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有多远

  2014年9月17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印度古吉拉特邦开始了访印之旅。

  在习近平和印度总理莫迪的共同见证下,双方签署了关于设立输变电设备产业园区,中国广东省和古吉拉特邦、广州市和艾哈迈达巴德市结为友好省邦、友好城市的协议。

  9月17日也是莫迪的64岁生日。除了生日蛋糕,习近平主席还赠给喜好国际象棋的印度总理一副玉质国际象棋、一幅山水双面绣以及《玄奘之路》电影纪录片。

  莫迪推崇玄奘精神,古吉拉特邦也是当年玄奘修行之地,他希望以复兴玄奘精神为切入点开展中印交流。

  这是两个都处在改革关口的大国。

  根据全面深化改革的部署,中国提出了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总目标,确定了15个领域、330多项重要改革举措,正在全面推进。

  2013年出任印度总理的莫迪,则为新政府确立了改革官僚体制、改善基础设施建设等十大优先事项,致力于建设一个团结、强大、现代的“杰出印度”。

  莫迪表示,印中两国有着相同发展抱负,是“两个身体、一种精神”。印中两国国名英文头两个字母拼写在一起,就是“英寸”(inch)一词,两国应该以“从英寸到英里”的精神推动印中关系发展。

  习近平在印度媒体发表的署名文章中说:“中国和印度发展都面临历史性机遇,中国和印度的民族复兴之梦相互契合。”

  他提到,20多年前,邓小平同志说:真正的“亚洲世纪”,是要等到中国、印度和其他一些邻国发展起来,才算到来。

  “古吉拉特模式”的印度期待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姚玮洁/北京报道

  莫迪自己也曾提到,古吉拉特邦是印度发展中的排头兵,率先革新,

  率先做一些别的地方没有做的事情,让古吉拉特邦成为带动印度腾飞的试验田

  为什么印度总理莫迪要在古吉拉特邦接待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

  答案一:他从2001年起担任古吉拉特邦首席部长,至2013年当选总理后卸任,是这个地区任职时间最长的“一把手”。

  答案二:这个相当于中国省一级的地区是印度经济增速最快、最具发展空间的地方。

  如果还有答案三,那一定是如莫迪所说:古吉拉特邦就是印度的广东。

  改革、开放,修建基础设施,简政放权,这些中国人无比熟悉的关键词,正以古吉拉特邦为中心,向整个印度扩散。

  两个大国,以喜马拉雅山为邻,历史问题和现实挑战,无法隔阂双方的联系——因为要发展。

  “古吉拉特模式”讲述的就是这样一个故事。

  “印度人对中国的印象就是北京上海、吃面条的国家、功夫的国家;中国人一想到印度,就是舞蹈、瑜伽、软件。”古吉拉特中央大学中国文化社会系主任、曾为莫迪担任翻译的普拉巴·库马尔对《瞭望东方周刊》说,13亿人口和12亿人口,应该更加熟悉对方。

  要想富、先修路

  库马尔说,古吉拉特邦的农村100%通路,“这在印度是个奇迹”。

  “中国有个说法,要想富裕,必须先通路。莫迪抓住了这个事情。”他说。

  印度的基础设施缺乏,一种说法是该国每年25%的工业产出在运输途中损失。

  印度的GDP增速已自2010年的10.5%下滑至2013年的4.8%。除了官僚主义,基础设施被认为是主要制约。

  这个国家独立后一直采用政府集中管理的方式进行基础设施建设和管理,在久久未能取得进展后,于上世纪90年代早期开始向私人资本开放基建领域,但效果不尽如人意。

  从1999 年开始的10年里,印度建设了约1万公里公路。

  世界经济论坛的《国际竞争力报告》显示,印度基础设施建设水平在148个国家中排名第85,两个最大的城市新德里和孟买,排名均落后于北京和曼谷。

  北京大学南亚学系主任姜景奎对本刊记者说,“印度整体的基础设施,你去过就知道了……”

  “要想富,先修路,莫迪也倡导这个口号。”他强调说。

  古吉拉特邦与印度其他地区的第二大不同是极少停电,库马尔同样毫不吝啬地用“奇迹”予以褒奖。

  “在首都新德里,天气特别热的时候,几乎天天停电。还有孟买,相当于上海,是金融中心,可是高楼很少。因为没有电,没办法给电梯供电。”他说。

  莫迪在古吉拉特邦的一大作为,就是推动私营企业投资电力设施、建设电厂,虽然电费稍高,“老百姓至少花钱也能买到”。

  古吉拉特邦的电力情况,也令暨南大学社会科学部教授、中印比较研究所主任贾海涛用“十分震惊”来形容。

  “古吉拉特邦已经成为印度经济发展的火车头,这个例子很说明问题。”他在接受本刊采访时说,“古吉拉特邦发展得好,应该是莫迪领导能力的展现,他的个人能力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这在印度来讲,不能不说是个奇迹。”

  两次见过莫迪的姜景奎则形容,从交通、招商引资的态度到实践,莫迪是一个雷厉风行的人,“很直白、不转弯、不怕得罪人,印度大使都挨过他骂,当着我的面就跟下面官员说,你怎么能这样呢?总之,很有个人风格。”

  在他看来,这种性格是莫迪能够解决古吉拉特邦基础设施建设的一个主要原因。

  关系基础设施投资成败的另一个问题,就是招商引资以及与之有关的改革。

  印度的开放

  按照预测,整个印度现时需要超过1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入,其中半数应来自于私人资本。

  2005年,印度政府放松了外商投资政策,允许一些领域接受外商全额直接投资,并设立机构加快审批流程。

  高通胀率和高利率是国内外公司不愿投资印度长期项目的主要原因。

  在这个背景之下,古吉拉特邦的情况是,“作为一个高度工业化的地区,近30年来因为纺织业的衰弱,导致工业部门水平整体下滑。”古吉拉特大学商学院教授维杰拉什米·查瑞告诉《瞭望东方周刊》,新世纪开始,良好的基础设施成为古吉拉特邦的优势,工业部门又开始出现提升。

  “但这一次是不同的发展方式,新的领域,例如制药、汽车、化学工业等等,开始主导经济的发展。除了制造业,服务业例如银行、财务和健康管理等行业也得到了发展。”他说。

  印度最著名的汽车企业塔塔集团本来计划在西孟加拉邦兴建工厂,但是在征地时遭到农民乃至当地官员的抵制,进退不得。

  莫迪则主动找到塔塔集团,提供土地和税收等优惠政策,“这个事情起到一个带头作用,标致等公司全都过来了。”库马尔说。

  查瑞提到的另一个例子是,莫迪通过每年举办一个名为“充满活力的古吉拉特邦”的庆祝活动,把古吉拉特邦放在世界经济版图上,这种努力是历史性的。“我希望他能够在接下来的几年让整个印度都充满活力。”

  在日本首相安倍访问印度时,作为印度总理的莫迪承诺,对日本企业实行一站式批准,并缩短审批时间。他决定设立一个日本事务特别管理组,并建议日方也派出两名人员加入这个小组,帮助审核商务提案。

  经济学家认为,这种模式不会仅仅针对日本,也可能将成为印度对外开放的主要举措之一。

责任编辑:张照龙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