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令彬:亚投行冲击美霸权 运行时引中美较劲

  由中国主催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日前正式宣布成立,乃国际金融体系的重大发展,与之前成立的金砖银行一样是独立于西方的金融机构。显然,AIIB对中国及国际社会的深远意义值得跟进。

  AIIB总部设在北京,初期资本为500亿美元,其后可增至千亿,基本上按创始成员的GDP出资,故中国佔有主导权。其他的创始成员来自几大区域:(一)除印尼外的东盟各国。(二)南亚的印、巴、孟加拉、尼泊尔及斯里兰卡。(三)中亚的哈萨克、乌兹别克及蒙古。(四)中东的科威特、阿曼及卡塔尔,连中国一共21国。据称澳洲、韩国及印尼因受美国压力而不加入,沙特阿拉伯未有加入亦令人稍觉意外。但无论如何代表性已很广泛,少了澳洲等加入将更突显中国的主导权,也不影响AIIB的运作及资金来源。

  对中国来说,AIIB的设立可提升其国际地位和影响力,有几点尤值得注意:(一)有助解决外储及产能的“两个过剩”问题,通过协助企业“走出去”及资金、物品出口来消减剩馀。(二)通过贷款带动人币国际化。(三)通过国际放贷支持中国提出的丝路经济带及海上丝路建设,从而加大中国的沿海及沿边开放。

  中国早已积极推动以上几项,并正逐步取得成果,但AIIB带来的好处在于:(一)增加资金及物资来源,可更好地利用国际资源。(二)增加国际合作以减少地缘政治、保护主义及其他跨国阻力。(三)有助减低中国企业外投及国际放贷的风险,有事时可由AIIB代表国际社会出面调解。(四)把中国版马歇尔计划披上国际合作的外衣,减少受助国及西方的抗拒。(五)增加了中国对外投资及放贷的灵活性,可由中国及AIIB贷款形成更多元化的放贷组合。

  对于亚洲发展AIIB可成为重要的新资金来源,有助解决这方面的不足。有研究指亚洲仍受制于基建投资不足,并估计在2010至2020年间须至少投入八万亿美元,而现有的国际机构如世界银行(WB)及亚洲发展银行(ADB)等均无法补足缺口,故AIIB的设立可谓生正逢时,有利于推动地区发展。这又可反过来有利于中国发展,形成良性互动。

  当然,AIIB的设立无可避免地带来深远的地缘政治意义:它必然打破了由美国主导的WB及ADB等二战后建立的国际投资体系(ADB主要是通过日本控制),可冲击美国的世界霸权地位,因此美国对AIIB的建立极力阻挠,而ADB的日本行长亦表示对此“理解但不欢迎”。AIIB将来运行时必会引发更多的中美较劲。

责任编辑:汪云鹏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