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创业潮

  90后 创业是种生活方式

  文/黄伟夫

  90后创业者,身上的理想主义色彩远比其他年龄段要重,他们家境优越,学识丰富,对生活某个细节有不满,然后就跳下去自己干一个。

  在90后的眼睛里,创业不只是创业,更是一种生活方式,一种生活态度。而且,与80后、70后相比,他们幼时的生活条件要好得多。作为独生子女,家庭也少有经济压力,有基础追求喜欢的事情,就更不用与60后、50后的那些老前辈相比了。

  他们赶上了“素质教育”的春风。在他们的童年记忆里,“玩儿”,不再被当做大逆不道的事情。“玩儿”,成为天经地义的权利。这种基因,也流淌在在他们的创业的血液里。好玩,成为90后创业者选择项目,以及创业风格的一个重要标签。

  “海贼王”崇拜

  前段时间,在微信朋友圈中,有一款叫做“脸萌”的应用迅速爆红,席卷整个朋友圈。这款产品,就是一个典型的90后创业项目。脸萌的创始人叫郭列,出生于1988年,但是他的团队大部分成员,以及他们面向的用户,以90后为主。

  而郭列在创业的时候发现,对于90后来说,“好玩”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现在的很多90后,包括来我们团队一起工作的人,他不会管你这个公司稳不稳定,会不会倒闭,他只会管这个公司好不好玩,以及老板傻不傻。”

  准90后青年郭列,原来是腾讯公司的一员。在他看来,在腾讯,他被限制在一个狭小的领域内做事,跟哪条产品线去哪个事业群都是上面的领导说了算。“真是太不好玩了!”

  因为不好玩,所以郭列连年终奖都没等得及领,就辞职不干了。也正是因此,在郭看来,企业文化里最最重要的,是好玩。在脸萌的下载页面上就这样介绍:“脸萌是一款非常有趣的拼脸软件,即使你不会画画。”

  好玩,成为90后的标签。投资人李丰曾专门组织了几位年轻同事做了一项90后生存状况调查,主要关注90后年轻人喜欢什么产品,创业方向如何选择。他们发现,90后正在重新定义自己的生活方式。他们接触互联网较早,受欧洲哥特文化、日本宅腐文化影响深刻。其中一个非常普遍的现场是,90后孩子们很喜欢《海贼王》。

  海贼王讲述了这样的一个故事:在一个小岛上,有一个少年,他想要成为海贼王。他带着这个目标就自己一个人出海,遇见很多小伙伴,最后通过一条伟大的航线,找到了宝藏。

  “这整个过程就讲了两件事情,第一个就是大家不甘平庸,不愿意平平淡淡就这样完了;第二就是在这个过程中,大家希望能有一些比较好玩的伙伴。就是跟一群并不只有工作关系的伙伴做不平凡的事情。”郭列说。在他们的公司里,没有级别,极度扁平化,大家都是小伙伴,而不是严肃的同事。大家在工作中各自分工,各抒己见,相互吐槽。郭列说,他看《海贼王》看到流眼泪。

  郭列坦诚,自己在创业之初,最高兴的就是每周一的《海贼王》的更新,看完立马会觉得能量满满的。脸萌几乎就是一个“二次元里的企业”,在脸萌的办公室里,横梁上挂着《海贼王》的海盗旗,书架上《海贼王》的公仔占据了全部公仔的三分之二,《海贼王》里的动漫元素,也嵌入到了脸萌的贴图里。

  好玩至上

  90后的大学生王子月,现在已经创办了一家文化创意公司。而她的创业故事,同样离不开“好玩”两个字。只是,同时还“好用”。

  她的公司,经营的是她本人发明的“磁性剪纸”。作为山西人,在王子月的童年记忆里,逢年过节,很多老人都会用一把剪刀、几张彩纸,瞬间剪出五彩斑斓的窗花。不过,因为镂空的剪纸比较脆。于是,王子月开始想,怎么找到一个既不破坏剪纸的艺术效果,又能易于收藏使用的好办法。

  经过各种反复选择试验,王子月终于找到了一种特殊的磁性材料来代替传统的剪纸材料。使用这样的材料剪出的艺术剪纸很容易就可以吸附、粘贴在铁质的物品上,用水及清洁剂喷在背面还可以轻易地粘在玻璃等光滑物品上,且不会破坏剪纸。磁性剪纸解决了长期以来传统剪纸容易掉色、变色及收藏不方便的问题。

  王子月向记者介绍道:“磁性剪纸是个创意产业,任何东西都可以用剪纸表现出来,它提倡的是自己动手、自己创新,并在动手中获得巨大的乐趣。操作简单,任何人都可以轻松学会。因为不容易剪断、撕破,它比普通剪纸上手快,能让人们在十分钟内就体验到剪纸的乐趣。”

  “脸萌”同样好玩。为了好玩,郭列们做了大量的工作。他们为了解决内存耗用过大等问题,重金挖来SVG专业人士从事开发,降低用户等待时间和使用成本,提高产品体验;他们把所有的素材全部重新画了一遍,来重新优化设计;他们不做弹窗,在升级时不做任何弹窗,以防止打断和骚扰用户,影响用户体验;去掉了自己公司的水印,以免用户不满;他们在纯粹的头像上加上时尚的文字,让头像更好玩;他们保持每四天保持一次迭代,加速产品的更新。他们团队对细节的追求,使得一个冷冰冰的APP变得更有情感、更加有趣、有爱,好玩又好用。

  不为钱只因挑剔

  90后创业,身上的理想主义色彩远比其他年龄段要重。这或许与90后们所处的社会阶段有关。他们的前辈,70后、80后们所处的年代,家庭不是很富裕,社会的财富还处在一个相对贫瘠的阶段,所以他们在生存上缺乏安全感,即使创业,也是生存性的创业,为了改善生活。

  而到了90年代,生活已经明显的改善了。孩子们的生存性威胁已经基本解除了,孩子们比的是谁的手机好。到了他们创业的时候,基本不是因为生存压力。90后的创业,是要让自己的生活更加出彩,更加与众不同,更加酷、更加萌。

  在这一群体中,有位“袜子先生”很有代表性。他1989年生人,大学毕业后在一家媒体做了一年半的销售后,决定辞职去制造男袜。在他看来,目前市场上商务男穿的男袜,要么是白色,要么是深色但不够高,会露出小腿,而且质地都不够好。他没有找到自己需要的男袜,于是,他决定创业自己去搞一个。

  一位主攻互联网的基金负责人尽管对这类项目不是太感兴趣,但对“袜子先生”很有兴趣,于是跟他聊了聊。聊完以后,该基金负责人说,现在90后创业,一个很大的动力不是来自于对财富的渴求,而是他们挑剔。

  家境优越,学识丰富,对生活某个细节有不满,然后就跳下去自己干一个,这在90后创业群体中还真不少见。他们对某个维度上的生活质量要求很挑剔,近乎有些偏执,并深信,这个世界上有和他们一样偏执的人。其实,从罗永浩鼓吹“工匠精神”所受到的欢迎来看,所谓锤子粉真心不少。

  也正因如此,90后对待投资人的态度更加温和。他们不会把投资者当成是恩人,当然也不会把投资人当成是恶人。郭列就说,他们希望的投资人,只进行纯财务投资。他并不想要抱大腿,基本上大公司或者说已经比较大的公司他们都不考虑。另外,他非常在乎投资人是否可以理解他们。因为如果投资人可以理解创业的90后们,虽然他知道他不一定看得懂,不一定了解这个群体,但是他会相信创业者们,愿意支持创业者们做投资人所不能理解的事。这对于90后来讲非常重要。

  当然,90后们也希望,能够遇到长远的投资人,因为毕竟每个公司的发展都会有高低潮。90后们会觉得,就像打游戏,创业要找的就是一群玩伴,一群不管你处在高潮还是低估,都愿意陪你一直走下去的玩伴。

  BC中国青年创业国际计划创业学院院长杜葵指出,90后的这种态度,更符合今天资本和技术的变化。对90后来说,资本就像是他们打游戏时候的装备,就是那个满血,那个能量。他们是不是又获得了一个能量块,让他再去打下一关。

  他们对资本也会比较实际,也会比较现实。他们不会像过去一样,过去看资本的时候,就两种,一种把资本看做是给钱的都是大爷,觉得给钱的人都是恩人,不知道它其实是来吃你肉的,明白了之后又痛恨。这个拿资本的人都是来割肉的,我们给你就等于是卖血卖肉,痛苦不堪。两种情绪都不很客观。而90后的创业者们,做的更好。

  遵从自己的方式

  在90后的创业经里,勇气是一个很重要又习以为常的品格。他们或许还没有太多的资本与资源,但只要有人愿意组成团队,那就说干就能干。而且,在他们创业的过程中,尤其注重按照他们喜欢或者他能理解的方式进行创业。或许,他们中的有些人,最后会受到一些坎坷,也不可能所有人都获得他们想要达到的理想,但这份大胆,却让让他们获得了一段不一样的人生之路。

  中国传媒大学文学院副教授杜彩就认为,90后特立独行,没有被传统教育束缚住,思维活跃,敢想敢做。杜彩还是马佳佳的毕业论文导师,他觉得,一个小姑娘去卖情趣用品,并不算作反叛,尽管性在艺术史上就是敏感话题,包括情趣用品也算比较敏感,但它也有意思,在合理界限内是个很人性化的东西。他认为,马佳佳们受到广受关注的原因,是因为他们身上带着一种价值倾向,比如自信、革新,敢于突破常规,还有白手起家创业的胆识和勇气。

  马佳佳则将这种特质,浓缩为一句话:“我就这样,你管我呢!”她希望自己成为一个范例,来告诉更多年轻人,不囿于长辈以及社会氛围所设定的某种固定框架或模式,坚持做自己,依然可以活得很好。在马佳佳看来,年轻人最大的价值就是有反叛、革新的精神,没了这股劲儿就和中年人没区别了。

  也正因如此,马佳佳们不太在乎外界的评价。她认为,所有负能量都能在媒体时代转化成正能量,就像有人骂她,一笑置之,自己反而因为这个涨粉丝了。她甚至认为,有的人年龄比她大,郁郁不得志,心怀嫉妒,让他们去说,她管不了,也压根不在乎。生活轨迹不一样,没必要去回应。有人不认同很正常,每个人看问题角度不一样,自己只把自己认为有道理的、想说的东西表达出来,至于接不接受,那是别人的自由。

  在刘克楠的大象科技融资过程中,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创业,成为一个很重要的标准。最近大象科技融了500万美金。而在刘克楠挑选投资人时,也坚持自己的想法。首先是感觉,感觉这个人能不能合得来,能不能一块儿。其次就是有没有激情。刘克楠甚至公开批评有些投资人没有激情。

  重庆社科院社会学专家李光荣认为,在改革开放和全球化浪潮的冲击下,出生于独生子女家庭的90后们,印刻着鲜明的时代特征:思想解放、积极上进、求真务实、敢说敢干、独立负责,同时自我意识强,接受新事物能力强。西南政法大学全球新闻与传播学院赵中颉教授也认为,90后也不再把工作当作人生的全部,更加看重工作是否愉快、自由。“90后”普遍更加坚持自己,表现欲更强,工作热情高。

  根据创业邦研究中心推出的《2012年度30岁以下创业新贵调查》显示,超过50%的创业者在20岁~25岁开始创业。年轻的创业者中,近50%还是初次创业,创业3次以上的仅有6%左右。他们的公司也同样年轻,成立仅1年的接近60%。同时,近90%的年轻创业者认为其公司刚具雏形,正处于初创种子期。超过85%以上的公司年收益不足500万元,获得投资的公司仅占10%左右,其中一半以上获得的是天使投资。近70%的年轻创业者,用不高于10万元的启动资金便开启了自己的创业之路,近20%在20万元~50万元之内,超过50万元的仅不到8%。而这些大胆创业的未来企业家们里,90后、准90后是最重要的力量。

  相关链接

  戏称“下半身创业”

  “大名鼎鼎”的马佳佳,不用过多介绍,原本是中国传媒大学的一位高材生,在2012年6月毕业的当天,便在学校附近开了一家创意情趣用品店,大胆地用健康阳光的形象诠释了原本晦涩隐秘的行业,一度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

  不仅如此,马佳佳的情趣用品店还吸引了近600万的融资。合作伙伴马威认为,天使投资人愿意砸钱的原因,是人家认为我们在做一个跨时代的事,他们看好我们的东西和团队。因为马佳佳们用幽默的方式包装,可以冲淡人们直面情趣用品的尴尬,觉得好玩就不尴尬了。他们认为,这是一种前卫、自由、健康的商业模式。

  同样,大胆地打下半身注意力的,还有90后的陈章文。作为一个男孩子,他想要做的是,成为卖中国最贵卫生巾的人。他希望,自己能够研发一款在舒适度、安全性、吸水性、透气性等性能都位居中国首位的顶级品质卫生巾,让全国的女性同胞不再为卫生巾选用烦恼。

  陈章文说,卫生巾各个层面均为市面上最顶级的材料。他认为,传统的速度,传统的质量,传统的设计,传统的价格都已经是过去式;只有超速,顶级品质,极简设计,超高性价比才能赢得客户,一颗至诚的心才能与客户一起长存。

  一个男青年,高调售卖卫生巾,虽然有些让前辈们难以跟上节奏,但陈章文却信心满满。他为自己品牌的卫生巾选择的广告词是:活着,是为保护女人

  同是90后的刘克楠,身高1米93,本是山西篮球青年队队员,还曾在小米公司工作过,最终,在毕业一年后,他与同学们一起,创立了大象品牌安全套。生意做得也是风生水起。

  90后扎推下半身创业,似乎表明,在他们大胆的作风之下,那些羞涩、不好意思,都不是他们这代人辞典里的词汇。

责任编辑:张照龙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