门逐渐打开。北极近海大陆架的主权归属、航道管理权、油气资源的开发利用等问题成为北极国家、非北极国家及相关国际组织的博弈点。北极圈内江湖迭现。

  土著、NGO阻开发

  要想将全球平均气温控制在26摄氏度以内,北极地区的化石能源最好还是处于沉睡状态。2015年初,在挪威北部城市特鲁姆瑟举行的第九届“北极前沿”国际会议上,以世界自然基金会(WWF)为代表的非政府组织(NGO)在游说各国政要时称,北极地区石油与天然气的开发不利于全球平均气温的控制。

  美国地质勘探局的数据显示,北极地区蕴藏的油气资源约占全球未开发油气资源的五分之一。目前,该地区可开采的石油储量预计为900亿桶,其中俄罗斯最多,占北极地区石油储量的52%,美国占20%,挪威占12%,格陵兰岛占11%,加拿大占5%。

  油气资源开采的阻力多来自NGO与原住民。WWF气候变化与能源项目负责人萨曼莎·史密斯(Samantha Smith)就公开指责挪威政府在巴伦支海投入数百万美元的石油开发项目,无异于拿着纳税人的钱在赌博。不同于以往盲目的否定,WWF希望从政府到能源公司都能将视线转向更加清洁的可再生能源,它出具的一份能源报告显示,地球完全可以在2050年实现100%新能源使用。

  NGO的活跃引起了俄罗斯国内对其西方背景的担忧。绿色和平组织曾多次抗议俄罗斯企业在北冰洋建海上钻井平台。圣彼得堡州立大学教授亚历山大·谢尔古宁(Alexander Sergunin)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NGO的抗议活动的确拖慢了一些石油开采项目,随着政府态度的强硬,那些阻碍力量将逐渐消失,“目前俄罗斯北极石油开发最大的问题是合作方的退出”。

  作为冷战结束后的一项积极成果, 1996年北极圈内的挪威、芬兰、瑞典、丹麦、冰岛、美国、俄罗斯、加拿大八个国家共同成立北极理事会,促成了八国在北极地区科学研究、环境保护、能源开发等行动的实质性合作。

  现在,西方国家因俄罗斯出兵克里米亚而对其进行了制裁,其中挪威国家石油公司、埃克森美孚公司、英国石油公司先后断绝与俄罗斯Rosneft石油公司的石油开发项目,道达尔则直接断绝与俄罗斯卢克公司的开发项目。在这样尴尬的状况下,NGO再来搅和,的确令俄罗斯政府头疼。

  在北欧国家中,因油气资源产生的争端并不多见,土著人日渐成为油气资源开采不可忽视的阻力。

  在挪威,土著人萨米人居住在北部地区,居住地约占该国国土的40%,而富庶的油气矿多分布于此。保留了部分原始生产方式的萨米人对于生存环境的改变心存忌惮,而能源公司也无法保证开采油气过程中实现零污染,前者的担忧直接反映到议会、政府甚至北极理事会上。

  尽管已进入经济发展瓶颈期的南部居民普遍赞同北极境内油气开发,挪威国家石油公司也在大小场合宣称开采过程的环保与安全,挪威北部地区的石油、天然气开发仍然进展缓慢,萨米人的势力不可小窥。

  角力后的开放

  在大量油气资源被发现之前,北极国家表现出了强烈的排外与封闭状态;对能源的渴望、边境线的争端、全球性气候问题的出现反而促成了这个地区国家的对外开放。

  2008年5月,环北冰洋五国美国、俄罗斯、加拿大、挪威、丹麦(格陵兰)首次聚首于丹麦格陵兰岛伊卢利萨特市,签署了《伊卢利萨特宣言》。该宣言声明北冰洋的沿岸五国要主导未来北极事务的处理方式,包括矿产资源的利用、新航道的开通、生态系统的保护等。除美国以外的北冰洋沿岸国有意借助联合国海洋法公约,通过大陆架的延伸来“拓展”各自的海洋权益。

  此外,该宣言拒绝仿照南极条约去创制一个多边参与的北极条约。欧洲一些智库将此宣言视为对欧洲在北极利益的排斥。德国国际与安全事务研究所研究员温克曼(Ingo Winkelmann)认为,北冰洋沿岸五国不断强化它们对于北极的主权,就是要拒绝第三方参与北极事务。

  北欧国家普遍希望北极“国际化”,扩大北极理事会规模,因此提出北极问题的解决不能只靠北极国家,而需要更多的国家与机构参与合作共同解决。这遭到在北极控制了更多领土的俄罗斯和加拿大的强烈反对。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全球治理研究所研究员杨剑分析称,五国宣言削弱了欧盟成员国芬兰和瑞典在北极事务中的作用,“瑞典是海运大国,芬兰具有造船技术优势,而且两国在北极圈中都有领土存在,但缺少北冰洋海岸线严重影响了它们在北极航运事务中发挥作用”。

  其实,按照1982年通过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各国大陆架外的公海资源不属于任何国家,这为非北极国家参与北极事务留下了空间。

  于是,一个折衷办法产生了:各国可以申请做北极理事会的观察员国。有14个国家或组织申请,最终在2013年5月,中国、韩国、日本、新加坡、印度和意大利六国成为了北极理事会的永久观察员国。永久观察员国不具投票权,也无权在年会上发言,但在北极议题上具有合法的权利。

  中国不属于北极国家,最北的漠河距离北极圈都有1492公里。在西方学者看来,同日本、韩国一样,中国对于北极事务的兴趣,源自于对中东石油过度依赖产生的警惕,以及北极新航道的开辟。

  而在中国学者看来,中国在南极已经鲜有机会,在北极却大有希望。

  西方国家对俄罗斯能源计划的制裁,或许将亚洲国家引向北极油气的开发热潮。“俄罗斯及时将目光转向了东方,邀请了中国、印度、越南相继以资金投入、技术支持等方式延续搁置的油气开发项目,损失正在挽回,但产生的战略意义已全然不同。”亚历山大·谢尔古宁称。

  2012年中国政府分别与冰岛和俄罗斯签署合作协议,中海油在冰岛东部海域参与油气开发项目,中石油在俄罗斯亚马尔半岛与俄罗斯石油公司开展油气合作项目,并获得该项目20%的权益。

  中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院长孙贤胜获邀在2015年“北极前沿”会议作报告,其重点放在了介绍中国公司的资本优势、合作诚意、环境保护的意识、参与当地社区建设的习惯等,摆出更接近西方思维的姿态。

  不过,对于中国石油公司的进入,北极国家仍然心存警惕。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海洋与极地研究中心副主任张沛分析,北欧国家,尤其是挪威对于中国的石油公司一直保持警惕与距离,主要是因为他们担心潜在合作公司背后的政府背景。他建议,成立相应的基金会,促成没有政府背景的私营企业先行参与北极石油、天然气开发,“先把台子搭好,以后的戏就自然而然了”。

  北极事务的角力,也打破了北欧国家间之前的封闭状态。挪威北极大学政治学教授拉斯姆斯·波特森两年前在丹麦奥尔堡大学就职,现在顺利转到挪威北极大学,这让他很意外,“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此前北欧各国之间人才难以流动。

  不过,硬被捏在一起的邻国如果寻不到共同利益,不免尴尬。在“北极前沿”挪威、芬兰、瑞典三国领导人圆桌论坛上,芬兰首相亚历山大·斯图布玩笑称,“挪威有石油、瑞典有煤炭,芬兰只有圣诞老人。”

责任编辑:子衿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

1111111111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